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1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彬笑了一下,说:“噢,我懂了,但是,邵飞,我们只买明料,赌料,我们可不要。”
  我听着就说:“吴先生, 我这是给你便宜,你不要不知足,我告诉你,曲雍场口的料子,以出玻璃种文明,我给你的价格是按照冰种的价格来的,十倍的差价。”
  吴彬靠在沙发上,点了一颗烟,他在思考,他当然是个能人,知道我的意思,过了一会,吴彬说:“邵飞,我可以通知商户们,让他们自己来选择,这种有风险的事情,当然要他们自己选择才靠谱,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我说:“翡翠市场,就是要赌,都是以小博大起家的,我的料子,几乎都是开窗料,已经规避了很大的风险,所以。。。”
  “再小的风险,也需要赌,我们珠宝街做的是成品市场,利润不大,但是稳健,所以,如果你要提供料子,就必须是明料。”周瑶冷冰冰的说着。
  她说完就把茶放在了我面前,我看着她,笑了一下,我说:“你一个秘书,能不能不要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发表你的看法,不需要,你也不礼貌,懂吗?”
  “我只是代表监督委员会委员长的身份来提出我的意见与决定。”周瑶冷冰冰的说。
  我说:“可是,这里是会长办公室,你要发表意见,请你到你的监督委员会里去发表。”
  我看着周瑶还想说什么,我就说:“滚。。。”

  周瑶看着我,很愤怒,她说:“粗鲁无礼,哼。。。”
  她说完就走出去了,我说:“有的女人,你对她好一点,她就蹬鼻子上脸。”
  吴彬苦笑起来,说:“邵飞,我感觉,你以后在珠宝街,会寸步难行。”
  我笑了笑,我说:“做大事的人,不能有太多的羁绊跟牵扯,我不能让她阻止我的脚步,所以,我就要赶走她。”

  吴彬皱起了眉头,说:“我可没有要跟你联合的意思,你是孤家寡人,不用见周会长,但是,我还是要时时刻刻的跟周会长保持联系,逢年过节,我还需要去拜会他,你觉得,我把事情做绝了,他会高兴吗?”
  我笑了一下,我说:“都是狼,何必要说羊可怜就不吃肉了,没意思的,吴会长,我想,请你退位一段时间,把会长的位置给我坐坐。”
  吴彬冷不丁的笑了一下,说:“你有点过分了,不要以为,我现在是戴罪之身不敢打你。”
  我看着吴彬,我说:“我要跟陈发决一死战了,所以,我要站在跟他同样的身份,他有一个野心,想要吧瑞丽广东的市场打通,成为一家说话的市场,我答应了,但是,我当然不会让他成为龙头老大,我得跟他斗一斗,如果我赢了,咱们有赚不完的钱,我们为之奋斗的,不就是钱吗?”
  听了我的话,吴彬深思熟虑起来,他把烟给灭了,然后问我:“代理会长怎么样?会长是选举出来的,不是我退位,就能让你上,这是不可能的,以现在的形式,就算要选举会长,也得好几个月的时间,而且,你也不能百分之百选上,那个女人,可不是吃素的,你我都知道他的底细,所以,我只能给你一个代理会长的职务,全权负责珠宝街的事情。”
  我听了就皱起了眉头,吴彬说的是对的,我在珠宝街的名声并不算好,而且如果周瑶要是跟我斗,那我肯定是斗不过她的,因为,周会长是他爷爷。
  所以,我只能接受代理会长这个职务,这个职务现在给我,也顺理成章。
  我说:“那行吧,你开会对外公告吧,现在,你联系一些商户,来看看料子,如果他们愿意赌,我就把料子拉回来,让他们到时候去赌料子。”
  吴彬点了点头,说:“可以,我现在就联系。”
  吴彬说着就去打电话,他一连打了十几个电话,我坐在一边等,我知道我的料子是好料子,但是有没有人愿意赌,就是两说了,这四吨的料子,要是一手走,我给他们五十万的价格,虽然离百万一公斤有点差距,但是好坏都卖了,还是赚。

  吴彬走了过来,坐下来,问我:“你跟田光之间的矛盾,似乎又大了,之前,我听说,他抓了盈江的商户,砍了人家的手指头,这件事,你就准备算了?”
  我看着吴彬,深吸一口气,捏着手指上的戒指,我说:“当然不能算了,我会报仇的,我准备把盈江这块招牌弄上市,然后让他买我的股票,我要套牢他,只要他的钱进来,我就让他出不去,没钱,谁都寸步难行。”
  “好,什么时候?需要多少钱,你找我,不为别的,就是要田光死无葬身之地。”吴彬狠狠的说。
  我看着吴彬,皱起了眉头,他跟田光之间的仇是死仇,没有办法化解的,所以,我不想让他参与进来,我说:“钱我够,不用吴先生来垫,吴先生你处理好珠宝街的事情就行了。”
  吴彬皱起了眉头,这个时候,我看着门开了,走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穿的周周正正的,长的一副正派的样子,他进来之后,说:“吴先生,我来看料子的。”
  吴彬说:“坐吧,这个是邵飞,你一定认识,他是德兴翡翠行的总经理,刘德。”
  我站起来,跟他握手,我说:“刘先生你好,料子就在这里,你是行家,一眼就能看出来料子的好坏。”
  他笑了笑,说:“我先看料子。”
  他说完就坐下来,把桌子上的料子拿起来,打灯,拿放大镜,但是很快就把料子放下了,说:“邵先生,什么价?”
  我说:“量大从优,你要是一吨一吨的买,我给你五十万一公斤,你要是全部拿下,我给你三十万一公斤。“
  我说完就笑了一下,他把料子放下来,很严肃的说:“种嫩,肉粗,水头短,破烂料子一件,您在想想什么价。”
  日期:2017-08-29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