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23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报告首长!我是林怀福!”林副政委战战兢兢地回答。
  李牧微微点头,“很好,你是这么带我的兵。”
  转身往前面走了几步,李牧再一次拿起发黄了的馒头,往嘴里扔了一个慢慢的嚼着,一下一下的很用力,然后使劲的吞下去。王国庆走进去找了一瓶矿泉水出来递给李牧,李牧挡了回去。
  李牧指着周副师长等人,用非常缓慢而沉重的语气说道,“如果这里面存在着克扣兵饷的混账事情,我会亲手把你们送军事法庭!混账东西,老子恨不得突突了你们!!!”
  林副政委竭力控制着恐惧,往前走了一步,颤抖着解释道,“首长,新兵连都这样,哪个部队都是这样。新兵下连之前没有伙食费,他们吃的用的都是从老兵那边匀过来的,我们一直都在尽力保障新兵的伙食……”
  “放你他娘的狗屁!”李牧怒骂,“血淋淋的事实摆在面前你还想糊弄我?”

  林副政委退回去,他大概已经知道,第一政委的怒火是无法轻易熄灭的了。
  深深地呼吸了好几下,李牧已经非常用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依然收效甚微。没有什么这样的事情让他生气。他真真切切的从新兵蛋子从最基层走来的干部,他深深切切的体会过基层官兵尤其是义务兵们所付出的代价。
  所有关系到兵们的事情都是大事,所有损害官兵利益的行为都必须要受到雷霆一般的打击!
  “今天我要在这里吃一顿早饭,你们这些领导陪我吃,兵们吃得,你们这些领导也吃得,我更吃得!”
  李牧强忍着怒火,吩咐王国庆,“搬把凳子给我。”

  王国庆依言去了。
  李牧坐下,又吩咐王国庆,“把地的稀饭收拾起来,给我装一碗。”
  王国庆犹豫了,“首长……”
  周副师长和林副政委要崩溃了,连忙冲去,“首长,这可使不得!”
  李牧目光慢慢变得平静,看着他们,他们根本不敢对视,颤抖着往后退。王国庆深呼吸了一口,拿来了锅铲和碗,把地的稀饭米粒一点点的铲起来装进碗里,然后放在李牧面前,依然的犹豫着,但他很清楚,谁也改变不了李牧做下的决定。
  周副师长快哭了,苦苦地哀求说,“首长,您,请您不要这样,我吃,我吃!”
  林副政委走过来端走了装着米粒、砂石、灰尘混合物的稀饭。

  李牧指着他说,“你给我放下。”
  “首长……”林副政委也快哭了。
  他终于还是放下了。
  李牧拿起一个馒头吃了起来,吃几口,喝一口特殊稀饭,沙子在嘴巴里被嚼得嘎嘣作响。李牧的嘴巴每嚼动一下,周副师长和林副政委的心剧烈跳动一次,强大的精神压力犹如大山一般重重地压在他们身,越来越重。

  两位领导身后的营长连长们彻底动容了,他们看到的是一名为了维护兵们利益能够做出许多吓人事情的首长。
  “首长!我错了!”周副师长终于崩溃了,哭腔着说,“首长,您怎么处分我都行,我求求您,求求您别吃了!”
  李牧表情狰狞地望着他们,一边说一边沉着声音说,“人民群众把子弟送过来奉献青春为国防建设做贡献,人民群众纳税把我们养起来,我们应该怎么做。牢记党员原则,践行革命军人行为。老百姓把子弟交给我们不是来受虐的,该兵们吃的他们都要一分不少的吃到肚子里。你要喝兵血,我要你们流血。你不要跟我说新兵下连之前没伙食费,我会查你们的账,钱到底哪里去了。这些隔夜馒头吃了多少天,这些稀饭喝了多少天。我会一笔一笔一点一点的查,有一点问题,我李牧保证弄死你们!”

  周副师长和林副政委此时心里都非常的明白,他们自己是肯定没有任何的克扣贪腐行为的,作为副师职领导,他们分得清楚轻重。肯定是下面的人在乱搞。但是他们非常清楚,李牧不会管这些。
  他们不怕查,但是说到天去,领导责任以及渎职是跑不掉的!因为你作为驻点领导分管领导,你居然不知道兵们每天吃的是什么!脱离基层官兵的行为照样会受到严厉的处分!
  然而,算大问题没有,小问题谁没有一些。平时也算了,一点点小问题没人管,一旦领导重视了,小问题也会变成大问题!
  是吃的小灶标准稍稍超出一些些,也能捞个会检讨!
  无论如何,今天这一关他们得过去,也许过不去,不管怎么样,都要过去。
  周副师长走来,是真的哭了,他苦苦哀求道,“首长,求您不要吃了,我吃,训练基地所有干部吃!我把他们集合起来一口不剩的把这些都吃光!”
  他说着抓起馒头包子往嘴里塞,豁出去了。
  林副政委咬着牙齿,也走来不管不顾的抢过那碗特别稀饭,一口全喝了下去!然后回头冲一干营长连长吼道:“都滚过来吃!把所有干部叫过来吃!!!”

  李牧站了起来走到一边,看着他们万死不辞的吃相,沉着声音说道,“如果那些兵是你们的孩子,我天天给他吃这些,吃连他妈猪都嫌弃的隔夜馒头包子,你们是什么感受?”
  他的眼睛里有晶莹在闪烁,“你们不但是领导,很多人也都是父母,将心心,我不谈伙食费的去向,我问你们,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你们孩子身,你们是什么感受?”
  “两年义务兵,很多兵可能什么都得不到,带着一身伤回家,多年后那些伤会折磨他的后半辈子。他们该如此吗?他们理应而必须得到最起码的尊重和优待。”
  李牧深深呼吸了一口,说了最后一句话:“祈祷身没毛病吧,否则我保证让你们受到应有的军法处置!”
  这一天的早饭,训练基地的所有干部待在了五连炊事班把所有的馒头包子啃了个干干净净。
  这一天,纪检组进驻训练基地,立即着手对相关人员进行调查。
  李牧在训练基地大发雷霆的事情很快的传了出去。
  五连炊事班后面的小空地成了几位师领导的伤心地,几位营长连长受到了强烈的震撼。

  午十点三十分左右,李牧继续对训练基地的排房进行检查。新兵部队使用的都是能住一个排的大房间,下铺的架子床。
  来不及反应,第一政委已经走进了新兵五连一排的排房。五连长心跳飙升到每分钟一百二十次,硬着头皮带路过去。
  浓浓的刺鼻的一股味道,汗臭味,脚臭味,酸臭酸臭的,多种味道混合压根不知道叫做什么臭味。除此之外,还有一股新兵蛋子们特有的奶臭味。
  李牧熟悉这种味道。到下了连,新兵们肠胃什么都调整到一致了,体内乱七八糟的东西排得差不多了,臭味也统一了,大家谁也都不会觉得难闻了。跟人都会不觉得自己的屁臭一样。
  入营十来天,内务卫生应该搞得像那么回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