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21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哇好哇!”刘富贵脑袋点得像小鸡啄米。
  周小荷冲他笑了:“滚!”
  噗!噗!噗!周小荷把被子和枕头扔在地上:“打地铺吧,睡觉老实点,不准打呼噜,不准磨牙,哦,更不许放屁,有屁去卫生间放。”
  刘富贵咧了嘴,终于深刻地理解到了狗咬尿泡,咬破以后会是个什么心情。
  熄灯时间不长,周小荷就发出均匀的呼吸,今天发生太多的事,她很累。

  听着小荷姐细细的呼吸声音,刘富贵想到俩人共处一室,自己就躺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单是细细品味她熟睡的声音,居然心里也甜丝丝的!
  接下来的两天,刘富贵和周小荷把石板坡村大大小小的山头转了个遍,村里所有大的小的农家乐都去尝了尝,参观一番。
  当然,他俩去山上玩的时候,赵翰杰肯定强烈要求鞍前马后当杂役陪着,但是农家乐老板怕他成了电灯泡惹得刘富贵发烦,就不让他去,需要的时候,都是老板亲自陪同。
  玩了两天,老板也看出来了,这两个年轻人应该是有目的的来玩。

  大家都这么熟了,而且老板一口一个师公叫着,刘富贵也不瞒他,把自己想在村里开农家乐的实情跟他说了。
  老板叫赵庆根,是个很义气的人,他一直觉得欠刘富贵一个天大的人情,现在一听师公想开农家乐,当即表示他可以无条件全程指导。
  “厨师你不用愁,经验丰富、素质过硬、长相清秀的女服务员你也不用考虑,这些我都给你安排,让他们尽管过去干活,工资我开。要是你觉得管理上有困难的话,我再给你派个大堂经理……”赵庆根好容易找着报答恩公的机会了,越说越来劲。
  “喂喂喂喂喂——庆根你喘口气歇歇,喝口水别那么激动。”刘富贵一头黑线。

  本来刘富贵称呼老板为大叔的,但是人家怎么答应,末后没办法只好改口直呼其名,差点就没拗过赵翰杰称呼老板为徒孙,“厨师和服务员这事你能帮忙就太好了,我用人工资我出,至于大堂经理就先不考虑,媳妇都没娶上咱就先不考虑生孩子的问题了。”
  赵庆根着急道:“你长这么大从没接触过饭店这一行,没经验不中用!”
  刘富贵苦笑:“我就初步规划那么一个小店,还不知道能不能开得起来,就雇大堂经理?我们村还有一家做豆腐的,要不要给卖豆腐的四大爷配个女秘书?”
  “哎庆根,你先给参谋参谋就我们村那情况,开农家乐的话能赚钱吗?”刘富贵问他。

  “开农家乐这事,季节性很强。”赵庆根说,“我以前也去全国各地的农家乐考察过,百分之九十的农家乐最多干三季,到了冬天游人稀少基本就是个停业状态,当然除了北方雪乡那些地方。我们村情况特殊,国家级古村落名声大,景观多,到了冬天还可以赏雪滑雪,游客并不少。”
  “上边对我们村有扶持,路修得好,下了雪还有专门打扫,车辆能进山。其他地方的农家乐春夏秋三季还行,想要冬天办个赏雪吧,路不行进不来车,就猫冬,全年算下来不过是勉强维持。更差的农家乐夏秋两季游人也不多,只有春季好,这样的干不两年就关门了。”
  刘富贵连连点头:“说的对说得好,我回去还得跟别人详细讨论讨论村里的具体情况,盘点盘点每个季节的游人数量,投资有风险,不能不慎重对待。”
  他们正谈着,突然刘富贵的电话响了,是二爷爷打来的:“富贵啊,还在外边玩呢,多玩两天吧,这几天千万别回来,你不是把大狗屎兄弟俩打了吗,人家叫人找你报仇来了。”
  刘富贵满不在乎地笑道:“二爷爷你甭担心,咱既然敢打那两泡狗屎,就绝对不怕他报复。”
  “你不怕!你知道是谁领着人到果园来找你吗?”二爷爷怒声训斥,“是村长的儿子吕吉翔!这些年村里被他打的人还少吗,你算算残废了几个?打得不敢在村里住,背井离乡全家跑了的有几家?你怎么敢惹他,不要命了!他来果园没找着你,把门窗全给砸了,小黄狗让他踢着肚子,都不吃食了!”
  “小黄狗让他踢得不吃食了?”刘富贵一听气得热血上涌,差点忍不住立马飞奔回村找吕吉翔报仇,他攥了攥拳头,“甭怕二爷爷,他跟咱们一样也是俩胳膊俩腿,都是百十来斤一条命,谁怕谁!”
  “放屁!”富贵不知死活的态度气得二爷爷直接开骂了,“谁说他就是俩胳膊俩腿来,他有个小团伙你不知道?人家人多,你小细胳膊能拧得过大粗腿!”
  “什么,人多?咱就不怕人多!”坐在对面的赵庆根听得清清楚楚,这时不由得拍案而起,“师公是什么人想找你麻烦,他人多咱不怕,咱们有的是人,而且个顶个从小练武那是打出来的,要说打群架这事就跟过年似的。”
  “好好好,我知道,庆根你别激动,先坐下。”虽然刘富贵不怕吕吉翔,觉得靠自己完全能摆平他,但是赵庆根这坚强后盾的态度还是让人心里很温暖。
  又跟二爷爷好说歹说安慰一番,并且保证不马上回去,先在外面躲几天,二爷爷这才平息了怒火,挂了电话。
  “哎呀,说归说,看来此地不宜久留,再去其他地方转一圈,就要赶快回家了。”刘富贵捏着下巴,心里盘算着吕吉翔这些年在村里干的坏事,恨不能立刻赶回去把这小子给废了。
  窥一斑而见全豹,俩人在石板坡村考察这两天,已经把开农家乐的道道看了个八九不离十,不过为了让考察更全面更客观,俩人离开石板坡以后还是又去了几个地方,前前后后考察了十来天。
  因为赢了莫鲲鹏这辆陆虎,比二手指南者高档多了,刘富贵就把陆虎当了座驾,那辆指南者没法往回开,正好村里有人想买二手车,赵庆根从中给联系一下,刘富贵就把指南者卖了。

  “哎小荷姐,你说咱们这次回去,也算衣锦还乡了吧!”回程的路上,刘富贵想想十天前出来的时候还是个一穷二白,十天后已经是身家几百万,开上陆虎了,这可真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少嘚瑟啊,我看你有点膨胀!”
  “嗨嗨——”刘富贵心说自己的心大着呢,这点小成绩算什么,才哪到哪儿!
  回来以后要先去送下周小荷,俩人一盘算时间,大约傍晌天到王十河子,就先打电话跟家里说一声,说是到家吃午饭。
  周大婶当然很高兴,连连答应着说多做点好吃的,让富贵来家吃。
  到了县城,俩人买了些现成的熟食,刘富贵还给周大叔和大婶量身定做都买的礼物。
  到了王十河子村后,刘富贵想起孙熙诚打井那事,就顺路去山后看看那井的出水情况。
  毕竟是自己看的水脉,再去看看也很有成就感。

  到了那里,看到一群泥瓦匠正在修建机井房,快要完工的样子。
  “呦,富贵兄弟来啦!”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快步走上来热情地打招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