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25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还有更可恨的吕吉翔,大狗屎和二狗屎把自己差点打死就可以,自己打回来就不行了?这混蛋居然去果园打砸,还把小狗踢得不吃食了,这是最可恨的。

  所以刘富贵回村之后就去找吕吉翔,你不是要找我吗,老子主动送上门来了。
  吕吉翔在县城有房子,村里新盖的四间大瓦房常年闲置,他回村都是住在他老子那里,刘富贵回果园看了看情况,把二爷爷打发回家休息,他直接就去了吕大强家。
  吕大强家是村里最好的房子,虽然也是四间瓦房,但他家的位置特殊,当初这地方是村里一个老财主家两进两出的大宅院,闹土匪的时候被一把火烧了,只剩下些断瓦残垣,荒草丛生。
  后来吕大强当上村长,就在老宅院的原址建了四间房子,院落周围还有很宽敞的空地,就栽成了果树,他家的房子就坐落在了鸟语花香之中,而且他家那四间房子到底有多大,是不是超过了统一规划,谁也不敢说。
  他家院落很大,因为正房四间屋台基很高,院子的地面也垫的很高,其他附属建筑耳房、偏房、南屋、过道都建得高大宽敞,刘富贵进了他家院门,转过影壁穿过月亮门,就看到吕大强在月台上浇花。
  刘富贵每次来吕大强家,都会感慨万千,拿他家跟其他村民的住房作比较,因为温泉村大多数村民住的还是三间低矮的石板房,相比起来吕大强家的条件比宫殿还要奢华了。
  月台台基也高,往上走有十几级台阶,宽阔的月台前边是雕刻精美的汉白玉栏杆,刘富贵一边上台阶一边跟吕大强打招呼:“叔,吃了吗!”
  太阳已经落山,已经是黄昏了。

  吕大强扭头看一眼刘富贵:“噢是富贵来了,屋里坐还是坐外边,外边凉快点,那边有马扎。”
  刘富贵笑笑:“不坐了,我来找吉翔哥。”虽然第一眼看到吕大强的时候,刘富贵差点没忍住先上去掐住他的喉咙,逼问一下你这老家伙为什么要阴老子?
  可是仅凭孙熙诚的内幕消息不足以成为证据,刘富贵又忍住了,先权当不知道他算计自己那事,账要一笔一笔算,小狗被踢得不吃食那是大事。
  “找吉翔啊。”吕大强心里其实明镜似的,他很清楚刘富贵干什么来了,他当了二十多年村长,越当越精明了,现在打打杀杀那事早已不用他出头,都是吩咐儿子去办,他倒变得越来越和蔼似的。

  “吉翔这两天没回来,在城里,你找他有事?”吕大强明知故问。
  “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想找他上我那果园去看看。”刘富贵说。
  “果园怎么了,他又不懂?”
  “果树的事他肯定不懂。”刘富贵笑着,眼珠子滴流骨碌在月台上踅摸,“可是建筑装修的事他懂,我得请教请教他。”
  “他懂个屁。”吕大强笑骂。
  “叔你看啊。”刘富贵站着高大明亮的玻璃窗前比划着,“你看你家这玻璃窗是不是又大又明亮,看起来很舒服?”

  吕大强盯着刘富贵没说话,他在琢磨刘富贵的意思。
  “咣!”刘富贵说着突然抓起月台边上一根棍子,一棍子就砸在玻璃窗上,“稀里哗啦”,地上马上掉下一堆碎玻璃。
  声音太大,吕大强吓得身子一颤,随即他就勃然大怒跳起来:“你*娘那个比的小兔崽子,还砸到家里来了,不想活了你!”
  刘富贵却也不恼,乐呵呵地指着窗户展示:“看到了吗叔,刚才还好好的窗户,这么一砸就怪难看了是吧!。”
  “要是再砸几下就更难看了。”刘富贵说着继续抡起棍子打砸起来,“咣”,“咣”,“咣”……

  吕大强急得跳脚大骂:“停手停手快停手,你*娘那个比咧停手……”可是刘富贵越砸越起劲,就不停手。
  吕大强早就听那狗屎兄弟俩汇报过了,说刘富贵很可能偷偷在果园里练武,练得很能打了。
  大狗屎二狗屎兄弟俩那么大块头,论蛮力在村里无人能敌,兄弟合力都被刘富贵打得挂了七天吊瓶,吕大强知道凭着他一个人根本阻止不了刘富贵。
  他老婆子在屋里也是被那一声巨响吓一跳,直到回过神来一看是刘富贵在砸窗户,张牙舞爪跑出来想抓挠刘富贵。
  这娘们儿刚嫁过来的时候还算正常,只是后来男人当了村长,她也就变成了老婆王,在村里横行霸道,不可一世,娘们儿狠起来比男人更恶毒,村里人没有不怕她的,背地里都叫她大野驴。

  虽然大野驴也是作恶多端,罪该万死,可毕竟是五十多岁的老女人,刘富贵不能动手打她,但可以做出疯狂的样子朝着大野驴抡棍子,大野驴一看这小人儿疯了咋地,她再恶毒也怕死啊,被刘富贵虚晃几棍子给逼进屋里去了。
  吕大强只好掏出手机给副所长马国利打电话,报警:“马所你快来,刘富贵要杀人了,拿根棍子在我家里乱砸——”
  刘富贵一把抢过手机,接着话茬说道:“马所我是刘富贵,刚才我给您打电话报警,您说那是纠纷,派出所不管,我就来给村长表演表演我那里被砸成什么样了,这也是纠纷,来不来全看您的了。”
  其实在下山之前,刘富贵故意给副所长马国利打个电话,他说自己果园里被吕吉翔给打砸了,要求派出所出警,但是马国利说那是你们的纠纷,派出所不管,再说都过去好几天了,这事你们自己解决。
  既然派出所不管打砸,那刘富贵就可以放手打砸啦!
  吕大强当了二十多年村长,越当越稳当,在村里早已说一不二,想不到却被一个没爹没娘的孩子来“咣咣”一顿砸,把门窗都给打烂了,他气得浑身哆嗦,刘富贵把手机又给他塞回来,然后手机又响了,他都好像听不到似的。
  手机响了两遍,他才如梦方醒接起来,是副所长马国利又拨回来了:“老吕,这事今天就不过去了,你是老村长了,发生在自己村里这点小事,难道就摆不平?”
  吕大强咬着牙点点头:“没问题,我能解决。”
  刘富贵还在那里指着一片狼藉的门窗喋喋不休地给村长展示:“叔你看啊,刚刚还好好的门窗,就是几棍子的事儿,就变成这样,多难看啊这,要是刮风下雨咋办……”

  事已至此,吕大强倒是冷静下来,他眼珠转了转,沉着脸点点头:
  “富贵啊,我知道你这是因为什么,是不是你吉翔哥上果园把你的门窗砸成这样?我听别人风言风语这样说,本想问问他是不是真的,可他进城了还没回来,现在看来我明白怎么回事了,你进屋坐吧,有什么损失跟你叔说,我赔。”
  把刘富贵让进屋来,递个眼色让老婆子沏茶,吕大强先稳住刘富贵,他开始紧急给人发短信,让人来把刘富贵堵住,先捆起来再说。
  吕大强当村长的前十年,在村里培养了不少打手,那时候他这位子坐得不牢固,跟村民冲突多,那些铁杆打手确实立下了汗马功劳。
  后来他儿子吕吉翔长大成人,啥活儿不干,跟县城的一群混混成了狐朋狗友,村里有事的时候就再也不用吕大强动手,儿子动手比他毒辣十倍,整治了村里几个出头鸟之后,所有村民都老实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