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0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料子的皮壳,上面有不少的颗粒,用手一碰,就会掉,这叫脱沙,如果表皮是颗粒状,那就可以看出种的老嫩了,如果表皮是很白很光滑,那就代表这是嫩。
  张奇拿起来的这块料子,就是脱沙的,种肯定很老,这块料子不大,只有五六公斤重,有镯子位,我看着像是偏口的,不知道能不能出玻璃种的。

  我当然是期待的,我投资了三十几个亿,当然希望能十倍百倍的赢回来,这第一刀我很期待啊!
  希望张奇的黄金手还在!
  莫西沙的料子,要么不出色,一出色,都是惊天动地的,张奇只是开个窗,不知道这个窗口下面会有什么惊喜。
  我看着张奇开窗,还是很稳健,虽然只有一只手,但是他已经聊熟于心,机器在他手里,就跟玩似的,不费劲。
  我站在一边看着,心里有点紧张,别看只是几公斤料子的赌石,但是我心里是非常紧张的,因为,这可是关乎几十亿的料场,如果最好的料场,我都没办法开出来好料子,那其他的料场就可想而知了。
  赌石是赌,赌矿也是赌,而且赌矿比赌石更刺激,这一赌就是几十亿啊。
  我看着李瑜,她就平淡的站在那里,优雅的握着手,看上去什么表情都没有,但是眼睛一直盯着,我知道她很兴奋,但是不表现出来,她是个优雅的女人,什么时候,都想优雅。
  过了几分钟,张奇才把料子拿起来,用水冲了一下,我一看窗口,心里就兴奋起来了。
  “飞哥,玻璃种,蓝水玻璃种,这个底子,真他妈漂亮。。。”张奇把料子拿起来给我说着。
  我看着料子,急忙打手电,我一看,果然是透的可以,石头直接就被光源给穿透了,像是个灯泡一样,散发着蓝光,在行里面,这种料子被称为灯泡料,就是透。
  李瑜高兴的说:“是赢了吗?”
  我点了点头,我说:“种老肉细,你看,这个里面直接就穿透了,我跟你说,要是切割成一厘米厚的料片,放在报纸上都能看到下面的字,这就是玻璃种,这一块,得好几百万。”
  “几百万?我记得,之前我们家有一对玻璃种的手镯,好几千万呢,这块怎么就几百万呢?”李瑜不懂的问。

  我看着料子,有点可惜,我说:“你看,这里面有点棉,这个地方有点小裂,镯子是没了,现在只能大牌子了,蓝水的牌子虽然贵,但是并没有镯子之前,而且,还有点小瑕疵,这就是莫西沙料偏口跟三层料子的瑕疵,如果是头层的白盐沙,这种料子是根本没有瑕疵,要是我早挖个几十年,我也是翡翠大王。”
  “飞哥,咱们现在也是翡翠大王,咱们把矿区给挖个底朝天,妈的,我就不信挖不出来牛逼的料子。”张奇笑着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把这几块料子都给我开了,我看看,是不是一样的。”
  张奇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直接开始干活,我舔着嘴唇,太子过来说:“飞哥,这太少了吧,才几百公斤,加起来能卖多少钱?”
  我估算了一下,大概在七八千万左右,但是,相对于三十几亿,这只是个毛毛雨,我说:“看看情况,如果接下来的料子都好,那咱们就把偏口的小山给挖空了。”我笑着说。
  太子点了点头,说:“我们有六十多台怪手,妈的,那座山,一年也就挖的差不多了。”
  我点了点头没说话,张奇把料子拿给我,说:“飞哥,一样的,都是玻璃种的,但是这块棉比较多,蓝水比较重一点。”
  我看着料子,很高兴,这两百多斤的料子估计都是一坑出来的,里面的肉质都是差不多的,都是玻璃种的,上等的原石,这种料子,打牌子,都是大几十万一块的,只是可惜,棉有的多,有的少,并不能算是完美,所以,价格上,就出现了一下波动。
  “不错了,料子的底子,种都还可以,明天,就让所有的人,都给我挖偏口出去。”我笑着说。

  太子点了头,应了一声,我就拍拍手,我说:“阿丽,把这批料子,重点给我保护一下,送到盈江去,但是通知一下,这二十多块料子,让边给我扒皮,不要出手,我准备留给珠宝街。”
  阿丽点了点头,拿着小本子给记下了,我看着阿丽,搞的倒是有模有样的,我就笑了笑,没说什么,跟李瑜在矿区里面走来走去的。
  我们看着矿区,李瑜说:“这里确实辛苦,你看那些工人,都赤身裸体的,在水坑里面挖原石,每天能赚的钱,屈指可数,相比于我们,可谓是天差地别。”
  “我已经尽力的修建矿区周边的基建了,三十几亿,我也是真金白银拿出来的,你同情他们?我要是挖不出来好料子,我赔本了,谁来同情我?”我笑着说。
  李瑜点了点头,但是他走了几步,停下来问我:“你让那个老刘做的事情,是不是对付陈发的?”
  我点了点头,我说:“我跟他都有野心,我们彼此都在相互利用,他在盈江挖坑埋我,我在缅甸也得挖坑埋他,你站在我这边,还是他那边?毕竟,他是你的亲人。”
  李瑜笑了一下,说:“我妈妈是他的妹妹,他是我舅舅,严格说,我应该站在他那边,但是,我跟我爸爸都知道,如果不是我爸爸从中作梗,之前那块原石根本就不会有陈发什么事情,说来说去,他们才是一家人,人吧,就是这样奇怪,总是要给自己划分一个阵营,我呢,怎么说,也得站在我爸爸这边,我爸爸是支持你的,因为只有你,能让他抬起头来。”

  我看着李瑜,我问:“那你到底站在那边呢?”
  李瑜看着我,认真的说:“从我个人感情上,我站在你这边,而且从始至终没有动摇,从今往后也会持续下去。”
  李瑜的话,让我很宽慰,我搂着李瑜,我说:“我有一个简单的设想,如果我们把广东,瑞丽的的市场窜连起来,你做广东的老板,我做瑞丽的老板,我们两个联手控制赌石翡翠界。”
  “你们男人都会嘴上说,但是当你们真的大权在握的时候,你们就变了,只会把权利都抓着,从来不肯分享给别人,哪怕是他的家人,女人。。。”李瑜平淡的说。
  我看着李瑜,我笑了起来,我说:“那是古代的皇帝,我只是个正经商人,精力有限。”
  李瑜看着我,笑了一下,我没说什么,上了车,就带他会龙肯寨子,到了寨子,我们在教堂里借宿,教堂后面有房舍,很大,很豪华,虽然没有现代化的装修,但是在缅甸绝对算的上是总统套房级别的房间了。
  我跟李瑜在教堂睡了一晚上,第二天被机器的轰鸣声给吵醒了,我起床之后,来到教堂前面,我看着很多人都在做礼拜,李瑜也在,只是,他是站在门口旁听。

  李瑜看到我醒了,就过来,说:“这让我想起了留学的时候,我每天都会路过教堂,看着那些西方人做礼拜,一转眼,都很多年了。”
  “信仰是给自己找一个精神归宿,懦弱的人才会寻找这种归宿。”我说。
  李瑜苦笑起来,没有说什么,我看着厨房里有饭,我说:“简单的吃一点吧。”
  “那是圣餐,只有受洗之后的人有资格吃,你要受洗吗?”李瑜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