《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8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目光太犀利,恨不得在我身上凿出一个洞。

  “留是气度,不留是你的本事,也许你多虑 , 能吸引乔先生的女人,想必日子过得也不差。”
  她将樱桃塞进嘴里 , 眼底笑容晶莹剔透,但泛着冷冷的杀机 , “我常家女儿也不是吃素的。她道行深 , 我背景深,她手腕狠 , 我心也不善,给我逼急真出手了 , 我一定邀请周太太一起观看。”
  之前常锦舟可能还在试探,现在十有八九已经猜到我头上了 , 她也是八面玲珑的女子,稍微动点脑子就知道,特区能让乔苍这么惦记的少丨妇丨,除了我不会有别人,只是长相漂亮勾不住他 , 得有意思,能和他杠几回合,挑他的心弦。
  我放下酒杯笑了笑 , “抱歉 , 我不感兴趣。”
  常锦舟说别的不感兴趣,这事周太太一定感。
  她朝我探身逼近,“也许和周太太相识,或者干脆就是周太太…”

  她停顿住,我脸色一沉,她立刻又接了半句,“很亲近的人呢。”
  这番试探近乎戳破挑明,我再镇静也不可能还笑得出来,就差撕破脸了。
  常锦舟非常满意我的反应 , 她指了指我的茶杯 , 一缕长发不知不觉浸泡在里面 , 已经打湿了半截 , 她指尖捏住拔出 , 轻轻用掌心擦拭,招呼保姆再换一杯新茶来。
  保姆走到跟前她问除了西湖龙井还有什么茶。
  “先生喝的金骏眉。”
  常锦舟挥手让她去换,“真是凑巧,周太太和苍哥口味一样,正好家里有 , 不然我还用西湖龙井应付您,该怪我待客不周。”
  保姆来不及冲泡,只是在杯子里放了点茶叶,用开水沏熟给我端上来 , 常锦舟注视这杯新茶,“英雄所见略同,周局长和苍哥都是社会尖端的人,他们何止喝茶一个口味 , 行事作风与挑选女人的眼光也很像。”
  她撩了撩自己长发,“我和周太太很多地方都相似 , 比如手段狠,沉得住气 , 再比如我们爱慕男人的眼光。”
  我笑了笑没吭声 , 身后牌桌上的二乃很气恼穿旗袍的夫人给贺太太喂牌,害得她输了好几万 , 她荫阳怪气说要是想拍马屁下了桌出了门拍,别当着人就跪舔 , 这是打牌呢,不要拉上别人一起倒霉。
  穿旗袍的太太知道理亏闷头不吱声 , 常锦舟将帘子放下,遮掩住我们,“周太太的过去,我都听说过。”
  我笑而不语,一派镇静。
  “听光顾过您的客人回味 , 您的风情是女人里的极品,让人难以忘却,经历了周太太再去碰别的女人 , 连滋味都没有。”
  那些嘴巴像棉裤腰的男人 , 喝大了什么都敢喷,我已经做了局长夫人不躲藏避讳还信口雌黄,也不怕惹火烧身,这么打周容深的脸,说他娶了公交车,如果传到市局耳朵里,一个都跑不了,在特区混都混不下去,亵渎高官声誉 , 够他全家遭殃的。
  我语气荫森,“所以乔太太想说什么。”
  她偏头看我笑,“周太太是这圈子里的过来人 , 能否告诉我 , 为什么世上总有这么多无耻货色 , 她们有完整的家庭 , 宠爱自己的丈夫 , 显赫尊贵的地位,享用不尽的富贵,却还是贪婪掠夺别人的东西。在这样的女人身上发生什么都很正常,因为她活该对吗。”
  什么是笑里藏刀,大概就在常锦舟这张脸上了。

  我和她四目相视 , 她眼底刀光剑影奔腾不息,直冲我而来,若我现在万箭穿心,一定是她念了咒。
  “坏人有天报 , 好人有福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乔太太急什么。”
  她说是啊,可有时苍天眼瞎报应不到 , 就只有我去报了。
  她一边说一边抚摸着中指佩戴的红玉钻戒,那枚戒指硕大艳红 , 像极了人血。
  “我父亲告诉我,遇到挡路者 , 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 绝不任由嚣张,她肯收手就罢了 , 不收手,我就斩断她的手让她收。”
  我吹了吹水面漂浮的茶叶 , 云淡风轻,“乔太太这样果断狠厉 , 乔先生想必不清楚吧。”
  她咧开嘴笑,“当然不清楚,他只知我温柔,不知我狠毒。我们女人在男人看不到的地方,不都是另有一副虚伪的面孔吗 , 让男人看到了会厌恶的。”
  再聪明的女子也会做掩耳盗铃的事,我们嫁的男人都是一顶一的津,怎会看不出来自己枕边人的样子 , 骗几件事还行 , 从头到尾骗,只是自己演给自己给。
  帘外的麻将桌忽然传来贺太太的叫喊,“哎呦你怎么也不玩了,才刚八点多,回去干嘛啊,看男人那爱搭不理的臭脸啊?乔太太周太太过来凑把手,我运气正好!多少年没这么赢过了,我不白赢,改天请你们美容。”

  贺太太嗓门亮 , 穿透落地窗纱进入露台,常锦舟站起身,面朝拂动的帘子映出她朦胧的影像 , “我和周太太的真面目 , 彼此心知肚明。”
  她说完手一挑 , 将帘子完全拉开 , 笑意盈盈走出露台 , 贺太太探头探脑,“怎么还偷偷摸摸的,怕我们听啊?”
  “我和周太太是闺中密友,我们悄悄话哪能让你们听,对吗周太太。”
  我撂下茶杯走到麻将桌,顶了那个二乃的位置 , 我没顺着常锦舟的话说,直接把她晾在了那儿。
  贺太太看出我脸色不好,但猜不到由头,急着打牌也没问 , 我们一人摸了一码,我上家是常锦舟,贺太太是我下家,穿旗袍的吴夫人开牌 , 她啧啧了两声,“看见没 , 牌都见风使舵,见周太太来了 , 好的都往她哪里跑 , 我是没盼头赢了。”
  我嗤笑一声,“那我也赢不了 , 我玩不津,我就是送钱来的。”
  贺太太喜滋滋打量手里的一列牌 , “周太太如果输掉十几万,回去周局长不会怪罪吧。”
  我说不会 , 他很惯着我,高兴就好。
  她眼睛顿时亮起,“我就喜欢这样的牌友,那些输点就掉脸子的,这不是成心出来扫兴吗。”

  她指桑骂槐说刚才指责她吃牌的二乃 , 那二乃也不是善茬,嘴皮子凌厉干脆呛回去,“只许自己赢 , 还没真本事 , 千方百计压上家的牌友,也就在牌桌上欺凌弱小了,走出门去谁买账。”
  她旁边的二乃捅她手臂,眼神示意她别说了,贺太太冷哼,“桌上坐的都是正室,也不知道这么大谱儿摆给谁看。”
  二乃咬着嘴唇翻白眼,窝在沙发上嗑瓜子儿,朝烟灰缸里狠狠一呸 , “仁儿怎么是苦的,跟老腊肉一样,看着壳滑溜溜的 , 敢情里头一层褶子套一层。”
  常锦舟没有忍住笑 , 她赶紧拿牌挡上 , 吴夫人打圆场 , 让她们都少说两句。
  我一连摸了两张白板 , 直接就甩出去了,吴夫人在我对面笑,“周太太长得白净纤细,白板也亲近。”

  “我可宁愿它去亲近您,让我长黑点都不要紧 , 虽说容深不计较我输,但我也想赢啊。”
  日期:2017-09-12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