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0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奇没理他,就开始下钻头,我看着钻头吃进肉里,就皱了眉头,这块料子像是个柿子,扁平的很,我也没仔细看,我看着料子,伴生料,不能给吧,没看出来,皮肉都是差不多的,就是颜色差了点,这石头是埋在地里的,有差色是正常的,伴生的料子,我见的多了,但是这块料子的色差并不大,肉眼都分不出来,只有润了水才能见着,水干了,都是一样的。
  料子 我蹲在地上,拿着手电打料子,张奇一边忙乎着,我看着料子,表面基本全脱砂,打灯全透,整体达到玻璃种,有棉是正常的,但是说是伴生料,我觉得不怎么可能。
  不过老刘是个厉害的人,他可能看的比我仔细吧,经验也比我多,张奇刚打了一会,突然收了刀了,看着我,有点惊讶,说:“飞哥,这,这不能下钻子了,你看。”
  我看着他刚打开的料子,就拿着手电打了过去,里面的晶体很细,但是没水头,有点颜色,但是颜色不均匀,没有翠性,欠缺光滑明亮,只是开了一个小口,就能看到里面的肉质。
  我看着老刘,他一句话不说,他说的还真是对,料子我也没有细看,所以没怎么分析,现在看来,确实是一块伴生料子,这一边,都是水沫子。
  “料子得从顶尖开口,打个三岔口,三边都能看肉,这种窗开出来,最具有迷惑性,看到这种肉质的人,都以为三面都有肉,所以,赌性就大涨了。”老刘说。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我说:“张奇,给我从中间切开,把伴生料给我切掉。”
  张奇听了,就赶紧的上电锯,老刘有点奇怪了,问我:“你怎么还要切呢?这块料子,赌性太大,我可以断定,有一半都是伴生料,要是你不走运,这些伴生料涨进去,像是赖斑一样,一厘米一个白斑,这块料子就毁了,你要是开个窗卖,这两块料子能值好几千万呢。”
  我听着就说:“所以,我爸爸才会死在你这种人手里。”
  “你。。。”老刘听了,就低下头,嘴里嘀咕着什么。

  我听着就来火,我说:“你给我大声说,说什么呢?”
  老刘吓了一跳,唯唯诺诺的,说:“那你还让我做假骗人?”
  我笑了起来,我说:“噢,原来是这样啊,老刘,对于好人,没有恩怨的人,我当然不会对付他,但是对付敌人,当然要用最恶劣的手段来对付他,在好人面前,我当然是好人,在坏人面前,我当然是十足的大坏人,你懂我的意思吗?”
  老刘看着我,说:“怪不得你能成功。”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我看着张奇上锯子,几个人把料子给抬上去了,我看着这块料子,心里没有心疼,对于盈江那边的生意,我是绝对不会卖一块假料子,也不会卖伴生料的,我宁愿自己切了亏本,也不会坏了我们的招牌。
  虽然赌石有风险,买的人要自己承担,但是还是不想把这种明知道是伴生料的料子拿去卖,当然了,如果拿去给陈发,我会毫不犹豫的。
  我看着老刘,我说:“这块料子,能做手脚吗?”

  老刘苦笑了起来,说:“除非她是帝王绿,但是,你看着像吗?陈发那种高手会看着像吗?对付陈发那种人,很难的,人家也是赌了几十年的高手,没有极品的原料,是骗不到他的。”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老刘说的对,陈发也是高手,想骗他,得找到适合的原石,我问:“你有什么好的料子推荐,你做了这么多年的假,应该知道什么料子最具有欺骗性吧?”
  老刘思考了一会,说:“我当然有,想骗陈发那种人,就必须用定好的,要么足够大,大到让他也没有办法分析料子的真实性与可靠性,要么就是带色,最好是帝王绿那种色。”
  “大料子不好找,能让陈发无法判断的大料子,那怎么也得上百吨,这么大一块,得好几亿美金,所以,只能用色料欺骗他了,你有什么好的料子推荐吗?”我问着。
  老刘想了一下,说:“还真有,而且,还就在龙肯矿区。”
  我听了,心里就是一阵兴奋,妈的,这个老刘还真是百科全书啊,什么都知道。
  老刘有谱,我就放心了,如果他没谱,那我还真是得在外面物色一下,但是,这时间紧迫,我到那去找那么有大价值的料子呢?
  我问:“什么料子,你跟我说,那种料子行?”
  “你觉得一个人可能上两回当吗?”老刘问我。
  我听了就皱起了眉头,我说:“陈发那种人可能不会,你别跟我叽叽歪歪的,你就说,哪里有料子?”
  “你别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就问你,我要是把你的事给办成了,你给我什么好处?”老刘认真的问我。
  张奇走过去, 把手里锋利的假肢亮出来,说:“你还敢要好处?我给你一刀信不信?”
  老刘有点害怕,就看着我,不理其他人,这老小子,还真行啊,这个时候居然问我要好处。
  “我说给你什么好处,你信吗?你不怕我骗你?”我说。
  老刘认真的说:“不会,你要是会骗我,这石头你也就不会切了,你自己都说了,对付敌人,你肯定是最坏的人,我又不是你的敌人,我是你的朋友,害死你爸爸的人,是花花,都是他布局让我做的,这花花也已经死了,所以,这也一命抵一命了,咱们没什么深仇大恨了,是不是?我帮你,你给我点好处,应该的。”
  我看着老刘,我笑了一下,我说:“行,帮我把这件事办成了,我给你一千万,有多远滚多远吧,到时候你是死是活,我也不会管你。”
  “五千万。。。”老刘急忙说。

  我看着他深处五根手指头,我说:“张奇,把他的四根手指头给我切下来。”
  张奇听了,就冷笑了一下,老刘急忙把手缩回去,说:“一千万就一千万,就一千万。”
  我看着老刘,我说:“快点说,到底什么料子?别跟我搞神神秘秘的。”
  老刘听了,就说:“这种料子,也在龙肯矿区,这个场口,叫陈开钦场口,这个场口位于八三翡翠的诗玛矿西北方向,据说英国人统治缅甸的时候,有人在此处开采过原生矿,曾一箱一箱的运出去这里中有白底青、也有色料,后来,华侨陈开钦先生投资开采,故得名,所开采的矿石多数为有色的翡翠,也有一些白底青,但后来由于种种因缘,停止了开采,在上个世纪六十年,矿坑被封存了。现在缅甸政府鼓励当地矿主开采,但是始终没有找到原来的坑口。”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你说一个找不到矿口的料子给我,什么意思?蒙我呢?”
  老刘说:“你知道这个矿,为什么会被封吗?”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我怎么知道?你别跟我卖关子,直接说,我时间宝贵。”
  “这个陈开钦场口的料子,主要的就是白底青,还有色料,几乎没有其他的品种,但是,偏偏在那个年代,就在这个场口出现过三种颜色的料子,造成了这种不是很珍贵的白底青翡翠变成了三彩的料子。”老刘说。
  我说:“直说,不懂,这种三彩的料子,一定不是自然的吧?”
  “有三分之二是自然的,至少,白底青是真的,所以,那剩下的三分之一,谁还在乎?你也说了,赌石无外乎是一个赌字。”老刘说。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为什么只有这个场口的白底青翡翠可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