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94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有,我是被闹钟吵醒的,但是我闹钟定早了一个小时,所以我下楼又到沙发上睡了一会儿,我大哥回来的时候我刚眯着,就看了一眼。”
  凌柯心想,坏了,昨天晚上南沁姐该不会在院子里被肖英城给叮了一口吧!

  肖英城家是三层别墅,从他们顶楼看景阳这边的院子可是一目了然,要不然肖晓不会一看到她在院子里溜达就从小门里钻过来。
  还有,昨天晚上她跟柏南修说起小门的事,柏南修居然不知道院墙边上有个小门。
  景阳的房子空了七八年,这小门八成是肖英城后来建别墅时自己开的。
  他的目的大概是想睹物思人吧,柏南沁之前一直跟奶奶住在这里,这里的一切都有柏南沁的味道。
  没有想到肖英城是这样的一个肖英城,比柏南修还痴情!

  她觉得柏南沁跟肖英城旧情复燃的机会很大。
  可是,嘉宇怎么办? 他还等着她给他出主意呢!
  完蛋了,嘉宇可是顶头上司。
  凌柯带着复杂的心情到公司报了道,因为嘉宇的关系,大家对凌柯的到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
  同事们互相认识后嘉宇开始给凌柯交待工作,凌柯的工作很简单,就是帮嘉宇查看公司总部发来的文件,然后按照紧急重要等顺序做好登记然后汇报给嘉宇。当然她也负责将嘉宇的指令分发给下面各部门。
  总的来说是嘉宇的个人助理。
  肖晓的工作虽是杂工,但是行政部门只有十一个人,所以需要冲泡的咖啡与茶水也不多,她主要是工作就是在开会或客人来访时送点茶还有就是帮加班的人点个餐。
  因为有嘉宇,肖晓的工作热情很高,一个上午就帮嘉宇送了三次咖啡。
  送到第四杯的时候,嘉宇有些吃不消,他对肖晓说道,“肖晓小姐,咖啡不需要续杯的,你送一次就行了。”
  肖晓极不情愿地作罢,然后坐到位置上偷窥玻璃门里的嘉宇。
  一整天,肖晓都在想一件事,嘉宇喜欢的女生是谁呢?他准备跟谁表白呢?

  柏南沁不敢出门,她害怕再碰到肖英城。
  但是,有件事她一直记挂在心上,那就是小屋里被肖英城撕裂的衣服和证据斑斑的床单,她担心凌柯会去收拾屋子。
  不行,一定要趁凌柯上班去把衣服床单拿回来。
  柏南沁偷偷地从窗口看了看院子,院子里阳光明媚,蝴蝶飞知了叫一片详和,她觉得肖英城昨天晚上惩罚了她,今天不会再过来。
  他不是一个纠缠不清的人!

  就算来了又怎么样!柏南沁告诫自己,他跟她已经分手了,再说昨天晚上他那么对待她,所有债还清了。
  他要是再敢过来欺负她,她会对他不客气的!
  想到这,柏南沁从杂屋间拿出一根棒球棍,拎着它出了门。
  院子里静悄悄地没有人影,柏南沁松了口气,顺着小路朝小屋走。
  在接近花海与林**的凉棚时,一个硕长的身影突然从凉棚里走了出来。
  是肖英城!
  他穿着一件素净的衬衫,无框眼镜后地目光像鹰一样盯着柏南沁。
  柏南沁后退了一步,慌忙地举起棒球棍,“你别过来,我不认识你!”
  肖英城笑了,冰冷而又凶狠。
  “不认识我?”他朝柏南沁走去,“昨天晚上我们可是抵死缠绵,天一亮你就忘记了?”
  “谁昨天晚上跟你抵死缠绵了,我不记得!”柏南沁扭开脸不去看他。
  “不记得?”肖英城脸上露出愤怒与绝望的神情,他仰着脸看着她,又朝她走近了一步。
  “我是不是该帮你记忆一下昨天晚上的事!”他的声音透着邪恶,又朝她走近了一步。
  柏南沁把棒球棍横到他面前,警告道,“别过来,你再走一步我就要打人了!”

  “好,有种你打。”肖英城又走近了一步。
  柏南沁怕极了,她闭上眼无奈地把棒球棍朝空中挥舞了一下。
  棍梢打掉肖英城的眼镜,镜片摔在地上发出一声轻响。
  两个人都呆住了。
  肖英城没有想到她会真的出手。
  柏南沁没有想到棍子会打到他,她只是想吓唬吓唬他,她太害怕了!
  被打掉眼镜的肖英城浑身上下更冷了,他的目光从摔到地上的眼镜上慢慢地移到柏南沁的脸上,嘴角一弯笑着说道,“看来你已经不是以前的柏南沁了!”
  “我早就不是了!”柏南沁害怕地朝他大叫道,“所以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井水不犯河水?”肖英城哈哈大笑,声音里透着冷峻的狠,“你想得倒挺美,我肖英城是你想甩就能甩的男人?”

  “那你想怎么样?”柏南沁朝后退了一步,紧紧地握着棒球棍。
  肖英城冷冷地看着她。不说话。
  柏南沁躲开他的目光,幽幽地说道,“就算是我甩你,可是你我都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结婚的,与其这样还不如分手各自再找!”
  “那你找了吗?”

  “这个你管不着。”
  “是不是那个嘉宇?”
  柏南沁一惊,她没有想到肖英城知道这么多,她的心开始慌乱,她害怕肖英城知道孩子的事情。
  怎么办?
  “是不是?”肖英城追问。
  “是,是,没错。他是男朋友,而且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柏南沁看着肖英城,“听说你也要结婚,恭喜你!”
  肖英城不说话,紧紧地盯着她。
  “我们就不要再见面了。”柏南沁美丽的眸子升了一阵雾气,像冰雾一样迷蒙动人,她继续说道,“就算当初是我背叛了誓言,可是我已经受到了惩罚,你就当我是一个坏女人,把我丢到一边不要理就是了。”

  “好,我可以不理你!”肖英城直接走到柏南心的面前,阳光下,他盯着她完美无瑕的脸一字一顿地说道,“不过,你先要老实地告诉我,八年前你有没有隐瞒我什么事?”
  “没有!”柏南沁再一次躲过他的目光。
  肖英城弯下腰拾起地上的眼镜,他吹了吹上面的浮土重新架到了鼻梁上,他双手插兜一脸从容,只是嘴角的笑透着让人颤栗的冷。
  “柏南沁,你知道,我最恨别人说谎,我已经给你一次机会了,是你不要的,以后休怪我不心狠手辣!”
  说完,他转身朝着大门,扬长而去。
  柏南沁双腿一软,跌坐到地上。

  她觉得要尽快去K市办理领养手续,只有这样她才能安心。
  下午,凌柯被嘉宇叫进了办公室。他关上门小声地对凌柯讲,“鉴定结果出来了,安静(铭儿在孤儿院的名字)是南沁的孩子!”
  凌柯开心地叫起来,“这么说我们可以去领养了!”
  嘉宇做了一个小声的动作,微笑着点点头,“我跟院方说好了,明天坐飞机过去,如果顺利的话,后天就能回来。”

  日期:2017-09-11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