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93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柏南修跟凌柯已经睡着,她轻轻地带上自己的房门,踮着脚下了楼。
  她睡不着,想去看看院子里的花。
  她喜欢花的香味,更喜欢在夜晚静静地看它们绽放。
  无人欣赏但暗自留香。
  花,果然开得寂寞,一簇簇的轻轻摇曳。但无人观看。

  柏南沁弯下腰采了一朵,放在鼻尖轻嗅,她笑了笑,像午夜里绽入的玫瑰,纯粹而妖艳。
  她顺着石板路朝下走,很快看到了那间小屋。
  她的双眸退缩了一下,好像在逃避某些往事,但是很快她的眸光里又有些许的期待地看着小屋,粉嫩的红唇张了张然后又紧紧地闭上。
  她回过身想往主屋走,可是却停住了脚步。

  “我是怎么啦?”她捂住自己的心问自己。
  但是很快,她猛地转过身拼命地朝小屋跑去。
  有些气喘吁吁,有些迟疑不决,她的手放到了门锁上。
  锁,是开的,手指轻碰它就垂了下来,然后门慢慢地张开了一条小缝。

  柏南沁犹豫了一下,轻轻地推开了门。
  门里很黑,透着月光,她模模糊糊只看到那张软榻上娥黄色的毯子。
  她试着迈进去,伸手想去开灯。
  但是她的手却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抓住。然后对方一用力她就扑到了一个男人的怀里。
  熟悉又陌生的男人——怀里。
  柏南沁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在做一个她七年来日日夜夜在做的梦,在这个小屋,她跌进他的怀里。
  “英城!”她轻声呢喃了一声。

  吻,凶狠地封住了她的嘴,然后一股力量把她按到了墙上。
  门也被这股力量关上了。
  她无路可逃,也无法逃。
  她睁大眼睛想去看清对方的脸,可是屋子里黑得像一团漆。

  她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感觉到对方像是要把她撕裂开来一般地咬吻着她的嘴唇。
  在攻战之中,她嗅到了他的味道,专属于他身上的味道。
  柏南沁双腿一软,整个人像一团棉一样滑了下去。
  她不喜欢这个梦,太真实了,太可怕了!
  男人用胳膊抵住了她下滑的身子,然后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

  “你终于回来了!”
  啊!
  是肖英城!
  柏南沁想跑,她推开他转身想去开门。

  手指还没有触到门锁,身子却被对方腾空抱了起来。
  “你还想跑?”肖英城的声音抵着她的耳朵说着。
  “放开我!”她的声音直发抖。
  “你就这点本事?”肖英城双手收得更紧,他按着她的头强制性地让她面对他,“除了跑你还会做什么?”
  “你放开我!”柏南修开始哭。
  肖英城有些心软,他最害怕她哭了。

  但是一想到她怀着他的孩子还打电话过来说分手,他就气得火冒三丈。如果不是被肖晓偷听到,他也许就会跟于莲结婚,他也许就会再次错过她。
  这个女人,太坏了,太坏了!
  想到这,他的唇又压向她的唇,使劲地嘬亲拼命地缠纠,他要把这七年来对她的恨,对她的怨,全数发泄出来。
  柏南沁从来都没有遭遇过这种吻。曾经他们缠绵时,肖英城每次都像是害怕弄疼她,亲得极其小心。

  就算是欢爱时,他也是小心翼翼,柏南沁只要一皱眉,他就会停下来,那怕他憋得快要爆炸。
  但是这次,他完全不一样,他吻得很凶残,手也开始去扯她身上的薄衫。
  “不要!”柏南沁本能地反抗。
  “什么叫不要?”肖英城把她抵到墙上,“七年了,我只不过想来验验货,看你有没有被人动过!”
  “不要!”柏南沁只能说出这句话,对于他,她无能为力!
  “今晚,我要定了!”肖英城恶狠狠地说道,“这一次可是你跑回来的,由不得你!”
  说完,他扛起她朝里间走去。
  他似乎对这里很熟悉,都不需要开灯就知道床在什么地方。
  他把她丢到了床上,身子很快地压了下去。
  柏南沁害怕的浑身颤抖,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这样,她想推他,可是双手很快地被他抓住。

  接下来,一切都被肖英城控制。
  他吻她,撕开她的衣服,然后进入她,狠狠地一遍一遍地要她。
  柏南沁除了哭还是哭!
  阳光从窗口投射进来,柏南沁睁开眼睛有些恍惚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她觉得自己昨天晚上肯定是做了一个可怕的梦。
  可是她在小屋里,身上的疼痛与淤青告诉她,昨天晚上一切都是真的。
  肖英城在小屋里等着她,然后一遍一遍地“强bao”她。
  这样也好,他知道她回来了,惩罚了,那么她就不欠他的了。
  柏南沁裹着毯子从床上下来,刚迈开脚,下身传来的阵阵疼痛让她倒吸了一口气。
  天呀,肖英城现在简直就是恶魔!
  她忍着痛走到屋子里的一个小衣柜里,这里挂着一些她之前的衣服。
  她取下来一件放在鼻尖嗅了嗅,有洗衣液的香味,看来是凌柯知道她要回来了,过来帮她清洗了所有的衣服。
  她换好衣服,将昨天被肖英城撕烂的衣服包裹起来,然后再去整理床铺。
  床上,两个人交缠的证据赫然在目,柏南沁脸一红伸手扯下床单,包着衣服一起塞到了床下。

  她回到主屋,柏南修正好从楼上下来。
  “早呀,姐姐,你去院子里散步了?”
  柏南沁掩饰了一下,“是呀,你起来的挺早呀。”
  “是呀,凌柯昨天晚上担心今天迟到,睡得不是很好,天亮了才安稳下来,所以我先起来给她煎两个鸡蛋,要不然等她睡醒了恐怕会饿着肚子去上班。”
  “嗯,那你忙吧,我先上楼了。”柏南沁说着赶快往楼上跑。
  “姐!”柏南修喊住她,“你脖子怎么啦。好像红红的。”
  柏南沁连忙捂住脖子,“可能是被院子里的蚊子叮的,我上去擦点药。”
  柏南修看着她跑进房间,有些奇怪地嘀咕道,“什么蚊子咬这么大一个包,看来我今天要买点杀虫剂回来。”
  凌柯被柏南修叫起来后去敲过柏南沁的门,柏南沁只把门开了一条缝,在门后告诉凌柯她要倒时差。
  凌柯表示理解,告诉了一下家里的生活用品放在什么地方后下了楼。
  在楼下,她奇怪地问柏南修,“姐姐的嘴巴怎么肿了?是不是我昨天烧的菜有点辣。”
  “应该是蚊子咬的吧!”柏南修回答。
  “蚊子?什么蚊子能把嘴巴咬肿,还是上下嘴唇一起肿!”
  “公蚊子。”柏南修说着捧起凌柯的头给了一个激烈的法式湿吻。
  凌柯的唇在被柏南修肆虐几分钟后果然肿了起来。
  这让开车过来同凌柯一起上班的肖晓很好奇。
  “蚊子咬的。”凌柯照葫芦画瓢地应付了一句。
  “你们院子里的蚊子这么厉害?我大哥出去了一晚上也没见蚊子咬,你睡在屋里却被咬了,你们家应该喷点药。”
  凌柯一见觉得不对劲,“你说你大哥出去了一晚上?”
  “是呀!”
  “他去干嘛了?”
  “不知道,反正好像发脾气了,他把手机也摔了,回来时还铁青着脸。”
  “你没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