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42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之后,小任叁不由分说的拉起来归不归的手就向着里面宅子里面走去。现在整个县城已经都被归不归布满了阵法,也不怕元昌等人这个杀过来。当下,归不归、百无求父子俩被小任叁一路带着向酒窖讹位置走过去。
  他们进到酒窖里面的时侯,正看到张松和饕餮正蹲在地上,看着盯着地面上的酒滓,正在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看到了归不归被小任叁带下来之后,张松笑嘻嘻的说道:“看看你们家少爷在这儿发现什么了,归不归,我们都小看公孙屠了,他能在这里留下来法器……”
  说话的时侯,张松将手边的酒坛对着地面泼洒了一些,就见酒水落地的时侯好像水银一样,在地面上滚个不停。最后竟然变成了八个汉字:元昌屠城、炼魂夺法……
  不过看到了这几个字之后,小任叁的眉头却皱了起来。小家伙指着地面上另外一滩酒滓说道:“不对,张胖子你动了什么手脚?刚才不是这几个字,明明是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嘛……张胖子,你是不是趁着我们人参不在的时侯做了什么手脚?刚才是谁说的,这是酒神显圣,打算传大位给我们人参的?呸!”

  昨晚小任叁已经在这里喝了一晚上,刚刚不小心将酒坛里面的酒水洒出来。酒水流在地上就变成了这几个字,当时正巧张松带着饕餮、睚眦从门口经过,听到了小任叁的惊呼之后,急忙进来查看。当时还编了一个瞎话,说什么这是酒神显圣,示意天下将会大一统在任叁的手中,要不然的话为什么会出现这几个传国玉玺上面的话?
  当下把小任叁美得屁颠屁颠的去找吴勉、归不归算自己登基的大日子。没有想到回来之后便变成了这么八个字。
  归不归将张松手里的酒坛子接了过来,掂了一下之后,将里面剩余的酒水一股脑的倒在了地上。就见这些酒水自动的变成了一行水银一样的字迹:妖僧元昌勾结胡人,屠杀百姓取生魂炼制邪法。屠不幸被俘,如有高士发现酒中玄妙。请将酒坛送与某某高山,在山中高喊公孙有难,便会有仙人赠与万金……
  归不归顺着坛口向里面看了几眼,没有发现什么玄机之后,开口说道:“原来公孙屠还真的被元昌抓走了,不过这个小方士还真的有些手段,被俘也能把这酒坛变成法器。”

  “不对,刚才明明是仙福永享既寿永昌的,现在怎么变了?”小任叁想到自己建国的梦想是一场黄粱梦,便不甘心的继续说道:“一定是你们见不得我们人参做皇帝,这才变了里面写的东西。老不死的,你快点把酒神显圣的字变回来。我们人参登基之后,封你一个宫中内侍大总管,让你专门服侍娘娘……”
  “都宫廷大总管了,还服侍娘娘有什么用?”归不归笑着啐了小任叁一口,随后他取来另外一坛美酒,将这坛子美酒到了一点在地上,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随后他有奖这坛子美酒灌进之前的酒坛当中,灌满之后再泼出来的酒水又变成了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字。
  “看到了吗?这是公孙屠的手段,就是防着有人无意当中将酒水撩出来的。”归不归将剩余的酒水找了一片空地倒了上去,就见酒水再次变成了刚刚出现的那一大段话。只是这次酒水充裕,还有公孙屠的落款——屠绝笔……
  这个时侯,吴勉也走了进来,看着地上的酒滓说道:“邪法?元昌还不够邪吗?”
  吴勉、归不归、张松等人在柯阳县城中翻来覆去在研究酒坛,又过了大半天,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侯,四十里外洛阳城的皇宫当中,一群身穿崭新袈裟的和尚在一个年轻和尚的引领之下,一遍一遍的背诵着经文。
  这群和尚的中间,半躺半卧着一个身着黄袍三十岁左右的壮年男子。男人的脸上时不时露出来一丝痛苦的表情,每次男人面露痛苦之色的时侯,和尚们诵经的声音便高亢起来。连带着宫殿里面的烛火都开始升腾起来……
  每次和尚们诵经的声音升起来,黄袍男子脸上的表情便舒缓了许多。不过经文终有念完的时侯,一整篇四十二章经背诵完毕之后,为首的年轻和尚对着黄袍男人一鞠躬,说道:“陛下,今夜我与众弟子彻夜诵经,但求陛下可以安心入眠。

  “等一下……”眼看着元昌就要对着走到公孙屠身边,一剑刺死他的时侯,一个声音从外面的传了起来:“你杀了他,那事情就真的是一团糟了,”
  “公孙屠,原本我打算要封了你的七窍之后,在把你送回去的。不过我实在不放心,好像你还知道很多有关我的消息。衡量再三还是死人不会乱说话……”说话的时侯,元昌已经走到了公孙屠的身边,慢慢的从腰后拔出来一柄短剑,慢悠悠的向着公孙屠走了过去……
  “元昌?你还有胆子来看我吗?”说话的正是几天之前,误打误撞遇到了有人屠城,在奋力搭救百姓的时侯,被混在里面的元昌生擒。这些天他一直关在这座暗室当中,还是第一次和元昌对面说话。
  散退了跟在自己身后的众仆人之后,元昌打开了寝室的密室,顺着楼梯下去不久,便到了一个暗无天日的密室所在。这件密室当中做着一个人,听到有人下来的声音之后,这人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
  看着这名弟子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元昌这才转身进了府中。原本他想要去府中佛堂清休的,不过眼看着就在走到佛堂门口的时侯。元昌突然改了主意,转身走到了自己的寝室当中。
  “是,弟子明白了。”这名叫做机缘的和尚对着元昌行了释门之礼,随后转身消失在夜色当中。

  说到这里,元昌顿了一下。他脸上的表情变得冷峻了起来,冷笑了一声以后,继续说道:“柯阳县城往西六十里还有一个县城是吧?你去找建安将军,就说需要一万生魂要围陛下祈福延寿。让他们连夜就将那座县城的百姓屠个干净,机缘,你在暗中将百姓向着柯阳城的赶过去。务必要让吴勉、归不归知道还有其他的城池也在被胡人屠城……”
  说话的时侯,马车已经停在了元昌的府邸门前。两个和尚一前一后从马车上走下来之后,元昌一边向着自己的房子里面走去,嘴里一边继续吩咐这个跟了自己一路的弟子说道:“机缘,你在替我去办两件事,第一,将公孙屠的七窍封住,最少让他三天说不出话来。然后明天一早把这个哑了的公孙屠扔到柯阳县城里面……”
  “席应真不在他们身边又怎么样?有区别吗?”元昌冷冷的看了这名弟子一眼,他脸上的表情就差说出来:有区别吗?老术士不在他们的身边,我就不会输吗?当初自己师尊死前和吴勉相斗的一幕,现在好像噩梦一样,时不时的就要在他的脑海当中出现一次。现在元昌最不想发生正面冲突的人也只有一个吴勉了。
  “他们俩最后一次在合阳出现过,距离柯阳三千里。”和尚回答了一句之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当下继续说道:“弟子刚刚收到一个消息,有人在洛阳城外的乡下见到了一老一少,老的像极了大术士席应真,小的是个小女孩,好像是大方师广仁最近新收的弟子戴春桃。弟子已经派见过席应真的人前去查探了,如果证实的话,那么现在柯阳县城里没有席应真……”

  日期:2017-09-11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