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421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元昌眼睛盯着轿外的风景,顿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和尚说道:“那么谷元秋、伊秧两位神祇呢?有他们的消息吗?”
  “吴勉亲口说的,公孙屠他不要了……”和尚低头说了一句之后,又继续补充道:“少卿的本命符纸没有变化,想来是没有大碍的。”
  和尚用只有他和元昌能听清的声音,将清晨发生在柯阳县城门前的时侯重复了一遍。他说话的时侯,元昌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直等到和尚说完,才开口说道:“那么说他们是不会把少卿放回来交换公孙屠了,是吧?”
  就在轿夫起轿向着元昌府邸行进的时侯,大轿当红凭空出现了一位中年和尚,正是清早假扮成车夫的那名僧人。
  走皇宫里面走出来之后,元昌和其他众僧作别。他派了软轿将众僧送到洛阳城中的寺庙,目送着这些和尚一个一个乘轿离开之后,元昌这才坐上了自己的金色大轿。

  不过拓跋宏这里只是呻吟了一声,一直等到元昌众僧从皇宫走出去,也没有再发生什么异常的声响。
  从宫殿当中离开的时侯,元昌的嘴角出现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他带着众僧刚刚从宫殿大门走出去,身后便传来了拓跋宏的呻吟声。元昌好像没有听到一样,继续向着皇宫大门的位置走去。只是脚下的步伐变得稍微慢了一些……
  此时的拓跋宏已经一时一刻都离不开元昌和尚,这十二年来,对元昌和尚的封赏从未间断过。开始还只是封了他一些大庙的僧职,后来直接和元昌结拜成了异姓手足,还册封了他一个释王的王爵,不过元昌宁死不受王爵。拓跋宏最后只能妥协,随后收回了王爵封号,不过每年还是按着诸侯王的俸银,外人见到元昌还是要尊称一句大师,亲近的人对他直接称呼殿下的。
  千钧一发之时,一名游方和尚将拓跋宏从鬼地中救了出来。虽然这位北魏皇帝最后保住了姓名,不过还是因为之前被鬼惊到,伤了元气落下来这么一个病根。后来还是这位和尚,请来当时北地有名的高僧一起念经祈福,才让这位后世成为北魏孝文帝的拓跋宏苟延残喘了十二年。
  想不到多年未见,他会出现在北魏皇宫当中,和鲜卑皇帝称兄道弟起来。十二年前,这位北魏出类拔萃的皇帝狩猎追捕野兽之时,带兵误闯了前秦的皇陵鬼地。当时皇陵崩塌,百鬼咆哮而出要将拓跋宏撕成碎片。
  “元昌谨遵陛下圣旨……”这年轻的和尚是当年吞噬了问天楼主姬牢的术法之后,一直不声不响的妖僧元昌。上次吴勉、归不归见到他还是妖山大乱的时侯,元昌带领着上百明高僧和修士一起,打退了地府的冥军。那次前来成员的和尚死伤大半,不过战后元昌并没有和吴勉、归不归和广仁等人有什么交集。冥军退了之后,他也带着残存的几个和尚一起离开了妖山。
  “算了吧,朕这是十多年的老毛病了。当年朕带兵误闯了鬼地,如果不是你,十二年前拓跋宏便已经归天了”说话的正是此时半壁天下之主,鲜卑裔北魏皇帝拓跋宏。孝文帝有些艰难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年轻和尚说道:“元昌,朕与你是异姓手足,你保朕残喘了这么多年,已经劳烦你了。今天开始,你与诸位高僧白天诵经就好,能保朕一丝清醒处理政务,至于其他的时间便听天命所归了。”

  密室位于元昌的寝室当中,原本就是极为隐秘的位置,能找到这里的人也不会是寻常的。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元昌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回头冲着密室门口的方向说道:“留着他才是祸端,原本我也想留他一条性命。不过仔细想想现在已经得罪了广仁、火山,这人生还是死,他们两位大方师都不会放过我们的。”
  元昌说话的时侯,外面的人已经走进了密室当中。进来的人也是一个和尚,竟然是当年反出方士一门之后,便于两位大方师势同水火的广孝和尚,和元昌身上的华丽袈裟相比,广孝已经不能同简朴来形容了。他身上一件破旧的黑色僧衣,脚上的僧鞋也是破旧不堪,已经可以从上面的破洞里看到他的脚趾了。
  比较百年前,广孝、元昌二僧的身份、地位已经调转。现在元昌是天子御弟,天下释门弟子领袖。而广孝除了之前妖山大战的时侯露过一次面之外,这些年一直隐居在一间乡间小庙当中,第一次露面便是为这位方士请求,让元昌大师的心中颇有些不以为然。
  广孝微微笑了一下,说道:“他和寻常方士还是不能比的,自从百里熙死后,这位公孙方士便是天下炼制法器的第一人。如果大师因为他与方士们交恶,那得罪的就不止广仁、火山这两位大方师了。或许因大师一念之差,引得另外一位大方师回到陆地也未可知……”
  广孝几句话,让元昌开始犹豫了起来。思量再三之后,还是将手里的短剑收了起来。对着公孙屠虚点了一下,看着方士应声而倒之后,元昌回过头来,冲着广孝淡淡一笑,说道:“那就应禅师的意,饶了这方士一次。这里不是讲话的地方,还请广孝禅师移驾,我们到上面的禅堂说话。”
  “归师兄,多年未见你还是老样子。”广孝冲着声音发出来的位置笑了一下,随后扶着公孙屠继续行走。边走边说道:“和尚我这么多年都没有在世上走动。上次见面的时侯,还是领了徐福大方师的法旨,前去相助广仁大方师助妖除祟的。这次我无意当中在洛阳城见到了公孙屠师弟,便将他领过来……”
  他们俩刚刚穿过门墙中翁城的时侯,空气当中有人嘿嘿一笑,说道:“今天刮的什么邪风?竟然把广孝大和尚你吹进我们这小小县城中了。怎么样?老人家我就说这事和广孝你脱不了干系吧?这是后悔了,打算投案了?”
  第二天傍晚,一架有些破旧的马车停在了柯阳县城城门前。马车挺好之后,广孝将公孙屠搀扶了下来。随后他让马车在这里等着。广孝、公孙屠二人慢慢的向着城中走了进去。
  说话的时侯,和尚将车帘拉开,露出来里面有些萎靡的公孙屠来。随后和尚喊过来两个胡兵,将车上的公孙屠搀扶了下来,小心翼翼的送到了广孝的车上。
  广孝和马车夫也不反抗,静静的等着后面佛爷的圣旨。差不多一顿饭的功夫之后,另外一架马车行驶过来。赶车的是一个壮年和尚,看到了对面马车里面的广孝之后,恭恭敬敬的跳下马车,说道:“是广孝大师吗?车里的是元昌大师送给您的礼物。他老人家说了,车里人的生死都在您的一念之间……”

  眼看着广孝的马车就要赶到白马寺的时侯,一队快马胡兵拦住了马车的去路。为首的胡兵下马之后拔出马刀架在车夫的脖子上,让他停下马车,说什么一会有佛爷的旨意要送到。
  说到这里,马车正要拐过街道。广孝最后看了一眼广孝的和尚府邸,摇了摇头之后,最后说道:“你把火烧到了自己身上,还不知道疼吗?”
  “他嘴上没有答应,心里已经要扔掉这个烫手的火盆了。”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对着车夫说道:“这么多年来,元昌的野心越来越大。他已经给自己挖好了坟墓,只可惜他的眼睛被野心蒙住了。还看不到自己一条腿已经进了坟墓,还在不停的给自己填土。”
  日期:2017-09-12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