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8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脱下西装递给她,特意叮嘱不要翻口袋,她一时不懂,问他为什么,他说里面是小姐的卡片,他选了几个最好的留下。
  太太们笑声更大,常锦舟气得捶打他后背,“有没有点正形,也不怕人笑话。”
  乔苍的身影隐匿在二楼转弯处后,常锦舟看了一眼笑得前仰后合的太太们,“让你们见笑了,他在外面很正经,总是唬着脸笑模样都没有,等回来就不老实了,变个人似的。”
  “所以我们才羡慕乔太太,如果乔先生对谁都嬉皮笑脸,您能放心吗。”

  常锦舟一脸甜蜜说也对,他很让我安心。
  我们待到六点钟保姆出来询问晚餐,每位夫人都说了两样,我选择最清淡的白灼素菜,贺太太问我怎么连点荤腥都不吃,我笑着不知如何回答她,她误解我笑容含义,问我是不是要备孕。
  我没来得及否认,所有夫人都朝我恭喜,我实在架不住她们起哄,找了个由头说去洗手间,贺太太刚去过,她指给我方向,我说了声失陪赶紧逃开了。
  怀孕这个词暂时我和周容深都非常敏感,也许是我做贼心虚,至少我不敢提,周容深刚刚丧子,他也没多大兴致,怎么也要再等个一年半载。
  怀孕,乔苍。就是我生活里的定时丨炸丨弹,我躲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主动碰。
  我推开洗手间的门,常锦舟正拿珠海娘家的照片给她们看,所有太太都惊呼二姨太真是美艳,气质很像许晴,又比许晴风*,难怪这么多年在常老身边盛宠不衰。

  我扣住门打开灯,光线有些昏暗,硕大的浴缸里散落着女人性感的内衣和男人的衣裤,还有半支没有抽完的香烟。
  我脑补了一个非常火辣的场面,乔苍正泡在浴缸里抽烟,常锦舟只穿了内衣进来,她非常诱惑扑到他身上,痴缠着他的吻。
  我闭上眼睛狠狠晃了晃头,乔苍睡了谁怎么睡的,都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我长长吸入一口气,弯腰伏在水池里,接了一捧冷水洗脸,头发垂在耳侧很快被打湿,我一边择到耳后一边从哗哗的水声里听见了门锁扭转的动静,很微弱,也剌耳。
  我立刻从水池内抬起头,从镜子里看了一眼木黄色的门,我大喊有人,可对方并没有就此停住,反而转得更快,我意识到不对,关上水龙头想过去堵门,可手还没来得及伸出,门已经被推开,一股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下一刻一道高大人影闪入,将门飞快反锁,我撞进坚硬如城墙的胸膛。
  我本能要叫,他宽厚温热的掌心堵在我唇上,小声说是我。
  我身体一激灵,目光落在乔苍俊朗的眉眼,他笑着重复,“是我,你的*夫。”
  我愣了两秒钟,拍掉他的手退后半步,“我在洗手间你进来干什么。”
  他说这不是我的家吗。
  我皱眉头,“我是客人,你老婆请我做客,我现在要方便。”
  他伸手摸腰间的皮带扣,“我也方便,正好一起,省水。”

  我赶紧按住他手腕,语气弱了大半,“行了!你别脱。”
  他抿唇笑,朝我露出半张被吻痕霸占的脸,那个硕大的红印几乎涂满他颧骨,像是一面白色的绣,落了一朵妖艳的红梅,反而添了一层俊美。
  我忍了又忍最终定力以失败告终,扑哧一声笑出来,“乔先生没抹药啊,留着当纪念吗。”
  他伸出一根手指在上面触了触,“确实有这个想法,何小姐不觉得,这枚痕迹的形状,颜色,角度都是上佳,必须集齐天时地利人和,才能酿出这样一枚圆润鲜艳美观的吻痕,价值连城,千金不卖。”
  他一本正经的胡诌把我侃懵了,我直愣愣盯着他的脸,那张笑得春风满面又轻佻邪魅的脸。他侧过完好的另一边,“什么时候何小姐嘴巴痒了,在这边啃出一个对称的怎样,为表酬谢,我请你吃糖。”
  他笑得痞范儿十足,眼睛里都是纨绔,“一个很大的棒棒糖。”

  我知道他又来戏弄我,板着脸问他常小姐过问怎么解释的。
  他扯开领带,将纽扣一颗颗解开,十分慵懒倚着墙壁,“不说这个,难得与何小姐在这么美好的洗手间相遇,不想做点美好的事吗。”
  我被他逗笑,“洗手间也美好了?”
  他把领带搭在臂弯,“只要何小姐在的地方,马桶也很香。”
  乔苍幽默的情话听得我心里很舒服,周容深之前从来都不会讲情话,他是个特无趣固执的男人,最近才刚刚肯说一些,至于其他男人说了我觉得恶心,只有乔苍让我听了心跳加速。
  身后靠近天花板的窗子玻璃敞开,风灌入进来,撩起我的发丝,掠过他湿润的薄唇,有两根很顽皮粘在了上面,我想要拂掉,他忽然在这时握住我的手,舌尖轻轻吐出,将发丝卷入口中,我不敢动,生怕扯痛了头皮,他眉眼里笑容越来越深,越来越浓。
  “不知是不是这枚吻痕在脸上朝夕相处的缘故,这几天空闲的时候,总会想起何小姐和我在一起那段时光,入眠我拥着你,醒来你拥着我。”
  他闷笑出来,“你睡觉很喜欢缠人,缠得特别紧。”
  我跟周容深头一年因为不熟悉,偶尔踩到他雷区,他发怒骂我,让我下不来台,我就和他冷战,他后来消气了觉得对我太严厉,又抹不开面子哄我,就等我夜里缠住他,早晨醒了再趁机逗我,问我是不是要对他不轨。
  我以为我和乔苍睡是他故意摆出那样缠绵的姿势,原来也是我主动。他脸孔凑得更近,张开嘴喷出一股回味悠长的茶香。
  “见过你的温柔,很难从心上忘掉。”

  我心口怦怦直跳,他灼热的唇贴着我耳朵,“你是男人眼中的勿忘我,比春风还美好。”
  我身体不受控制发轮,他抱住我,唇沿着我耳朵到脸颊,最终要落在我的唇,他牙齿还叼着我两根头发,看上去充满野性。
  他后背抵住的木门在我们都有些意乱情迷时忽而颤了颤,连带着他以及被他拥抱的我,都跟着一起晃动起来。
  门被一股不轻不重的力量敲击,常锦舟站在外面走廊试探喊周太太你在吗?
  我眼底的迷乱恢复冷静,脸色跟着大变,苍白到几乎和墙壁融为一体,乔苍没什么波动,他眼底的笑意被戏谑取代。
  他不知是故意吓我还是真的打算开口,他嘴唇缓慢阖动,我吓得慌忙捂住他的唇,瞪眼警告他不许出声。
  常锦舟拧动门锁,发现推不开,她更用力拍打门,叫声也大了一些,“周太太在吗,饭菜好了。”
  我咽了口唾沫,“我在。”

  她这才停止拍打,“你结束了吗。”
  乔苍吐出嘴里的发丝,濡湿火热的舌尖在我掌心舔了舔,毫无防备的剌激令我身体一颤,声音也有些抖,常锦舟听出不对劲,她疑惑问我在做什么。
  “我…我在擦。”
  我说了这么一句,常锦舟说那不打扰你,我在门口等,我们一起去客厅。
  我慌得面红耳赤,情急之下张开嘴咬住乔苍肩膀,发谢我对他的痛恨,我咬得牙齿都麻了,抬起苍白无比的脸,问他怎么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