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墓到底隐藏了什么?》
第68节

作者: 迷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事虽然对我们有利,但我心里对李航始终还是有怀疑,谁知道他是不是跟袁氏集团的真正目的一样,算了,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多想也无益。
  连日以来我和刘旺才都处在高度的紧张中,至少现在可以安心的睡一觉了。
  我们这一觉睡的昏天暗地,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才被一个电话给吵醒了,迷迷糊糊的一看是郭高岭打来的,在一看时间,凌晨三点半,这时候他给我打电话应该是发生大事了。
  我一下清醒了过来,接起了电话。

  接起电话后郭高岭便激动的问我引气催官是不是搞定了,他说络水市出了大事,就在晚上两点的时候,新来的市委书记老婆被捕了,根据纪委调查得知,市委书记在他老婆的事当中,有不可告人的牵线搭桥关系,因此被盯上了,虽然现在还没动摇到位置,但郭高岭从检察院那边了解到,已经坐实脱不了干系了,只是在等待一个合适机会,这是引气催官开始起效了!
  我有些震惊,因为我不确定这是引气催官带来的效果,而且以我的能力要引气催官,这效果发起来肯定没这么快,李水到底用了什么手法,几乎是立竿见影了,真是厉害!
  总算解决了周开明的事,我悬着的心一下落了下来。
  一夜好睡,第二天清晨我和刘旺才收拾好东西下楼,看到李水就站在酒店房檐下仰望着天际。
  我带着刘旺才过去打了声招呼,李水客气的回应了。
  “水哥,你在这里等多久了?”我问。
  “凌晨一点办完事就来了。”李水轻描淡写道。

  “那你岂不是在这里等了一晚上?”我尴尬道。
  “这没什么,你是对老板很重要的人,应该的。再说了我也有夜观星象的习惯,走吧。”李水说。
  “李水大哥,你除了会风水也能看星象吗?”刘旺才跟个二货似的问道。
  李水有点想笑,我注意到他憋住了,正色道:“嗯,我的学识很杂。”
  刘旺才问这样的话一听就知道是外行了,其实风水和星象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有些风水阵就是要跟星象相结合,引气催官就是这样。
  我们上了车,刘旺才对李水这人很好奇,问长问短的,尤其是问昨晚他究竟用了什么法子引气催官。李水也知无不言,所说的东西跟我的思路是一样的,那就是要找到这座山的官禄天庭穴,风水里把山比作龙。官禄天庭穴通常都在大山的最高峰上,也就是龙的头部最顶端。
  找到这个官禄天庭穴的气眼后,等到当天入官禄宫的星宿斗转到头顶上方,然后将一木桩打入官禄天庭穴,稳住游动的气,接着每隔十米就埋入一枚五帝钱,顺着山龙的官气游走脉络,一直埋到周老爷子的坟里,事情并不复杂,但要找准官气游走的脉络,有的时候这脉络会绕的很远,甚至绕到山的另一面去,这就需要很大的耐心了。
  弄好后就是等了,等到官气浸染脉络,直至五帝钱产生氧化现象,这引气催官才能看到效果,这个过程少说也得一两个月,但昨晚那么快见到了效果让我很纳闷。
  我忍不住问了李水这是什么原因,李水笑笑说:“风水起于殷周,发于战国先秦。到汉代形成了完整体系,在唐宋元明清的时候最为强盛沿袭至今,虽然因为手法不同分为各大分支门派,但说到底都是同一源头……。”
  刘旺才开着车说:“水哥。你不要给我们科普这种知识了,我又听不懂,你就直说到底用了什么法子加速引气催官的效果吧。”
  “你急什么,让水哥说完啊。他是风水高人。”我白着刘旺才说。

  “哈哈,高人不敢当啊,只是对各门各派的风水术略懂略懂吧,引气催官是形势派的手法。我融入了一些理气派的手法,加速了官气的游走,这铜钱自然就氧化的快了,理气派注重的气,跟形势派略有不同,两者相融本来就会达到最好的效果,所以说自古风水是一家啊,非要分的那么清楚。以至于导致效果越来越差,具体怎么实施改天在告诉你们啊,我一晚没睡有点瞌睡,到了叫我。”李水说完就倒在后座合上了眼睛呼呼大睡。

  我们也识趣的不去打扰他了。其实李水说的一点也没错,风水本是一家,一个阵法的效果未必需要那么多年才发,只是因为各大门派都分了。各自掌握着手法,这效果自然越来越差,发的时间也就越来越长了。
  我陷入了沉思,开始回想孙家的事了,孙晓梅可说是家破人亡了,除了命数使然外,唯一的可能就是风水出了问题,我一定要弄清楚怎么回事,才能安心了。
  经过几个小时的驱车,中午时分我们到达了婺源。
  孙晓梅的祖籍老家山路相当难走,无奈我们只好放弃了开车,乘坐农民运稻草的农用车颠簸着进山了。
  李水靠在一车稻草,嘴里咬着一根芦苇,环顾着山形地势。
  “水哥,你看出什么来了?”我好奇道。
  “你看这里的山势就像被刀砍了似的触目心惊,大块的岩石碎落,山上的树木也稀稀拉拉光秃秃的,不像有些山绿树成荫,给人一种心情舒畅的感觉,山路下面的河流都快干涸见底了,淤泥滩涂都露出来了。”李水说。
  我朝山路边的山崖下一看,果然是这样,若有所思道:“穷山恶水不是什么好事啊,很容易滋生大面积的疾病。”
  我这话让开车的老农突然插嘴了,说:“估计你们外乡人还不知道,这山和河原来都不是这样的,自从前几年搞了个什么开山隧道工程,修什么省道,还说什么专家在山里探测到了大量的贵金属矿,我也不懂,反正说是要带农民走出大山致富,这山是天天开炮。炸的千疮百孔,河道里的泥沙也被挖去修路修隧道,好好的青山绿水搞成了这样,唉。我们这些老人家还是觉得以前好,致富什么的靠老天爷吃饭呗。”

  “后来呢?”我好奇的问。
  “后来啊,哼,又是什么专家会诊说地质不行。隧道很难修,强行要修可能会劳民伤财,还会造成塌方什么的,我也是服了这些专家了,既然这样当初开工前怎么不好好会诊,现在山也炸了水也干了,又来马后炮,把我们好好的家乡弄成了这样。”老农气愤道。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李水也好奇了,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所有工程都搁置了啊,不过说是会再开工,专家们正在商量解决办法,可是都快两年了,也没见有什么解决办法,人也没见一个,炸山把村里农民的房子都震出裂缝了,说是有赔偿,但到现在也没见到半个字,摊子放在这里都摆烂了,你看,山头上那辆挖掘机停在那都长毛了。”老农说着就向我们指出了方向。

  日期:2017-09-11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