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0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这个场口的料子好处理,这个场口的白底青料子他带色根,显绿,经过化学处理,这种色根能进去,能够显出来跟帝王绿一样的色根,如果我在开一个带色的窗口,这种料子市场上是已经绝迹了,你没看过,所以,你可能不知道,他带的这个绿,本来就是浓绿,只要处理一下,就能达到帝王绿的级别,但是他有一个缺点,就是他是成片的,只能做飘花,不过,我给他切个仙人铊,把那一片绿给切出来,没有人能看的出来,上次,我就是这么做的,两个贼精的赌石高手都没看出来。”老刘认真的说。

  我听着老刘的话,我就笑了,我说:“怎么做是你的事,但是,这个陈开钦场口你也说了,都已经封看,这么多年缅甸政府都找不到,你让我到那去找?”
  “呵呵,那你知道,我是怎么得到那块原石的吗?”老刘问我。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老刘说:“穷走夷方急走场,我年轻的时候就好赌石,来缅甸做过背包客,刚巧,我在陈开钦场口捡过石头,所以,场口在那,我知道。”
  我听着,就看着老刘,我深吸一口气,我说:“就算知道又怎么样?你能找到那么大价值的原石吗?”
  “这个就要看命了,当年这个场口的料子被英国人挖过,被香港人挖过,你能不能挖出来一块够格的料子就看命了,这个场口的料子虽然不值钱,但是他是做假人的最爱,那位老华侨为什么要关闭,把矿洞给炸了?就是为了杜绝这个场口的料子在出现骗人,所以,他才隐蔽的把所有的矿洞都给炸了,以至于这个场口的料子都绝迹了。”老刘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看来,这位矿主,还是有良心的,没有被钱给蒙蔽了头脑,但是如果我现在把这个矿口在开出来,那就是等于是把恶魔放出来了,只要这种料子上市,那么作假者肯定会蜂拥而出的,以前的手段并不是很高明,他们都能做的如假成真,现在的手段高明几百倍,他们做出来,就更难以分辨了。
  不过矿在我手里,挖出来的料子,我不对外卖就行了,我说:“老刘,你最好不要骗我,什么时候能带我去找矿?”
  “啊,我这一身衣服破破烂烂的,搞的我跟乞丐一样,我这几天吃的也是猪食,我想吃肉,还有,我想抽烟,我要抽云烟,顶好的那种。”老刘认真的说着。
  我眯起了眼睛,笑了一下,我说:“太子,听见了没有啊,人家要求都提出来了,你还傻愣着干什么啊?”
  太子听了,看着耀武扬威的老刘,就抽出来鞭子,朝着老刘的身上就抽了一鞭子,抽的老刘鬼喊鬼叫的。
  “哎,你打我干什么啊?”老刘鬼叫着说。
  “请你吃红烧肉啊,这得放血,要不然吃着太老。”太子狠狠的说着,他一边说,一边狠狠的抽着老刘,把老刘打在地上疼的鬼哭狼嚎的。
  我看着老刘,我就笑起来了,真是贱骨头,太子不停的抽着,抽的老刘顺地打滚,抽了几十鞭子,我就拉着太子,问着地上的老刘,我问:“吃饱了没有。”

  “吃饱了,吃饱了,你别打了,别打了,你打死我了都。”老刘痛苦的喊着。
  我笑了一下,我说:“烟还没抽呢,衣服都没换呢,我还得给你准备一套行头呢,要不然怎么对得起你这位大师啊。”
  老刘害怕的蜷缩着,说:“我不敢了,别,求你了,别打了。”
  我看着老刘,一脸哀求的样子,真是个贱骨头,你真的不能对他有一丁点的好,要不然,他蹬鼻子上脸,你就得狠狠的拿鞭子抽他,让他害怕,他才能好好的给你做事。
  我看着老刘,我问:“什么时候能去?”
  “今天,今天就能去,我的大爷,你可饶了我吧,我不敢了。”老刘苦着脸说。

  我看着老刘,那样子真的欠揍,我走到太子面前,我说:“你跟这个老东西去,按照他说的,他要是敢跑,耍什么花样,命就别留着,打死了,直接丢矿坑里。”
  “知道了大哥,可是你的事。。。”太子担心的问。
  我说:“没他,虽然难办,但是不见得办不成,我就是不能让他跑了,这种人跑出去,指不定还会祸害多少人,所以,不能让他跑了。”
  太子点点头,就把老刘给拽起来了,拉着他离开了仓库,这个时候,张奇把油锯的盖给开了,刚好把石头给切开了,这一次赌石,我赌的是一口气,但是我也想赌赢,不知道里面有没有成斑的水沫子,要是有的话,那这块原石就炸了。
  当油锯一打开的时候,我看着两半的料子,就皱起了眉头,几个人把料子给抬出来,放在地上,张奇拿着水管把料子上的渣滓给冲走,我看着料子的表面,玻璃种的,但是,有的深一点,有的颜色浅一点,带着蓝水的底色,都非常的透,但是那浅一点的像是猫在上面尿了尿似的,那都是水沫子,我拿着手电在料子上打灯,非常透。

  “这块料子好透啊,是,是玻璃种吗?”李瑜问我。
  我可惜的说:“是玻璃种,但是不值钱,只能把这一块块的抠出来。”
  “为什么?这不都是一样的吗?虽然有点色感上的差别,但是,我觉得都是一样的啊。”李瑜说。
  我苦笑了起来,说:“不一样,这个是伴生料,并不是翡翠,虽然长在一块石头上,但是却是两个价钱,咱们不能骗人,张奇,把料子给我砸了。”

  “飞哥,几千万呢,都砸啊?拿去卖,谁买谁倒霉,跟咱们没关系。”张奇有点心疼的说。
  我瞪了张奇一眼,他立马点了点头,心疼的就带着人把料子抬走,我叹了口气,虽然赌输了,但是我心里有底了,老刘这个混蛋,确实厉害,陈发啊陈发,哼,你有得受了。
  莫西沙偏口的料子非常好,所以,可以想象以前莫西沙正口的料子是什么样子的。
  那种第一层的白盐沙的料子,是真的漂亮,你光从表皮就能看到里面的肉质是什么样的,那种感觉,才是真正的犹如果冻一样晶莹剔透。
  现在,这种正口的料子,基本上已经挖掘了,当然了,正口的料子也还有,只剩下第三层的了,那种真正首层白盐沙的料子,基本上已经找不到了,如果运气好一点的话,还能在矿山上找到一些。

  矿区的开采是非常快速的,我在矿区的十几天,整个偏口的小山已经被挖下来十几米的高度,那小山整整矮了一头,肉眼几乎可见,我估计,要不了一年,这样的小山,就会被挖塌了,人力是可怕的。
  六十多台挖掘机一天同时工作,那真的是泰山都能给你挖空了。
  “大哥,这是政府军修改后的图纸,他们在镇子的外围,给了咱们一块地,咱们可以在这上面修建一栋别墅,大概,一万多平吧,但是大哥,这穷山僻壤的,要是没有这个矿,鬼都他妈不来,你在这里修建别墅?折本啊。”太子认真的说。
  我当然知道折本,但是未来四年,我都要在这里开矿,我当然不想每天住教堂,而且,这里的矿,四年恐怕开不玩,没有三五十年,是不可能挖绝迹的,而且,现在镇子的建设也不错,说不定,这里真的能成为第二个佤邦呢,所以我决定了,就在这里修建一栋别墅。
  “修吧,反正也要不了多少钱,石料全部给我用矿区里面的翡翠原石修,那些被淘汰下来的料子,都拿来给我修别墅,怎么也得有好几十吨吧?也费不了多少钱。”我笑着说。
  太子笑了起来,说:“大哥,你真他妈豪气,那些废料,只要拉回去,公斤料都是三十块钱一斤,这好几十吨,也是一大笔数字啊,你就给修别墅了,牛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