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9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飞哥,你说的对,我们对于太子,不能寄托太大的希望,他或许愿意为我们拼,但是,那绝对是玉石俱焚的时候,这对我们是不利的,所以,我们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但是,你真的要跟田光斗吗?这里面有误会。。。”赵奎说。
  张奇很暴躁,说:“妈的,什么误会?老子的手断了, 你眼瞎看不见?误会?如果是误会,谁赔我这只手?”
  我看着张奇,很无奈,赵奎没有搭理他,而是看着我,我说:“干吧。”
  张奇很兴奋,赵科也没有说什么,重重的点头,说:“飞哥,你说干,那就一定要干。”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看着外面的雨,广东这边的事情,我办完了之后,我就会去缅甸,盈江需要原石,珠宝街需要原石,广东也需要原石,所以,我需要尽快的弄一批料子出来,而且,还要赌出来一批顶级的料子。
  等我下次回珠宝街的时候,如果周瑶听话的话,我会给她安排最好的位置,珠宝街不属于我,她有野心,那就给她好了,但是她得听话,如果她不听话,那我只能让她哭着回家找周会长告状了,但是,她那时候,也只能哭着回去告状了。
  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是吴彬最后坐实了这个位置,当然了,我不可能做珠宝街的会长,我只能做代言人,因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我的重心在缅甸,盈江,我只能把这个线头给牵好,其他的位置,我不能分心去管理,只能找一个听话的人来代理,这就是人的无奈。
  我看着李瑜过来了,很疲倦的样子,我就走过去,她站在我面前,把公章什么都给我,说:“给你,你拿着放心,我只做管家婆。”

  我看着是刚刚成立的公司的所有文件,我笑了笑,我说:“不用,你拿着吧,我马上要去缅甸了,这些东西放在我这,不合适。”
  “我也要去。”李瑜看着我,认真的说。
  我皱起了眉头,她笑着说:“你的,刺激,我喜欢那种刺激。。。”
  我笑了起来,这个女人有意思!
  计划,我已经有了,有些人贪婪,我就让他食多不化,给他撑死。
  但是最后的关键,还是在于赌石上。
  周会长已经不问所有的事情了,但是他退休之前,给我指点了如何对付陈发,老刘是关键。
  对于老刘,这个赌徒,赌鬼,他能丢掉所有的事情,抛弃尊严,家庭,孩子,为了活着。
  我很不明白,他为了活着,把这些东西都丢下,还有什么意义呢?
  他的追求到底是什么?
  又或者说,他根本就已经死了,只是不想断掉那口气罢了。
  我没有急着去缅甸,而是回到了昆明,有些事情,我需要去办,下了飞机,我坐车前往陈老板的地产公司。
  到了公司,我上楼,我小时候经常来陈老板的办公室,回想小时候,历历在目,但是现在物是人非,时间把一切都改变了。
  到了前台,秘书问我:“先生你有预约吗?”

  我笑了一下,我说:“我还要预约?”
  我说着就往里面走,秘书很担心的跟着,我说:“我是他女婿,懂了吗?”
  秘书皱起了眉头,赵奎要去敲门,但是秘书直接过去开门,我走了进去,秘书想说什么,但是陈老板看到是我之后,就说:“没事,你去忙吧。”
  秘书点了点头,就走了,我走到办公桌前,我说:“爸,看来,公司里换新人了,都不认识我了,还要预约?”
  陈老板笑了一下,说:“前段时间走了一批,我新招来的,不认识你正常,只是,你突然来找我,我也觉得有点奇怪,你最近在缅甸有很大的动作,来找我,一定是要大事,说吧。”
  我点了点头,我说:“是大事,这笔生意要是做成了,我可能会身家百亿。”
  陈老板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他说:“有多大的利润,就有多大的风险,你要赚钱可以,但是你也要承担相应的风险,要把控好。”
  我点了点头,我说:“爸,能不能把盈江赌石基地这块招牌在一个月内做上市,你是老手,所以我来找你。”
  陈老板靠在椅子上,皱起眉头,说:“可以倒是可以,把一个公司做上市很简单,有很多方法,常规的只要,资金,年限,股权人,这其中,年限是最大的难题,基本要四年才能上市,但是,我们可以借壳上市,你可以,把盈江赌石基地,归纳在我的公司下面,作为一个子公司上市。”
  我听了,就点点头,我说:“可以,我希望一个月之内,公司能上市。”

  陈老板点了点头,说:“我可以帮你办,但是,我希望你能知道,现在,你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了,以前,我做生意,东奔西走,我对家庭亏欠很多,虽然得到了不少财富,但是回去的东西也很多,而且,失去的,是钱买不回来的,作为前人,给你个忠告,家才是最重要的,钱现在对我来说,只是个数字而已。”
  我笑了笑,妈的,有钱人,为什么都这么能装逼,现在有钱了,都说钱不重要,都说钱只是个数字而已,但是我不同意,钱就是很重要,你在这个位置,你突然没钱了你试试,你连一步都走不动。
  “知道了爸,这件事办成了,我就一帆风顺了,以后,会多抽出来时间照顾家庭的。”我说。
  陈老板点了点头,我站起来,说:“我先走了,过段时间,我要去缅甸,公司上市的事情,交给你办,需要资金,你直接跟我说。”
  陈老板挥挥手,说:“去吧。。。”
  我点了点头,离开了办公室,开着车回瑞丽,我跟陈老板的关系,变了,他接纳了我,我也接纳了他,以前,我们两个是个绝对不会对付的两个人,但是现在也能诚心的相互帮助,我叫他一声爸,他当我是儿子。
  一个女婿半个儿,这句话是没错的。
  车子朝着盈江开,现在有很多事情需要安排,一个月的时间,很短,如果不抓紧时间的话,我就会错过很多时机,毕竟,陈发不会等我,只要我落下一步,就有可能败给他。
  车子在下午到了盈江,我下了车,走进赌石基地,基地的大棚又多了十几顶,看来又有不少人加入进来了。
  马玲坐在大门口,抽着烟,看到我回来了,就说:“邵飞,货,什么时候到啊?”
  我看着马玲,我说:“我马上就会去缅甸,等我下次回来,货就会到的,马炮呢?商量一点事情。”
  听到我的话,马玲走了进去,喊道:“貌桑,去喊你炮爷。。。”

  我走进大棚里,过来一会,我看到貌桑跟马炮一起过来了,马炮很吊,一身白色的皮衣,走到我面前,说:“干嘛?老子打炮呢。。。”
  “可能最近你们需要忙一点,我准备把盈江赌石做成上市公司。”我说。
  马炮皱起了眉头,跟马玲对看一眼,马炮说:“妈的,又他妈上市,老子就是不爽什么上市不上市的,跟老子有毛的关系。”
  马玲也很不爽,说:“为什么突然要做上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