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0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刚下车,突然就响了枪声,李瑜吓的躲我怀里,太子叫人过来保护我,他说:“妈的,这帮背包客,大哥,我去收拾他们。”
  我听了就说:“去吧,谁不听话,给我打,妈的,在我的矿区里,给他们一口饭吃还不满意,居然还他妈的跟我抢石头,还开枪。。。”
  我心里也有火气,毕竟,这是我的矿区,我是赏他们一口饭吃,你不老老实实的就算了,居然还他妈跟我们打来打去的。
  过了一会,我听着枪声响了一会,李瑜很害怕,说:“没想到矿区居然还真的这么危险。”
  “这还算是好的,要是以前,咱们时时刻刻都需要武装保卫,要不然,游匪来了,男的杀了,货给你抢了,女人给你抢跑了,想你这样的,嘿嘿。。。”我笑着调侃着说着。
  李瑜有点生气,瞪着我说:“你正经点。。。”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这个时候,我看着太子出来了,他手里拿着枪,说:”飞哥,他们都投降了,怎么办,杀了吗?“
  我听了就说:“投降了还杀什么?”

  太子脸色有点难看,我就拉着李瑜进去,我心里很不爽,我要骂一骂那帮人,我给你们饭吃,你们还给我闹事?
  我走进矿区,这个矿口也是废弃的,山口被挖的断断续续的,我走进人群,皱起了眉头,我看着地上趴着几个人,好像已经没气了,还有七八个人跪在地上,每个人都脸色愤怒的瞪着我。
  我看着就生气,我吼道:“干什么?还瞪着我啊?我给你们饭吃,妈的,还来我的矿区捣乱,抢我的石头?杀我的人?”
  “呸,强盗。。。”
  我看到一个人对着我吐了口唾沫,还骂我强盗,我心里就恼火了,妈的,我居然成强盗了?
  这是什么逻辑?

  吐口水的人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会说中国话,虽然不是很标准,但是我听的懂。
  我看着他,还没说话,太子就过去抓着对方,拿着枪,用缅甸话说一些什么,对方虽然还是不怎么服气,但是,却是低下了头,我还想说什么,李瑜就说:“算了,别在说了,都已经结束了,你也不想血流的太多吧?”
  我听着,就看着李瑜,她是个女人,当然不想流血太多,但是我心里有口气,我说:“告诉杜比,我给他饭吃,给你们两万多人饭吃,你们要是在不老实,别怪我不客气,以后,你们只准在垃圾堆里捡石头,少在我的矿区里面晃悠,没有我的批准,谁都不准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把他们给我赶出去。”
  听了我的话,太子的人赶紧的把人抓起来,将他们给拽出去,地上的尸体也给送走了,死了四五个人,是他们自找的。
  “大哥,不必同情这帮人,直接杀了就算了,杀一儆百,你每次都说下次,但是每次都有下次,他们当然不会怕你了。”太子说着。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我们中国人做生意,讲究以和为贵,石头呢?”
  几个人带着我们朝着一个把挖的乱七八糟的土堆走过去,我看着地面上还有血迹,还有一些挑选出来的石头,我就皱起了眉头,我说:“就为了这些石头?就要杀人?就要跟我们对着干?这帮人真是。。。”
  太子笑了一下,说:“大哥,不是,在矿洞里呢。”
  我听着,就跟着太子一起去矿洞,这个矿洞也是废弃的,是个露天的矿洞,挖的很深了,里面还有点水有几块石头冒在外面,在矿洞附近,还有几扇大铁门,我看着大铁门已经被放倒,锈蚀了。
  “大哥,你看,这坑里面有几块原石,还没挖出来呢,这都是小坑口,以前是政府军挖的,但是他们没有挖多久,因为雨季到了,坑里面都是水,他们没有大型的设备,只好给封死了,然后用铁门给阻拦了起来,这不,最近到了旱季,坑洞里面的水都干了,我们的人来探矿的时候,发现了这些原石。”太子跟我说着。
  我看着里面的原石,坑洞并不是很大,直径也就七八米的样子,坑洞里面的水都已经见底了,在地步有一些露尖的石头。
  曲雍矿口就是这样,因为靠近河口,所以挖了深了,就有地下水,尤其是到了雨季,就更麻烦了,整个坑洞都是水,没有大型的抽水设备,根本就没有办法挖矿。
  “下去,挖上来,我看看。”我说。

  太子赶紧让工人下去挖,所有人都挺高兴的,坑洞里面都是淤泥,人下去,都到了腿腕子,过了一会,人工的升降机就搭建好了,我看着下面的人,把石头给抬上来,放在升降机上,然后拉上来。
  太子让人把料子用水管给冲开,我心里挺兴奋的,我倒是第一次见过曲雍矿口的料子,这个矿口,都封了几十年了,经受四波人的挖掘,不知道还能不能挖出来好料子。
  这种料子曾经风靡香港,有无数人都因为这个矿口的料子发了财,香港有很多大富豪,都是因为这个矿区的料子发大财了,因为这个矿口的料子颜色深,虽然发暗,但是底子好,出料就是冰种的,好的能达到玻璃种,这就是龙肯料子的特性,出货高。
  我看着一两块料子给拉上来,很快就把上面的淤泥给冲干净了,我看着料子,不是很大,十几公斤的样子,其貌不扬,说是三角形,他有很多个边角,像是菱形,我说:“张奇,把料子给我开个窗。”

  “飞哥,我草,也没电啊,你给我摩擦摩擦发电啊。”张奇不爽的说。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我们没打算来这个矿口开采呢,所以只是来探矿,没有发电设备,我看着料子,我说:“总得开开看看吧,心里挺捉急的,赌石的人都这样,手里拿到料子,恨不得当场给开了。
  我看着料子,皮壳颜色比较深,感觉种很老,有点像是铁龙生的感觉,我打灯上去,底子很干净,起荧光,但是很暗淡,光都像是被吃掉了一样,只能在中心位置看到一点光,感觉里面是黑色的。
  张奇拿来一把榔头,说:“飞哥,让让。”
  我看着,我就说:“能这么开料子吗?你拿榔头,你怎么不拿枪啊?料子砸坏了怎么办?”
  “不就一块料子吗?飞哥,砸了就砸了,你看里面,还有的多呢。”张奇说。
  我看着张奇把榔头拿起来,但是很不得劲,他一只手,不好用,赵奎要帮他,但是他推开了赵奎,跟赵奎骂起来,弄的赵奎里外不是人。
  我看着张奇把榔头举起来,朝着上面就是一榔头,我心里有点不放心,这个曲雍场口,在上个世纪风靡香港东南亚,你看香港电影,那是所有的翡翠,都是曲雍场口出的。
  这个曲雍场口,没有什么大的场口,所以在内地不是很出名,这里有很多小场口,它的翡翠属于原生矿。
  矿脉是沿着东北-西南方位延伸,雍曲经常出高色玻璃种或冰种翡翠是一个很顶级的场口,这个场口的料子多数做蛋面,矿主也是缅甸人,开采了此矿顿时成为头号富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