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23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吕吉辉轻咳一声拽拽他姐姐,他毕竟是在外见过世面,一看就知道刘富贵那礼物是真货,价值不菲。
  “不过他这东西从哪来的?要是花钱的话刘富贵肯定买不起。”吕吉辉随即提出疑问。
  “是啊,看起来还像是真的。”他姐姐立刻会意过来,“刘富贵没爹没娘,自己吃饭都成问题,他买东西的钱从哪来的?”
  周大婶虽是农村妇女,毕竟活了六十多年,对人情事理都看透了,焉能不知道姐弟俩的心思:“你俩的意思,是觉着富贵这钱来路不正?”

  吕吉辉并不正面回答周大婶的问题,做出沉思状:“听说前些天他被村干部弄到村委打了一顿,差点打死。”
  “为了什么?”周大婶不动声色问。
  “呃——”吕吉辉想了想,这事还是留下想象空间最有分量,“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挨了打他连个屁都没敢放。”
  他姐姐觉得不说出个很恶毒的理由的话,不足以把刘富贵搞臭,插嘴说:“我听说好像是因为半夜里闯寡妇门子。”
  “要是那样,他可真不是好人。”周大婶冷淡地说。
  “是啊,婶子你刚才说的对,没爹没娘没教养的孩子就是容易走邪路。”伟东媳妇觉得再继续添把火就行了,“刘富贵在村里胡作非为,没有一个不恨他的,都变成个祸害了。”
  “哎姐姐,毕竟是一个村的,咱出来不能说他。”吕吉辉装好人,“反正知道他是什么人就行了。”
  “是啊是啊不说。”姐弟俩配合得还真好,伟东媳妇神秘兮兮凑近周大婶,“婶子,我看刘富贵老是缠着小荷妹妹,这小子是不是没安什么好心,咱可得多长个心眼,不能炒肉喂了个黑心狼。”
  周大婶把锅铲子在锅里戳得山响,气呼呼地说:“他要是个黑心狼我这肉喂了狗也不给他,可他要不是个黑心狼,别人嚼舌根子作践他,作践人的才是黑心狼呢!”
  “妈,你说什么黑心狼?”周小荷和富贵放下东西,又回来了。
  “嗨嗨,拉闲呱呗。”伟东媳妇生怕周大婶把她们姐弟刚才的话说出来,她虽然不怕得罪刘富贵一个小孤儿,但是作践人这事从来都是在背后进行的,当面说不出口。
  要是当面作践人,那不就变成吵架了吗!
  “哎富贵,你怎么来的,没开你那破三轮来?”伟东媳妇故意岔开话题,“要是没开三轮的话,回去的时候让吉辉拉着你,他买新车了。”
  “哦,吉辉哥买新车了,你别说,在外企上班就是来钱,两年就能买上车!”刘富贵一脸羡慕。

  吕吉辉一手放裤兜,另一手扶了扶眼镜,轻咳一声:“那算什么。”
  伟东媳妇却是一下子又找着把刘富贵比成狗屎的契机了,再次硬拉着大家出去瞻仰吉辉的新车,一边往外走一边眉飞色舞:“以后啊上哪也不愁了,一个电话叫我兄弟来拉着我,风刮不着雨淋不着,这车上还有暖风,下了雪坐着车上都暖和和的,光穿着个秋衣。”
  扭回头看着刘富贵:“哎富贵,你那三轮子也得安上个车棚了,没有暖风起码还挡挡风,下雨下雪出个门太受罪。”
  刘富贵苦笑一声:“破三轮子劲头太小,安上车棚更拉不动了。”
  “唉唉,你都是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没钱就没法办事,你要是有钱的话换辆四轮,又能拉货又能出门自己用,多好呢你说。”伟东媳妇满脸的悲天悯人,“你以后好好干,跟你吉辉哥学学,都是同龄人,可不能让人给拉下了。”
  刘富贵一脸惶恐:“姐姐说得对,我以后好好干,当然了,我以前也没坏坏干。”
  出来门口,大门一侧的墙前停着那辆墨绿色的陆虎,伟东媳妇嘟囔一句:“这是谁的车?真难看。”
  然后伟东媳妇热烈地招呼大家过去看她兄弟的车,指手画脚地给介绍一番,反正就是多么大,多么高,里面多么宽敞之类,末了还指挥她兄弟:“吉辉你拿遥控器开开车门,看,快看,离着老远不用钥匙就能开开锁了,小荷妹妹你上去,上去坐坐试试,可舒服啦!”
  周小荷笑着连连摇手:“可不上车了,坐得够够的,富贵这混蛋开车就跟飞似的,你以为你是舒马赫!你看看他停车,差一指就能顶着墙了!”

  大家随着她指的方向一扭头,齐刷刷看向旁边那辆陆虎。
  “那是你开来的?”吕吉辉完全忘了应该很淡定地两手抄裤兜保持风度,张大了嘴巴一脸不可置信地问刘富贵。
  “切,小破车,吉辉哥你还好像很惊奇。”刘富贵毫不在乎地说。
  吕吉辉的嘴张成O型都变不回来了,陆虎啊乖乖,还小破车,刘富贵这是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啊!

  “你现在给人开车?”吕吉辉觉得刘富贵真是一步登天了,一个种果园的小农民,居然能找着开这么好车的活儿。
  “我可伺候不了那些大老爷,那是我自己的车,就是比三轮子强点罢了。”刘富贵随意地说道。
  “那可是陆虎啊,怎么能跟三轮子比,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这是豪车啊!”吕吉辉完全震惊了,忍不住大声反驳着刘富贵。
  “什么豪车!”刘富贵对自己的车一脸不屑,“你看看你那车多好,比亚迪S6,虽然是低配的,提新车也得七八万吧,我那车比你那车差远了,颜色就不如你的车黑,你看你那车,真黑,又黑又亮。”
  吕吉辉姐弟俩鼻子都气歪了,这才叫装逼,这才叫花哨呢,还真黑,黑就值钱?
  又黑又亮那是鞋油!
  这姐弟俩完全蔫巴了,本来是想秀礼物,秀新车的,所谓栽上梧桐树引得凤凰来,想不到秀出来才发现被刘富贵给比成了狗屎,凤凰会落到狗屎上吗?
  车也参观完了,大家呼呼啦啦回屋,姐弟俩不甘心就此失败,又没脸狗腚地跟着进来。
  周小荷拉着富贵又去了她的闺房,俩人在屋里嘁嘁喳喳不知道说些什么,说两句还发出一阵大笑,然后听周小荷“扑通扑通”捶刘富贵。
  伟东媳妇凑近弟弟的耳边小声说:“你说前年他父母掉到山下摔死,当时三轮上怎么没坐着刘富贵呢!”
  吕吉辉狠狠地点点头:“就是,我也是这么想的。”

  姐弟俩跟着周大婶进屋,又开始一唱一和地作践刘富贵,共同猜测刘富贵这辆车来路不正,末后达成共识,刘富贵肯定是走了邪路,不是成了劫道的就是小偷。
  周大婶脾气再好,也实在忍不住了,她把一个盘子往桌子上用力一敦:“照你俩这么说,富贵这些天出去偷东西劫道,小荷跟他一起去的,也是劫道的了!”
  姐弟俩一看周大婶发怒,赶忙否认,连连解释:“不是啊婶子,我俩说的就是富贵不走正道,小荷怎么可能干那样的事。”
  “我就是干了怎么样,你们告我去啊!”周小荷突然出现在门口,气得浑身哆嗦。
  “我们家不欢迎你们,滚,快滚!”周小荷又想起在石板坡那事来了,满桌子的同学朝着富贵开炮,各种讽刺挖苦,现在这姐弟俩又对富贵各种作践,这让她喊完这一嗓子眼里都满是泪。
  刘富贵慢悠悠走到周小荷背后拍拍她的胳膊:“小荷姐你何必跟这种小人一般见识,权当他们放屁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