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33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有呢!”刘富贵越说越来劲,“不但盖二层楼,我还要覆盖温泉,改造山溪,温泉泡澡露天洗浴一起来,我证照齐全合理合法,你有本事去给我掀了!”
  走到门口刘富贵又回头冲吕大强一笑:“啊呸!”
  吕大强直接气得一屁股敦在椅子上,当了这么多年村长,他第一次感觉如此无力。

  刘富贵走到院里,村委其他人正在支愣着耳朵听呢,他冲大家挥手致意:“盖上章了,马上动工,我要进城一趟,先给车过户,还得去看建材,喝开工酒的时候请叔叔大爷们去搓一顿啊!”
  啪!吕大强bao怒地把杯子摔了。
  还去喝开工酒?你他*娘*的甭想动工!
  吕大强之所以给刘富贵盖章,就是表面服软先稳住他,迷惑他,等儿子吕吉翔回来就好说了。
  想不到刘富贵居然软硬不吃,而且很明显这小子看出其中的道道来了,他没被稳住也没被迷惑,这老家雀居然玩不过一个小猴子,吕大强如何不怒。
  这时吕清水疾风火燎地跑到村委来了,他的牙还没镶上,一说话漏风:“二叔,我那里停工了。”
  吕清水家里不是正在建新房吗,这几天他轻伤不下火线,白天跑前跑后,还得兼顾石子场,只能晚上去村卫生所挂吊瓶。
  看看这个最铁杆的打手,一直在村里横着走的吕清水,现在都变成什么样了?脸上的肿消了,但是颜色还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说话漏风,一脸萎靡。
  “怎么回事?”吕大强问。
  吕清水说:“我从镇上雇了一台挖掘机挖地槽,刚才被翠莲给砸了。”
  “我说你真是活回去了。”吕大强气不打一处来,这是怎么了,难道要变天,村里横着走的人现在被人反过来欺负,“不就是一个女人,你揍她一顿,让她给赔钱不就行了,实在不行报警,先把她抓起来。”
  “这两条路都行不通啊二叔。”吕清水咬咬牙,想发狠却又明显底气不足,“高山让翠莲给叫回来了,别忘了,高山跟刘富贵可是铁杆!”
  一看吕清水表现出对刘富贵的畏惧,吕大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又想到俩狗屎说起刘富贵时一脸怂样来了,难道这几个混蛋被刘富贵打一顿就从此怕了他不成?
  “刘富贵又怎么样?”吕大强怒道,“别说是高山的事,就是刘富贵的事,你还不敢露头了!”

  “我敢露头,我怎么不敢露头!”吕清水咬牙切齿地一拍桌子,“我恨不能马上把他劈了!”
  可是下一秒又一脸为难地说:“刚才二叔说的那两条路都不好走,以前能行,现在不行。要是把翠莲打了,她报警的话,刘富贵跟钟所长称兄道弟,他能给走后门,咱没好果子吃。报警这事我看这条路以后走不通了,除非换了所长。”
  吕大强沉默不语,自从吕清水回来汇报说,刘富贵跟所长钟焘称兄道弟,这确实让他很头疼。
  “那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事?”吕大强问。
  “我是这么想的。”吕清水往前凑凑,“咱不打她,也不报警,我就找几个人把翠莲和高山拉到村委来,然后叫上几个老党员给评议评议,你主持评议,咱就用村里的人压他,让她赔钱修机器就行。”
  吕大强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去办吧!”
  世道真是变了,就是因为出了个刘富贵,就让他们这些村里呼风唤雨的人办起事来缩手缩脚。
  今天能提出这个想法,说出这样的话,可完全不是吕清水的风格啊!
  要是换了以前,吕清水肯定毫不犹豫把翠莲和高山两口子打个半死,然后还得让两口子大量赔钱。

  不大会儿功夫,石子场的人把刘高山和杨翠莲两口子给拉拉扯扯地拖到村委来了。
  吕大强也让人叫来几个老党员,帮着处理纠纷。
  “到底是怎么回事,闹成这样?”吕大强装着什么事都不了解的样子。
  “我来说。”杨翠莲气得小脸煞白,往前一站。

  如果刘高山娶的是外村闺女,那么村里人肯定会称呼她“高山媳妇”,但杨翠莲是本村的,跟刘高山青梅竹马,即使结婚了,村里人肯定还是叫她翠莲。
  原来刘高山家跟吕清水家是隔着一条胡同的邻居,吕清水要建新房,本来村里统一规划都是四间新房,但是吕清水是村长的铁杆手下,他偏要建成五间,连那条胡同都给霸占了,现在墙基都已垒好。
  这样的事发生在村长以及他手下的身上,村民们只能敢怒不敢言。
  刘高山家是新房子,现在农户家里大多都不养猪了,新房不再建猪圈,而是直接建成厕所,而化粪池肯定是在墙外,用水泥板盖起来。
  高山家的化粪池在那条胡同里,就是贴着东墙,完全不妨碍村民走路,每村每户都是这样的模式。
  可是,吕清水建房子连胡同圈进来,他家的院子里就会有高山家一个化粪池,他肯定觉得不吉利,就要把化粪池给人家挖掉。
  挖掉化粪池,高山家的厕所就没法用了,吃喝拉撒是大事,两家起了矛盾,争执好几天了。
  今天吕清水直接雇来挖掘机,把化粪池给她挖掉,两铲子下去,高山家厕所的后墙倒了,当时翠莲正好在里面解手,差点把她砸在里边,提着裤子逃命,大白屁股都让人给看了去。

  “你们说说,欺负人都欺负到什么程度了,还有没有活路!”杨翠莲小嘴叭叭的,一边说一边气得手背砸手心。
  吕大强慢悠悠说道:“有矛盾也不能给人砸机器,一台挖掘机好几百万,把房子卖了你也赔不起。高山,你说这事咋办吧?”
  刘高山说:“就是砸破玻璃砸坏了油管子,修修也花不了多少钱,我可以出钱修,但是他得给我修厕所。再说那条胡同咱们村里人走多少年了,凭什么他说占就占,胡同不能让他占了。”
  “放屁。”吕清水骂起来,“什么叫我占了?我盖房子那都是在规划上,原来的房子小,肯定能空出一条胡同,现在新房盖得大,不占胡同我占天上去!”
  吕清水的老婆也跳起来大骂高山两口子。
  高山和翠莲两口子毫不退让,四个人在村委吵成一团。

  吕清水是吕大强的铁杆打手,在村里村长第一他第二,他老婆也慢慢发展成村长老婆第一她第二,在村里横行霸道,为所欲为,村里人都叫她小野驴。
  要不是吕清水在家嘱咐过,现在小野驴就上去撕吧高山两口子了。
  正吵得不可开交,大院里响起发动机的声音,一辆棕色的昂科威飞驰而进,到办公室前边一个急刹,紧接着车门“啪”一声响,司机从上面跳下来。
  吕大强往外一看,脸上不由得闪过一抹笑意,顿觉云开雾散,心情一下子晴朗起来。

  来的正是他儿子吕吉翔。
  吕吉翔听他大伯说村里可能出了点事情,他刚从看守所被放出来就心急火燎赶回来了。
  还没进办公室,就听到里面吵成一团。
  吕吉翔一米七多一点,算是中等个,但他长得结实,体型就像个石磙子,脸很宽,皮肤粗糙不平,一说话先咬牙,长的就是一副狠劲儿。
  所谓相由心生,他长成这样,大概就是由于心狠手辣的缘故,村里人吓唬孩子都会说“吉翔来了”,凡是认识他的人对他的评价就是一个字,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