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1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得上百万一公斤吧,冰种的,种老成这样,也没谁了,但是可惜,就是颜色太暗,绿色被吃了,这种料子跟墨翠差不多,性质是一样的,爱他的人当做宝,不爱他的人根本不屑看一眼,但是这种料子在广东香港,澳门那边,市场非常好,几十年前就风靡过,现在绝种了,我又给挖出来了,哼,能大赚一笔。”我笑着说。
  看来,老天还是眷顾我的。
  现在的挖矿技术很厉害,山体能给你掏出来一个大窟窿,矿洞就等于是开在平地上,等挖的差不多了,在把山体给爆破,然后把碎石头清理掉,然后在继续挖,最后,整个山体就变成了一口大锅,外面看着高耸,但是里面如平地一样。
  为的就是不塌方。
  “飞哥,下面的料子越挖越大,你看,有一百公斤以上的了,这块就是。”张奇说着。
  我看着张奇,拿着水管,把料子给冲洗干净,料子都是红皮壳的,我打灯看,没什么表现,这种料子种老,我拿着手电筒在料子上不停的砸,但是也只能砸出来一点口子,根本就砸不懂,要是那种种嫩的料子,我这么一砸,料子都能砸出来一个豁口来。
  我看着料子,这块一百多公斤的料子没什么表现,没有蟒,没有松花,就是一块花岗岩一样的石头,我除了能决定他种老之外,其他的什么都看不见。
  这种料子绝种几十年了,所以我没有遇到过,现在也没有办法分析他的皮壳,也没有办法观察里面的肉质,所以,这种料子卖赌石很难卖,因为人家不知道这是什么料子,你说曲雍种,人家也不相信,所以不会冒险买,这种料子,也只有开窗,或者切开了卖才行,就像缅甸公盘那样,全部切开了卖。
  我说:“张奇,切开了。”
  张奇看着我,说:“飞哥, 这么大一块,真的要切啊?”

  我点了点头,我说:“切,不但这块要切,挖出来的料子,带回去之后,都要切开,这种料子,现在没有知名度了,你说是风靡东南亚的曲雍种,内地人可不相信你,内地人赌石,就看种跟色,这种料子,他们看不懂的,所以,你必须得切开了才行。”
  张奇掐着要,说:“挖出来得有好几吨了吧,你让我一个人切?一台机器?你累死我?”
  我笑了一下,我说:“就切这块,剩下的,慢慢切。”
  张奇点了点头,让赵奎把料子给抬上切割机,然后开始切割,我看着挖出来的料子,越往下面挖,大的料子越来越多,但是还是属于头层,因为皮壳都是红色的,已经挖了十几米了,我看着矿洞在冒水,要不是有大型的抽水设备,这冒水的速度,马上就能把矿洞给淹没了,这种矿,要是放在十年前,现在都没有可能挖那么深,我看着下面的人,都在淤泥里挖矿,大半夜的都还在干,几十个人挖一个矿洞,浑身都是泥,有的人直接用手在扒拉,把里面的石头给清理出来,然后几个人给放在升降机上面拉上来。

  矿工是最辛苦的,在这里挖矿,等于是肉搏,所以我给他们的价钱是最公道的,也不会克扣他们的钱。
  这个时候李瑜走过来,说:“邵飞,你的电话。”
  我看着卫星电话,我问:“谁?”
  “我爸爸,广东那边的四大玉石基地,现在都缺货,之前陈发跟缅甸这边达成了某种协议,现在我终于知道了。”李瑜说。
  我听着就皱眉头了,我说:“什么协议?”
  “缅甸从广东进货,也就是说,广东的货现在可以返销缅甸了,而且,免税,所以,你知道现在广东的市场是什么市场了吧。”李瑜说。
  我听了李瑜的话,就震惊,我问:“真的?广东返销缅甸?呵呵。”
  如果这是真的,那我还真是震惊了,缅甸也有很多玉石商人,他们自己的货都卖不完,怎么可能去买广东人的货呢?虽然广东那边的货雕工很好,但是这也不是返销的理由啊。
  “是真的,第一批已经出了,价值十几个亿,把天光墟,华林玉器城的货几乎都给掏空了,所以,现在广东严重缺货,那边不但负责东南亚的翡翠出口,缅甸返销,而且,还要负责全国的翡翠市场,现在很缺货,所以,我爸爸打电话问你,什么时候,我们的货能回去,现在刚好可以弥补这个缺口,要不了多久,翡翠就会暴涨,这是咱们的机会。”李瑜说。
  我听着李瑜的话,心里有点震惊,是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接下来翡翠的价格会暴涨,我说:“先等等,咱们不出货,把货全部都囤积起来,看看能涨到什么程度。”

  李瑜笑了一下,说:“可以是可以,但是希望你不要烂大街了,生意需要见风使舵,这艘船你得把握好风向。”
  我笑了笑,刚要说话,张奇就说:“飞哥,开了,快来看。”
  我听着赶紧去切割机前,盖子打开了,张奇打着手电往里面照射,然后拿着水管,把料子给冲刷干净,我看着犹如镜面一样的切口,整个切口非常好看,黑的跟镜面似的,种水冰种,晶体非常粗,水头非常好,光泽度也很好,色感偏绿,暗绿,种老的发黑,我拍着料子,我哈哈大笑起来,我说:“李瑜,就是风向变了,这种料子在我手里,那也是上百万一公斤的,货好,不怕他掉价。”
  李瑜笑了起来,说:“你开心就好。”
  我摇了摇头,看着料子,有点可惜,我说:“都是冰种的,没有玻璃种的,这种料子我听说出玻璃种的几率很大,但是到现在我一块玻璃种的也没看见,都是冰种的,难道是头层玻璃种的都挖完了?”

  听到我的话,李瑜就说:“根据翡翠原石矿学,首层的料子是最好的,也已经挖了几百年了,现在几乎首层的料子都绝迹了,所以现在市面上的极品料子,都是以前囤积的,你也不用灰心,能挖出来这种百万一公斤的料子,已经不错了。”
  我点了点头,李瑜说的对,这种料子已经很不错了,赌矿所需要的运气比赌石还要强大,但是最后收获也是非常巨大的,一座矿,能挖出来多少这种料子,不可限量,说不定一座矿就翻本了。
  我说:“张奇,把料子给收起来,把所有的料子都给我开窗,然后报税的时候,全部报半成品,这样,我们就可以省掉一半的税收。”
  “我草,几吨重的料子,你让我每一块都开窗?我的哥,我就一只手了,你让我这只手也废了?”张奇惊讶的说。
  我笑了笑,我说:“开出来一块我给你一万块钱的分红,你要是不愿意,我找其他的人来干。”
  “飞哥,我干,我干,你给我一万,我去找兄弟来,我给他们一百,开一个窗给一百,行吧?”张奇坏笑着说。

  我笑了笑,他还是挺机灵的,我说:“行,你给我盯好了,我告诉你,这种料子,出货都是百万一公斤的,丢了一块,就是好几百万,你可千万给我看好了。”
  “知道了飞哥,谁他妈敢偷我们的料子,我把他的手给剁了。”张奇说。
  我点了点头,看了看时间,已经半夜十二点了,我带着李瑜回镇子里,忙了一夜,我也累的浑身都疼,开车回到镇子里,我们在教堂里面休息了一晚上。
  早上起床的时候,胳膊都疼,赵奎给我拿来了昨天晚上的单子,还有一些吃的,李瑜给我准备了衣服,她给我整理衣服的时候,我看着单子,已经挖了四吨了,几乎都是一样的料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