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8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唇挨着我的鼻尖,呵出一团热气,“每次和你在一起都这样剌激,你说我怎么舍得不要你。”
  一位夫人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乔太太怎么不进去。”
  常锦舟说周太太还没有出来,我等她。
  那位夫人说她也想要洗手,正好一起等。
  我后背渗出一层冷汗,我是真的怕了,这可在常锦舟的家,又有这么多丈夫很有头脸的夫人在,和她老公传出幽会的丑闻势必闹得满城风雨,我问乔苍怎样才能把这件事化解。
  他问我怎么报答他。
  我说我可以吻你。

  他挑了挑眉毛,很是期待,我唇吻住自己的食指,停顿了两秒,将食指压在他唇上狠狠一抹,我说吻完了,你不能言而无信。
  他怔了一下,发出笑声,“这就完了?”
  “要不是你我会被堵在这里吗。”
  他不等我抱怨完,掌心扣在我后脑,含住我的唇,撬开牙齿深深吻了进来。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久到我被他吻得站不住,整个身体轮绵绵挂在他怀中 , 任由他渡给我氧气呼吸 , 和他的味道融为一体 , 彼此交缠。
  他始终睁着眼睛 , 我原本闭着 , 在感觉到他的注视后,情不自禁陷入他瞳孔内的漩涡。
  乔苍的眼睛太神秘,太幽邃,烈火与星空都不足以媲美他眼眸的惊心动魄。和他对视会堕落,会卷入没有后路没有峭壁的悬崖。
  他掌心终于收了力气 , 吐出我被吮吸得发白的唇,我们贴着彼此脸孔大口喘息,我看到他脸上一层薄薄的青硬胡茬,和他因为疯狂而流淌下的汗水 , 他手落在我胸口,我早已衣衫半褪。
  “是不是你做的。”
  我口腔里满满都是他的气息,分不出到底是来自谁的呼吸,我看着他眼睛说是。
  他笑了一声 , “这么爱他。”
  我更加斩钉截铁说是。

  他手指在我胸口百般流连,“所以为了他不惜动我的爪牙 , 如果他死了,你会怎样。杀了我 , 向我求欢 , 用你的美色和身体迷惑我,趁我沦陷在你的温柔乡里 , 送我归西吗。”
  他脸上表情忽然有些荫狠,“是不是在你心里 , 我还不及周容深万分之一。”
  我心里狠狠一颤,他随即闷笑 , “何笙,给了别人的心我也不会要,我只要崭新的,将他从你的风月里一点点拔除,再种上我。”
  我们痴缠太久 , 常锦舟和贺太太都有了怀疑,她们在门外喊我,问我是不是不舒服 , 我知道不能再耽搁了 , 我推开乔苍,他仍旧固执束缚我,问我到底把他当作什么。
  我冷笑说你刚才不是承认了,只是*夫吗。
  他说既然是*夫,那就一直厮混下去。
  他说完两步迈到最里面,修长的腿踩在浴缸边缘,只是纵身一跃便从窗口跨了出去,整个过程流畅干脆,甚至连玻璃都不曾触碰 , 一丝声响没有。
  我是亲眼见过周容深以一敌十的强悍和勇猛,他招招凶狠锐气,一看就是久经沙场 , 临危不惧的气度非常震慑 , 我这一刻在想 , 如果他们交锋会是怎样的结果 , 乔苍的干脆利落是赢还是输 , 我又会在那样的生死之战里,不由自主跑向谁。
  我听见常锦舟找保姆要钥匙,命令她打开这扇门,我飞快整理好衣服推门走出去,她们围堵在门口 , 都非常焦急不安。
  我感觉唇上一丝灼热的剌痛,下意识伸手抹了一下,有很浓的血迹。乔苍吻得真狠,竟然咬破了我的皮肉 , 他报复我在他脸上留下痕迹,让我回去和周容深没法交代。
  贺太太急着方便,她匆忙从我身边掠过,没有留意到 , 而常锦舟看得清清楚楚,她很关切问我怎么回事 , 我把原由推到她身上,说刚才敲门吓到了 , 不小心咬到嘴唇。
  她眯了眯眼 , 虽然心有怀疑,但我出来时确实里面空空荡荡 , 真有什么也不能凭空消失,她握着我的手说抱歉 , 告诉我她只是担心,毕竟我是贵客 , 出了任何问题她没法和周局长交待。
  我说我知道,我也很感激乔太太的记挂。

  贺太太出来后我们一起到餐厅落座,保姆告诉常锦舟姑爷刚买烟回来,正在楼上换衣服,让我们先吃。
  他还真会找辙 , 如果不是我清楚他到底什么人,还真以为他之前做过挺多次*夫。
  这顿饭我吃得心不在焉,每一次和乔苍单独相处 , 我总要很长时间才能走出来 , 他仿佛一片五颜六色甘甜芬芳的迷雾,将我困顿其中,我根本没有力气抽身,完全凭借理智与对周容深的愧疚,将自己硬生生拔掉。
  饭后贺太太嚷嚷着打牌,她们四个人正好凑一局,我和常锦舟都不感兴趣,给她们攒一桌,避到阳台上的藤椅闲聊。
  说实话我不想和她接触 , 但也不能撂下筷子就走,总得多待会儿把礼数周全了。
  她端着茶水问我喜不喜欢喝西湖龙井。
  我尝了一口,倒是很鲜 , 差点苦味 , “容深喜欢金骏眉和庐山云雾 , 我喝也都是这两种 , 随他口味。”
  “夫唱妇随 , 这很好。”

  我笑着说你也是。
  她盯着透明杯子里拂动的茶叶,“不是名贵的茶叶,但气息清淡,女人喝浓茶不好,太伤身体 , 到时候怀不住胎,我终归没有周太太的韧劲和勇敢,扛不住生离死别的打击。”
  我心里很痛恶这句话,但面上不动声色 , 我移开视线看窗外起伏绵羊的花海,“能怀上也是缘分,总比肚子一点动静没有强。”
  常锦舟将杯子放在石桌上,“今天是喜事 , 可我被添了堵,我也不瞒周太太 , 我遭了贼了。”
  我哦了一声,“什么贼敢偷乔先生的家。”
  “当然是无耻Y`in 贼 , 还是个属性雌的。”
  我捏着水杯的手指微微一紧 , 她目光定格在面前不远处的粉色芍药上,“苍哥前天出差回来 , 脸上多了一枚唇印,我猜那女人唇很美 , 才让苍哥受不了她的诱惑,他怎么解释不要紧 , 我知道他骗了我。”
  她笑着看了我一眼,见我没多大反应,她摆手示意正在拼水果的保姆将除了樱桃之外全部送到贺太太那边的麻将桌,保姆离开后她意味深长问我,“周太太觉得那女人是不是在和我示威。”
  我云淡风轻摇晃着茶杯 , “这个啊,乔太太去问乔先生最合适,夫妻嘛 , 嫌隙要自己缝补 , 而且如果乔先生不肯,这个威对方也是示不了的。”
  她不屑一顾嗤笑,“我父亲有名分的姨太太就有四个,我从小耳濡目染,母亲如何在复杂的女人战争里保住自己地位活下来,愚蠢的妻子才会遇到点不满就大吵大闹,把情分吵没,男人当然不再回头。”

  她从果盘里捏起一颗紫红色的樱桃,放在眼前细细打量 , “日子不过了,剁一刀又如何,日子还想过 , 就得适可而止。不就是一枚唇印吗 , 即使睡了一夜 , 我这里才是苍哥名正言顺的家 , 把他在我身边拴稳了 , 再慢慢收拾。”
  我笑着说乔太太真是胸襟宽广深谋远虑。
  她和我一起笑,“聪明女人懂得适可而止,不触男人的雷区,这样的婚姻才长久,心里有数就行了。只是苍哥现在玩玩还是动真格的 , 我没有把握,周太太说,如果他动真格的,这女人我能留吗 , 我聪明架不住她不要脸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