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37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吕吉翔虽然被打懵了,但他意识还在,铲斗忽上忽下,又砸又铲,这可是大型机械,声若惊雷,剧烈震动,一个大活人在上边怎么受得了,他觉得这种酷刑换了谁也坚持不了几分钟,很快就会毙命。
  吕清水在一旁都吓傻了,没这么狠的吧?这一不小心还不得给砸成肉泥!
  好在刘富贵没打算把他砸成肉泥,不过就是让他受受罪而已。
  这时刘富贵的电话响了,是小驴打来的,他一大早就被富贵安派出去当哨探:“富贵,来了,两辆SUV一辆海狮大面包,一看就是奔着咱村去的,你到底行不行?没把握的话还是叫上高山和翠莲躲躲,县城的黑社会可不是闹着玩的,能出人命啊!”
  “少哔哔两句吧,赶快回来看戏。”刘富贵挂了电话,又赶紧拨号通知钟焘,“钟哥,我跟你举报的黑社会来了,很快就能进村,你来吧!”
  吕大强随后赶到现场的时候,正好看到儿子被人绑在铲斗上,刘富贵开着挖掘机疯狂地干活呢!
  吕大强脑袋“嗡”的一声,不顾生命危险一下子冲到挖掘机前边,拼命朝上面挥手:“停车停车,快停车!”
  他不能确定儿子是不是还活着,感觉都要疯了!
  “哎呀叔来,你可真大胆。”刘富贵停住车,一边踏着履带往下走一边慢悠悠说,“这多危险啊!”
  吕大强哪有功夫搭理刘富贵,朝吓傻的吕清水嘶吼一声:“快过来帮忙!”就首先扑上去给儿子解绳子。
  俩人把吕吉翔从铲斗上抬下来,抬到一边晃了晃,发现人还没死,只是好像废了,大瞪着俩眼,浑身抖得像震动器。
  再看他的脸,本来就宽,现在肿得没法看了。
  吕吉翔从小到大,连吕大强都没舍得打他一下子,从来都是见他打别人,他什么时候挨过别人的打,而且给人打得他亲爹都要认不出!
  吕大强一下子就受不了了,眼泪夺眶而出,用手一指儿子的脸怒视着吕清水:“他这是——”
  都哽住说不出话来了。
  “刘富贵打的。”吕清水垂着脑袋不敢看村长,小声说。
  吕大强“倏”地站起来,戟指着刘富贵怒吼一声:“刘富贵我跟你不共戴天!”
  刘富贵淡淡一笑:“这是应该的,所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嘛!”
  吕大强发现不能跟刘富贵斗嘴皮子了,说一句多一句,这混蛋骂人都不带脏字的,他下定决心,待会儿县城的人来了,一定要重新嘱咐一遍,照准了刘富贵往死里打,刀棍齐下,乱刃分尸,挖心掏肝,抽筋扒皮,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先叫救护车,送吉翔上医院。”吕大强掏出电话。
  吕吉翔颤抖着猛一下拉住他爸的手,断断续续说:“我——没事,停一停就能好,没伤筋动骨,待会儿我要亲手砍了他!”
  “你还是上医院休息一下吧。”吕大强还想再尽力劝说一下,“大猫他们照样能把那小子弄死。”
  吕吉翔把眼一蹬,直接跟他老子急了:“没听明白?我要亲手砍了他,谁也不准动他,给我留着,你要把我送医院去,还不如从腰里掏出刀子把我捅死。”
  所谓知子莫如父,吕大强知道儿子属于亡命徒类型的,今天被刘富贵打成这样,他就是只剩一口气,也绝对要跟刘富贵拼下去。
  “唉,好吧,大猫他们也快来了。”吕大强恶狠狠瞥一眼刘富贵。
  刘富贵那边现在已经开始增兵了。
  增加了一个,是个头发蓬乱,穿着邋遢的青年。
  他也是刘富贵的铁杆兄弟之一,刘二盆。
  “小驴给我打电话,他说高山家里出事了,我赶回来帮忙,怎么样富贵,够哥们吧?”刘二盆说。
  “那没得说!”刘富贵冲他高挑大指,“既然是来帮忙的,待会儿打起来你必须冲锋在前,别光顾着跟小驴抬杠忘了正事。”
  二盆子跟小驴互相看不起,见面就抬杠。
  “我先给你介绍一下情况。”刘富贵又说,“据小驴的可靠情报,吕吉翔从县城叫的黑社会已经杀过来了,两辆SUV,一辆海狮大面包,看来动静不小,咱们要做好应对准备。”

  “三辆车,那么多人!”刘二盆吓得一哆嗦,扭头看着高山和翠莲,“咱就这么几号人,硬拼肯定不是对手,我看还是智取吧!”
  高山其实也在心里打鼓,吕吉翔在县城有一个小团伙,这几年来村里打人已经不止一次,来一次就会闹个大事,不是有人家被搞得家破人亡就是有人家被逼得背井离乡。
  今天这事闹得比以往都大,因为以前从来没人敢打吕吉翔,可是今天富贵把吕吉翔给整得太惨了,县城那帮子人来了,弄不好就得出人命。
  “二盆子说得有道理,好汉不吃眼前亏,二盆子你说,怎么智取?”高山问他。
  “趁着他们还没来,咱们赶快撤退,先躲躲再说!”刘二盆说。
  刘富贵一脚把刘二盆给踹到一边去了:“这也叫智取?你直接说逃跑就是了!跑得了和尚跑得了庙?躲得了一时能躲得了一世?”
  “你也不能明知道打不过还在这里等死吧?”刘二盆揉着屁股怪委屈。
  “死也不跑!”刘富贵说,“要跑你跑。”

  翠莲也是坚决地说:“我就不信他们还能杀人,我也不跑!”
  “那我还是跟高山死在一块儿。”刘二盆说着上去抱住高山的胳膊,“咱哥俩死也不分离。”
  这个刘二盆又懒又馋,而高山在城里大酒店当厨师,刘二盆吃高山做的菜把嘴吃刁了,离了高山做的饭菜就没胃口。
  眼看着就要大祸临头,高山烦着呢,他也是一脚把刘二盆踹出去:“我有老婆了,不用你跟我死也不分离!”

  这时一阵汽车的轰鸣声响起,从西边街上转过三辆车来,果然是两辆SUV和一辆海狮大面包,车速飞快,进了胡同激起尘土飞扬,鸡飞狗跳。
  到了近前全部是一脚刹车到底,“吱嘎”刹住,三辆车的车门同时打开,车上的人鱼贯而出,足足有将近三十人,手里早就抄好家伙了,大砍刀、铁管子、棒球棍,什么都有。
  大夏天的,大都穿半袖或者背心,露出来的胳膊上、肩膀上都刺着纹身,什么龙、虎、豹子、骷髅头,各种图案,还有几个直接光着上身,整整一面脊梁全是纹身。
  最显眼的是里面一个光头,看发型应该是男的,因为这些人里面好几个大光头都是男的,但是这个光头与众不同,脸上画着很浓的烟灰妆,还戴着两个茶杯口大小的耳环子。
  而且这个光头穿着运动背心,胸前明显圆滚滚两大团,肩膀和上臂上纹着蝎子、蜘蛛一类的毒虫。
  很明显,这个光头是女的。她嘴里衔着一支细长的女士烟,手里提着一把军刺。
  恐怖电影里边,女鬼比男鬼更吓人,这话用在混混身上同样适用,女混混比男混混更令人惊悚!
  高山和刘二盆吓得脸都白了,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种阵仗。
  翠莲就是再泼辣,毕竟是个农村女人,吓得都要不能呼吸。

  只有刘富贵满不在乎,还在那里掐着指头点数呢:“一对,两对,三对,四对,嗯还有个女的光头——哎呀怎么乱窜窜花眼了,比数小鸡都难数。”
  这些人领头的是个瘦高青年,俩眼看人直瞪瞪的像死鱼,狭长的刀削脸,腮上还有很长一道疤痕,长得就瘆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