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9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曹书记虚惊一场,抹了把汗,“请组织放心,我们清平班子的同志,一定会以大局为重,为人民利益为重。”
  省纪委调查组的同志离开了,好多人都挤到窗口,看着几辆白色的警车,将常务副市长等人押上车。
  持枪而立的丨警丨察关上门,跳上车子,几辆警车徐徐而出。
  大家都站在窗口看着,心有千均重。
  当然,也有人暗地里松了口气。终于平静了。
  副书记站在那里半天,愣是没什么反应。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昨天晚上他还说,曹书记要被调走了,今天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本来曹书记一走,大家都想争一争,可谁知道,被带走的,都是与当年那南庄六百万有关的人。
  清平县很多人都知道那六百万的事,只是一个个藏在心里不敢表露。六百万救济款,有一半进了黄副省长的腰包,剩下的三百万,到底进了哪些人口袋?
  常务副市长是当时南庄救济款的主导人,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被提拨上去当了常务副市长。
  高县长被带走,常务副县长暂时主持县长的工作。

  清平县,一下子变得敏感起来。
  副书记很奇怪,他看到顾秋,居然也不打招呼了,背着手,闷心不响的离开。
  当天晚上,顾秋又去曹书记家里。
  曹书记今天没有打太极,他在浇花草。
  曹慧的身体,好象比上次又要好些了,她朝顾秋笑了笑,“顾县长好。”
  顾秋点点头,“你什么时候再去苗寨复查?”

  曹慧说,“后天吧!后天我再去一次,换些药回来。”
  顾秋走到曹书记那边,曹书记正在给一株花拔草。只听到他说,“以前我一直以为,好花需要草来衬托,现在看来是错了,杂草太多,容易把花肥抢走。还是拔掉一些为好。”
  顾秋说,“曹书记,如果你把草的数量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也是可以的。”
  曹书记说,“吃一堑长一智啊!还是拔了吧?”
  顾秋蹲下来,“曹书记,要不是有你提供的证据,今天咱们就栽了。”

  曹书记脸上没什么表情,只见他拍拍手上的泥土。“往事不堪回首,当年我也是鬼迷心窍,做了这种愧对组织和人民的事。”
  顾秋说,“那只是为了抢救曹慧的生命,情有可原。”
  曹书记拿了支烟出来,“错了就是错了,没什么情有可原的。他们这些人只怕早就盼着这一天,打算用这五十万来栓住我,如查栓不住的时候,他们就会把这个定时丨炸丨弹引爆,达到牺牲我,保护他们的目的。”
  所以他就留了一手,顾秋心里明白,曹书记这棋走对了。
  在曹书记家里呆了一阵,顾秋回到自己家里,从彤和蕾蕾在等他,“我们去哪吃饭?”

  顾秋说,“你们没去食堂吗?”
  从彤鼓着嘴,“食堂里的东西太难吃了。还是去外面吃吧!”
  顾秋看看表,“那走吧。”
  带着蕾蕾去外面吃饭,三人在包厢里,就听到隔壁有人说话,“清平发生大事了,抓走了一个县长,一个副县长,还有几名相关人员。”
  “你这消息是哪来的?”
  “擦,到处都在传,你怎么就不知道呢?听说还有一个副市长也倒霉了。”

  “这些贪官抓得好,反正没一个好东西,那个高县长,在清平这么多年了,我们清平还是这么穷,这样的领导有什么用?”
  “对,搞了这么多年,连口自来水都搞不好,这样的干部的确要抓,还抓得不够。”
  有人说,“你们都不知道内情,这次被抓的几个人,都不是因为贪污受贿,而是他们内部斗争。本来有人准备搞曹书记的,结果被曹书记捅到省里去了。”
  “管他了,曹书记又怎么样?反正不管谁当书记,县长,对我们屁用都没有,我们还是踏踏实实过日子吧,老百姓,管那么多干球?”
  一群人在旁边论议,从彤问顾秋,“高县长真的被抓走了?”
  顾秋说,“还有那个姓袁的。”

  从彤道:“那现在的工作,由谁来接?”
  “当然是常副,这是惯例。”
  从彤说,“为什么不能是你?”
  顾秋笑了起来,“怎么?想当县长夫人了?副县长夫人也不错啊!”
  从彤撇撇嘴,“官场就是规则太多,凡事请资历,不讲能力。这是个硬伤啊!”
  顾秋说,“吃饭吧,你老公我,有机会上去的。”

  蕾蕾问,“顾秋哥哥,那个坏老师被抓起来了?”
  顾秋说,“放心吧,那个坏老师已经被人家废了,再也不能作恶了。”
  “废了是什么意思?”
  额!
  顾秋和从彤为之一愣,这个怎么解释?顾秋就道:“让从彤姐姐为你解释。”
  从彤在桌子下踢了他一脚,“你就是坏。”
  顾秋说,“你们都是女孩子,更好解释一些。”
  蕾蕾眨眨眼睛,“为什么,不好说吗?”

  从彤摇了摇头,“蕾蕾,你是神医后代,连废了都不知道吗?”
  蕾蕾摇头,从彤就道:“我这样跟你说吧,你家养过猪没有?”
  顾秋说,“她们苗族不吃猪肉的。”
  从彤郁闷了,那就只能这样解释,“你看过电视没有?电视里的太监,懂不?”
  蕾蕾问,“太监是什么东西?”

  汗,她不懂太监,真没办法跟她解释清楚。
  顾秋在旁边笑,从彤气了,“那晚上,等你的顾秋哥哥睡了,我演示给你看。”
  噗——!
  顾秋嘴里的茶水,全喷了出来。
  果然最毒妇人心啊!居然拿自己的男人当试验品,顾秋瞪着他,“你别乱来!”

  从彤格格地笑,“没关系,我只是演示一下,又不来真的。”
  自从高县长和袁副县长,以及常务副市长被带走之后,清平县人人自危。
  顾秋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他们这些人,应该是一去不回了。因为曹书记提供的证据,太有力了。这就是曹书记在近二年之内,做的唯一一件最有震撼力的事。
  既然明知道他们回不来,曹书记必须对班子成员的工作,有所调整。
  县长由常务副暂时替代,常务副的位置就空了出来。
  一些人在心里蠢蠢欲动,想争个什么常务副也好。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曹书记对顾秋特别器重。
  虽然大家都是常委,可工作上,曹书记很给顾秋面子。这让众人在心里无形中多了一股压力。
  虽然有人也想往市委跑,可他们心里都清楚,上次的事情,就是曹书记联合顾秋,直接捅到省纪委,这才让省纪委空降而来,把这几个人带走了。
  市委现在也有所顾及,不知道省委是什么态度,因此,市委决定,清平事清平人来处理。
  市委有人表态,清平班子的调整,将在现有的这些人中间进行选拨。
  如需增补,更有可能从下面提拨。
  发生这样的情况,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清平环境太差,外面的干部不愿进来。二个是提拨起来的干部,可以让其他人看到希望。
  至少还有努力向上爬的希望,如果你们把这些缺口都填补了,断了他们的念头,谁还愿意拼死拼活的去干?

  顾秋做出如此分析,也是有一定的道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