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1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坐下来,把单子放下来,李瑜拿着单子,说:“四吨了,如果按照一百万一公斤的料子来计算,这批料子就有四十亿了。”
  我看着李瑜的笑脸,我说:“哼,不是每块原石都能切出来的,所以不能按照一百万一公斤去卖,那些开窗的,十万一公斤能卖出去,就算是天价了,那些没开窗的,能一万块一公斤卖出去,也算是天价了。”
  “那就全部切开了去卖,这个差价可是十倍,百倍的差价。”李瑜说。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我说:“四吨的料子,你知道要切多久吗?”
  “你不是要屯一下吗?不差这个时间。”李瑜说。
  我摇了摇头,我说:“你不懂赌石,穷走夷方急走场,我现在手里没钱,你手里也没有钱,我们现在穷的叮当响,别看手里有个几亿,但是只要办事,一转眼就没了,现在,我们只有把这个好场口的料子打出去,然后把价格提高一点,然后把料子都给放出去,我们只能卖开窗的,不能全部都切了,这样耽误时间,而且,缅甸公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爆出来了,要是公盘一开,咱们的料子就真的要砸在手里一年多,缅甸公盘可是爆炸性的,全世界顶尖的料子都在缅甸公盘上,咱们没办法跟他们竞争的,所以,咱们得以矿养矿,手里握一笔钱才行。”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一个女人,见识比较短。”李瑜平淡的说。
  我笑了一下,她不是见识短,是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我最担心的就是缅甸公盘突然爆发,那时候,我的料子就要砸在手里了。
  我刚想说什么,但是电话响了,我接了电话,是马玲打来的,我说:“喂。。。”
  “邵飞,出事了,田光他玩阴的,抓了商铺的人,要他们卖铺子,把人打的半死,有的人手指头都给剁了。。。”
  我听着马玲的话,就皱起了眉头,妈的,田光,你下手可真黑啊!
  田光下狠手了,他是要拿下盈江赌石基地的,这次的狠手,协会的人跟着遭殃了,他们是我前行的基石,是拱着我前行的力量,我不能让田光把他们毁了。
  就算我有再多钱,我有再多的料子,但是没有这些分散的老板替我消化,我也不能成事,虽然我只要把料子拿出去,可以找很多大老板来接手,但是,那样就肥了我一个,市场是不够肥的,那么以后我的哪些差料子谁来要?
  人家做生意,不可能光要你的差料子,他们做生意,当然是好料子,差料子一起来,好的搭配差的卖,都能卖完,你要是把好料子都给挑走了,把差料子给人家,人家也不傻。
  我把电话挂了,我没跟马玲多说什么,这件事,得我亲自出马,我要是不出马,估计哪些商户,得走人了,他们一走,想要再回来,可以,但是心就凉了,我得把他们的热乎心给保温。
  我说:“张奇,你就被回去了,跟着这边,给我盯着太子一段时间,把挖出来的料子,都给我装车,报税之后,拉回盈江去。”
  “我能揍他吗?”张奇说。
  我笑了一下,我说:“你敢吗?你打的过他吗?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何况他跟我一样,是一头吃人的老虎,我都不敢揍他,你敢?”
  张奇笑了一下,说:“哥,我吹牛逼的,就是拿你一句话来压他,你连这句话都不给我。”
  我看着张奇的样子,我就说:“我不敢给你啊,你他妈也是个浑人,谁他妈知道你会不会跟他干起来,你们又不是没干过,肠子都拉出来了,不敢有第二回了。”
  我说着,就站起来,准备要走了,赵奎给我弄车去,我跟李瑜走出去,带几块料子回去,我要拿料子给珠宝街的那帮人看看,先让他们看看货,第一批货,肯定是给珠宝街的,这批货,算是中高档的,顶尖的货没出,得切,如果能切出来玻璃种的,那就是顶尖的货了。
  不过,这种绝种的料子,我相信,他们都会收的,因为世面上没有,拿出来就是领头羊,这头分钱最好赚。
  我们上了车,赵奎开车带着我们离开矿区,赵奎问我:“飞哥,不给太子打招呼?”

  “跟他打什么招呼?告诉他,我走了,你可以在矿区胡作非为了?”我笑着问。
  赵奎苦笑了一下,说:“飞哥,你管不住他,你也知道,太子虽然跟我们一起打天下,但是人家手里有兵,又是土生土长的缅甸人,他要是反了我们,那我们还真是没辙,这个人,放在这个位置,你要是管不住,以后,就有你受的了。”
  “哎呀,谁说不是呢?这魏家的人,都是反骨仔,你看看他老子是怎么起家的,背叛前主人,跟着政府打他的主人,得了一片地,你在看看他二哥,还不是背叛他老子,得了权力,现在又轮到他了,妈的,我打他的时候,真怕有一天,这个太子会把我给卖了。”我说。
  李瑜有点担心,说:“做人要未雨绸缪,如果你现在有这个担心,他也有这个迹象,你就得先把事情安排好,如果真到那么一天,你连反手的余地都没有。”
  我笑了笑,我说:“你都看出来了,我怎么能看不出来,但是,缅甸,我没有人用,在国外,你用外国人做你的工最好,这样不容易有内幕,但是,你找一个中国人管外国人,不能,要是暴乱起来,这个中国人就死的惨,也容易出现隔阂,所以,用缅甸人管缅甸人是最合适的,但是吧,我现在无人可用,阿丽一个女人,能帮忙做点细致的活,但是,这管理矿工,还真是得太子这种狠人才行。”

  “那个杜比怎么样?”李瑜问我。
  我笑了笑,我说:“人,是不能换,如果让杜比来,那太子就得走,这人吧,你对他再好,但是动了他的权益,就是亲爷俩也得翻脸,所以,太子不能动,除非他自己走。”
  赵奎笑了一下,说:“怎么可能呢,飞哥,痴人说梦。”
  我点了点头,这就是痴人说梦,我也说:“以后再说吧,看看他改不改,他要是不改,我狠狠的治他。”
  我说完就闭上眼睛,车子从龙肯寨开到最近的瓦城南航机场,我们上了飞机,李瑜回广东,我回瑞丽,她着一批料子先回去探路,我回瑞丽,把事情给解决掉。
  我们下了飞机,在机场,看到貌桑,他看到我们了,就喊着:“老板,这里。。。”
  我们走了过去,貌桑过来接机,到了外面,我们上了车,我问:“你马姐呢?”
  貌桑说:“在赌石场呢,老板,愁死了,愁死了。”

  我听着就说:“你小娃子,也知道愁死了?这话谁教你的?”
  “没人教我,我会,有好几个商铺的人,把商铺的经营权都卖给我们的敌人了,马姐很发愁,打也不能打,不打又上火,愁死了愁死了!”貌桑很无奈的说着。
  我舔了舔嘴唇,看着前面开车的疤瘌跟癞子,没说话,闭上眼睛,等着车子到盈江。
  车子到了盈江,这艳阳天的中午,天气热的能把人一层皮给烤焦了,我看着大棚里面装空调的人,就笑了笑,我说:“这个天要是没有空调,在大棚里面赌石,出来之后,你得瘦个三五斤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