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8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保镖指着他呵斥,“我们夫人承诺没有办不到的。特区打听打听去,周太太出手了 , 谁敢不买账。”
  王勇咬牙说我干,我什么都听你的。
  我让打手把王勇送到医院,其余几个人扔到西街老铺,那是麻三的地盘 , 拿这些人给他添点堵,生死有命 , 活不了就是没那个造化了。

  我离开酒吧郑队打来电话,他告诉我已经落实金伟行踪 , 就在傅彪的赌场里 , 从酒吧过去不远,我让他等我。
  保镖一路疾驰将我送到赌场门口 , 郑队迎上来问我怎样,我说可以行动了。
  郑队带了五名特警和九名刑警 , 为了防止打草惊蛇,也没开警车 , 都是黑色商务车,藏匿在路灯照不到的地方,完全融于夜色。
  丨警丨察进入赌场大门后迅速控制住接待小姐,问了金伟所在的赌坊,就在二楼尽头的天字号。
  我和郑队走在前面 , 到达赌坊外,丨警丨察分列两排,为首持枪特警比划了三个数 , 三亮出后直接一脚踢开破门而入 , 金伟搂着一个大胸女郎正在赌桌上打牌,后头站立两个马仔,桌对面东南西坐着三个小头目,胸口纹了龙头,龙身和龙尾,应该都是一拨的,他们叼着烟卷愣住,刑警迅速从两侧墙根包围住整个房间,持枪大喝都不要动!

  金伟反应过来将桌子狠狠一掀,扑克和麻将噼里啪啦散落一地 , 趁最乱的功夫他大喝一声条子泛水了!他推开女郎朝阳台纵身一跃,距离他最近的特警眼疾手快一把扯住他的腿将他往回一拉,金伟倒在地上被戴了手铐。
  郑队将孟煌城签署的搜查证和逮捕证在他眼前一晃 , “金伟 , 你栽了。”
  金伟脸色突变 , 他被按在地上极其狼狈 , 像一只蛤蟆 , 白白浪费了那副还说得过去的皮相,丑陋不堪。
  “谁他妈出卖我了!是不是宋薇薇那贱人,我就该弄死她!”

  我抬脚踹在他脸上,将戴在鼻梁上的眼镜片踹得粉碎,“如果没有宋薇薇,我早就不留你了 , 你能潇洒这几天,就是我看在她的面子上。”
  “果然是你。”金伟朝我啐痰,可他刚啐了半口,就被丨警丨察用枪柄死死压住了头。
  “何笙你个贱货 , 除非让你老子死在里头,只要我出来,我他妈搞死你!”
  我冷笑蹲在他面前,轻轻拍打他的脸,从很轻变为很重 , 啪啪作响,直到他两面脸颊都通红 , 嘴角淌出一缕血,而我的手掌也疼得钻心 , 我才停下。
  “我男人是谁你忘了 , 监狱那种地方,让你有去无回。”
  “周容深在医院能他妈办这事儿?”
  我呵呵笑出来 , “当然不能,可你这么骂我,我能辜负你吗?”
  他咬牙咬得腮帮子都鼓起来 , “幸好你托了女人的胎。上头人都不敢干的事,你说干就干 , 你有种。”
  我朝他眉开眼笑,这可算是褒奖了,对女人最大的赞扬,就是她幸好是女人,没有和男人争一席之地。
  我趾高气扬挥手 , 吩咐丨警丨察把金伟带下去,郑队跟在我身后走向门外过道,我忽然想起什么 , 扭头看了一眼赌坊内其他人 , 刚才被金伟抱在怀里的女人脸色都变了,她大声说和我没关系,我只是被他花二十万包了三天,他做了什么我都不知道。
  她一边说一边爬到沙发上打开红色手包,哆哆嗦嗦摸出两沓钱,“我交公,还有十八万在我家里,我一分不少,不要抓我 , 他是黑老大,他看上了我不敢不跟啊!”
  我目光在那些小头目脸上掠过,他们脸色都有些难看和畏惧,条子直接闯进来抓人 , 谁能不虚 , 除了乔苍那把子硬骨头 , 是真没人弄得了他 , 这些喽啰算个屁 , 周容深露面能吓得他们尿裤。
  “知道我名字吗。”
  他们不说话,我指了指自己鼻子,“何笙,回去告诉你们老大,金伟是我栽的。”
  我冷笑几声 , 在四名特警护送下走出赌坊。

  看来乔苍对我不是一时兴起,最起码他不是只玩儿几次,而是打算玩一阵,我越是够辣够狠 , 越能延长这份兴趣,让他充满征服欲。
  我基本断定地下贩毒市场换地方了,乔苍绝不会冒险让我有钳制他的筹码,别说我没打算真出卖他 , 就算我肯,现在机会也没了。
  我跟在这队人马最后面走出赌场 , 我正要上车,不远处闪过此起彼伏的剌目车灯 , 几辆防弹车驶来 , 连成一面贴墙,为首的劳斯莱瑟猛地急刹车 , 停在了距离这边一百米左右的街口。
  我急忙用车门挡住自己,郑队在后面并没有看到对方 , 和我打了手势,从另一条路开回市局 , 我凝视从劳斯莱斯走下的高大身影,他经过昏黄的路灯和闪烁的霓虹直奔赌场,我看清了他的脸,斑斓平静的侧脸。
  他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这样云淡风平不着痕迹,即使天塌了 , 他似乎也有资本在近乎灭绝的人世间伫立。

  没有温度的灯光投洒弥漫在我脸上,我的长发和我的身体,紫红色长裙在夜色下拂动 , 仿佛一株盛开的紫罗兰。
  我和乔苍隔着一条被车辆拥挤的街道擦身而过 , 只是两三秒钟,他全神贯注听随从说着什么,没有发现我。
  在这样夜晚如同一把野火,烧得寂寞片甲不留的火。
  他刚毅的轮廓,冷冽的气度,俊美的皮囊,哪里有人逃得过。
  只是惊鸿一瞥,世间女子便倾倒。

  那是在江湖浮沉半生才有的魄力。
  我们的欢爱,就是一场盛大祭奠 , 我是祭祀的礼物,香火燃尽,就是我的穷途末路。
  被焚烧 , 被食用 , 被埋葬 , 化成一把灰 , 洒向湮没我的江河湖泊。
  而他还是不可一世乔苍 , 他只是点了一把香。
  他是我细碎耀眼掀起波澜的日光,也是我从此再不能触碰的禁忌。
  我坐在车里闭上眼,觉得津疲力竭,宝姐给我打电话,她告诉我情况她都知道了 , 地下室有摄像头和扩音器,她在办公室全部一清二楚。

  我疲惫嗯了声,问她还有事吗,没有我挂了。
  我刚将电话拿开 , 她在里面大声说,“你最后会不会跟乔先生。”
  我一愣,顿时睁开眼睛。
  她说何笙,我看人看事都很准 , 我觉得你最后会成为他的女人。
  宝姐的话令我不寒而栗,成为乔苍的女人吗?那个杀人不眨眼冷血至极,时时刻刻想要取我丈夫性命 , 在特区只手遮天的魔鬼的女人。
  即使我和他纠缠放纵到这般 , 这事儿我也从没想过。
  我只属于周容深 , 我应该爱他 , 忘乎所以不顾一切的去爱他 , 无论是我的梦还是我的现实,男人所存在的痕迹都不该有别人。
  他为我不惜身败名裂,不惜抛妻弃子,我如果不爱他,我对得起他吗 , 我又过得去心里这一关吗。
  日期:2017-09-11 07: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