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8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果然不出我预料 , 公丨安丨医院第三天深夜出了乱子,几个马仔买通了清洁工 , 竟然伪装成保安模样混进住院部 , 出现在王队和郑队出入的楼层,被埋伏在场的便衣特警当场擒住。
  这情况不能送局子关押 , 周容深秘书按照我的吩咐把他们送去了宝姐有股份的一家酒吧,酒吧最赚钱的妞儿都是她的姑娘 , 卖酒一绝,一晚上价值万八的人头马几箱几箱的卖 , 明面上特别牛逼,把持了场子半壁江山,老板也轻易不得罪她,谁和钱有仇,她为我打点好了 , 将这几个爪牙关在用来教训不听话小姐的地下室。
  我凌晨两点多在保镖护送下赶过去,五六名打手正在逼供,进门一屋子的腥味 , 眼前四仰八叉倒着四个男人 , 身上衣服也破了,鲜血淋漓,地上很湿,踩上去鞋底子都觉得寒冷,打手说他们晕过去很多次了,就用冰水泼醒了继续打。
  几个马仔嘴巴硬得很,死活撬不开,就一句话,有种你枪毙我。
  这些敢和条子杠的爪牙 , 都是黑帮组织里的鹰犬,说白了,撒出去就没打算收回来 , 家人要么被控制 , 要么早让头目打点好了 , 就是一门心思做事 , 没点真东西吓唬不会吐口。

  保镖为我搬了一把椅子 , 将上面灰尘擦净,我坐下用手撩拨长发,极其妩媚慵懒斜倚着靠背,“牙口挺紧啊,是条汉子。”
  被打得最惨的爪牙嘴里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 , 正好溅落在我脚下,“你不是周容深娘们儿吗。”
  我笑着抬起一条腿,搭在另一条上,雪白的肌肤纤细的弧形 , 在这一屋子五大三粗的男人面前十分新鲜诱惑。
  他上下打量我,“都说公丨安丨局长娶了个风*的二乃,很了不得,原来背地里还是个硬茬子 , 什么事都敢做,你囚禁我这些弟兄私自用刑 , 你爷们儿是执法的,你他妈胆子真大。”
  我微微一笑 , “对什么人办什么事 , 你们用不地道的下三滥招数,我自然以牙还牙。怎么 , 谁让你们来的,说不说。”

  男人冷笑,“说你乃乃!”
  我慢条斯理接过一瓶水 , “继续打,狠狠的打 , 都吃饱饭了吗,拿他们当沙包练手,留口气儿就得了。”
  我一声令下,打手和保镖就像发了疯一样,屋子里惨叫不断 , 听得人骨头发酥。
  很快两个爪牙扛不住这么大的力道折磨,翻了白眼晕死过去,胸口的肋排处已经皮开肉绽 , 能看到半截白骨 , 其余两个咬了咬牙,“你这个狠毒的**。”

  我笑着用手在脸颊扇风,“狠吗。我把话撂在这,落在我何笙手里,嘴巴再严也得给我张开,我可不是只会打人这一种折磨。”
  我让打手继续,对着脑袋打,什么时候头皮掉了,什么时候停。
  市局一名刑警在这时赶到酒吧 , 通过服务生引路找到地下室,将一份资料交给我,他在我耳旁说用刑这事丨警丨察不便C`ha 手 , 他就不留了。
  他走后我翻开案卷看了一眼 , 立刻喜笑颜开 , 我将上面夹在其中的一张相片朝骨头最硬的马仔亮出 , “王勇?代号六子是不是。”
  他脸上布满污泥和鲜血 , 咬着牙不吭声,可当他看清照片里的人时,神情顿时大变。
  我意味深长感慨,“你这十三岁的女儿真是如花似玉明媚可人啊,知道风月里有一种女人叫雏妓吗?干干净净的身子 , 那才能让男人兽性大发。卖个好价钱不说,兴许傍上了大人物,给你满门光宗耀祖。”
  王勇脸色一僵,他手臂撑住地面 , 艰难爬起来,直勾勾瞪着我,“你什么意思?”
  我将照片狠狠甩在他脸上,“知道的都给我说出来,否则我让你亲眼看着 , 你女儿怎么当了雏妓受人侮辱。”
  “你敢动我女儿我做鬼都弄死你!”
  我大声冷笑,“你做人在我眼里都不过一条狗 , 你当了鬼还不如一个屁。你女儿才十三岁,会不会直接死在库上了。风月场的畜生玩疯了 , 你见过吧。”

  王勇盯着他女儿照片 , 整个身体都轮了下来,“暗杀周容深 , 去医院一不做二不休弄死他的,都是金哥让做的 , 不过他还有后台,人只要弄死了 , 他后台平息后面的事。”
  我不由自主握紧了拳,“后台是谁。”
  “苍哥,周容深出事那天晚上,金哥被打了,对方虽然戴着面Ju , 但我认出来是苍哥,他下手又狠又稳,除了他没别人。他说如果你出事了 , 他就灭金哥满门。这次我们去医院 , 金哥特意嘱咐如果碰到你就掳回去送给苍哥,苍哥早说了,周容深不管怎么死,你不能动,他要你。”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乔苍参与了吗。”
  王勇说他是幕后,他很津 , 这事儿他绝对不沾 , 都是金哥出头 , 不过他有话 , 出大篓子他保。
  公丨安丨局长不明不白牺牲了 , 这篓子谁都保不了,乔苍敢说这话。
  我眯了眯眼,“他在省里有大靠山吗。”
  王勇摇头,“他自己就是靠山,还有谁硬得过他?你不是道上的 , 不知道这行的深浅,黑白碰到一起,只要黑的够黑,压人跟玩儿似的。省里那些人还想傍苍哥呢 , 他道行有多深,常老那老狐狸都猜不透,龙哥跟他打交道多少年了,连他十分之一的脉都没摸清。”
  我深深呼出一口气 , 心里像压了一块石头,我一直以为周容深和乔苍是势均力敌 , 不过听王勇这么说,真有点胳膊拧大腿。
  论白道周容深在特区没说的 , 摆出他的面子畅通无阻 , 可乔苍这么黑的太也少见,关键他确实津 , 他在幕后压阵,有的是人替他搞事 , 掏几百条命都掏不上他,难怪孟煌城说和乔苍沾边的谁都不乐意碰 , 惹祸还没用。

  王勇见我脸色不好,以为我担心受牵连,他说,“苍哥稀罕你,头一回见他为女人连他妈命都不顾了 , 和公丨安丨局长到了这份儿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他还有心思打女人主意 , 你知道的内情不少吧 , 换了任何人,你也是不能留的主儿,苍哥不保你,龙哥和金哥早弄死你了,你自己落单的时候可不少。”
  王勇舌尖在嘴里舔了舔,抵出一颗沾着血丝的牙齿,他蹙了下眉头,“我都说了,你别动我女儿。我在外面做的事 , 我女儿和老娘都不知道,家里用钱,干马仔来钱快 , 我也不是天生就当坏人。”
  我眼神示意打手 , 他将王勇脚上的铁锁解开 , 又递给他一瓶水一支烟 , 烟镇痛 , 王勇立刻接过去,他身上骨头估计折了不少。
  “看你还有点人情味,为了养家糊口,只要你出面指证金伟暗杀周局长的罪行,我保你至多三年恢复自由。三年期间你女儿老母平安无恙 , 衣食无忧。”
  他有些愣住,半响才试探问我真的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