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中吃了一块狗肉,结果能听懂狗说话了》
第237节

作者: 推窗望岳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话间,丨警丨察来了,问了下情况,眼镜男更加得势,手舞足蹈,口沫横飞,就他一个人在叫,李福根是个不太善于说话的人,而朱瑗瑗则吓住了,井和则在一边看着,因为李福根摇手要他不管,而且他听出来了,李福根看出这金发女郎有病,李福根在他眼里,第一印象是高人啊,上次一眼看出康司令的病,这次又一眼看出金发女郎有病,他信李福根的话,也好奇,到要看一看,李福根怎么处理,能看出个什么病来。

  普通的官员怕外国人,井和这个级别的是不怕的,所以一点也不急,即然李福根有把握,他就作壁上观。
  眼镜男口口声声是朱瑗瑗撞倒了金发女郎,致使金发女郎不能动弹,严重摔伤,伤情很重,朱瑗瑗必须负全责,不能跑,李福根也直接承认了,朱瑗瑗是撞了金发女郎,他这会儿也不说金发女郎是有病了,一句话:“我们负全责,去医院吧,检查,无论多少钱,我们出。”
  “根子哥。”朱瑗瑗小脸儿煞白,她就一打工妹,撞伤了外国人,这要进医院检查,那得了。
  “没事。”李福根摇摇头:“她这是病,不是伤,跟你没什么关系的,检查不出来的。”
  即然李福根表了态,丨警丨察也不多说什么,救护车来了,一起去医院,李福根对井和抱歉的道:“这外国女人有病,先跟去看看,呆会回头再来买玉。”

  井和知道康司令对李福根是另眼相看的,自然无所谓,加之他心里也好奇,点头说行,到是好奇了,在车上问李福根:“她这个是什么病?”
  “是腰腿的病。”李福根一时不好解释,灵光病不好说啊,其实如果找一个光学研究所,照一下,金发女郎身上的情形立刻就能照出来,红的红,绿的绿,红绿分明的,可问题是,光学研究所用仪器看,他肉眼怎么看出来的?所以不能说。
  “类似于风湿。”他只能这么解释:“风寒邪弊,阻塞了经络,腰腿不利,站不稳,所以我表妹一撞,她就倒了,站不起来,也是风湿的原因,而不是摔伤了,正常人,哪有这么摔一下就起不来的,又不是七老八十。”
  “对。”井和点头:“难怪她先落地的是屁股,手却抚着腰腿那里,原来是风湿,根子,你这眼光,了得。”
  李福根便笑,朱瑗瑗在边上,却还有些惊魂不定,道:“根子哥,你怎么来北京了,妈说你当了公家人啊,这外国小姐真的不要紧吗?她要是住到医院里不出来,怎么办啊?”
  “没事。”李福根安慰她:“说了她不是摔伤,在医院检查不出伤来的,赖不上你,放心,一切都包在我身上。”
  他这么大包大揽,朱瑗瑗心里的惊慌好了些,暗暗看李福根,到是奇怪:“他以前最老实了的,也最怕事,两年不见,到是变了好多,胆子大多了,妈说他拜了那个老骚狗做师父,人就变了,还真是这样。
  日期:2018-01-13 13:54:05
  ”
  李福根可不知朱瑗瑗在心里琢磨他,问起朱瑗瑗在北京的情况,朱瑗瑗学护理的,就在一家小医院里打工,也就是三千多块钱一月,还好包食宿的,算是不错。
  “你慌慌张张的跑什么?”李福根想起来,先前朱瑗瑗进店里,是跑进来的,好象在躲什么人一样。
  听到这话,朱瑗瑗脸一红,道:“没事,有个人好讨厌,我躲一下。”
  李福根现在女人多了,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笑了起来:“是男朋友吧。”
  “才不是。”朱瑗瑗红着脸摇头,李福根便笑,也不再追问。

  朱瑗瑗长相秀丽,虽然不是什么超级大美人,但也要算个小美女了,身材也不错,有男人追,太正常了,这种事,李福根是不管的。
  到医院,要检查什么的,都是李福根出钱,然后七雪公司又来了人,好几个,还有律师什么,看来是家大公司,眼镜男更加的得寸进尽,不过丨警丨察到也不是听他叫,李福根这面即然愿意出钱,那就先捡查罗,可不是象眼镜男叫的要抓人。
  一番检查下来,金发女郎什么伤也没有,眼镜男不依不饶,还要到其它医院甚至国外去检查,李福根真的恼了,全都应下来:“随便你去哪里检查,查出伤来,全算我的。”
  本来要是和解了,不必录笔录,眼镜男不依不饶,警方只好录了笔录,留下了朱瑗瑗和李福根的身份信息,看到李福根有工作证,是国家公务人员,七雪公司的律师也就没再提什么额外的要求,至少没再听他眼镜男的乱叫。
  李福根心中有气,扯了朱瑗瑗到金发女郎病床前,现在知道这金发女郎叫露西亚,李福根道:“我表妹撞了你,这个是事实。”
  让朱瑗瑗道了歉,露西亚到是好说话,用英语说没事,她的病跟朱瑗瑗没关系,她到是肯说实话,没有什么讹诈的意思,但李福根见不得边上的眼镜男,这会儿也不问露西亚的病情,只说了一句话:“你的病很重,最多明年这个时候,你双下肢就会瘫痪,不能走路。”

  他说英文只能崩单词,露西亚不知听懂了还是没听懂,到是眼镜男听懂了李福根的单词秀,在边上哼哼,李福根懒得理他,扯了朱瑗瑗出来。
  “根子哥,谢谢你,今天要不是你,我可真不知道怎么办了。”朱瑗瑗跟李福根道谢。
  李福根摇头:“没事,也是巧。”
  问起来,朱瑗瑗刚好今天休息,好不容易碰到了,当然不能就这么分手,先去玉器店,挑了一块玉,让井和先送回去,李福根道:“我先去我表妹那儿玩一会儿,晚上我回去,再跟康老说玉的用法。”
  井和答应了,要把车留给他用,这车都是有专门的司机的,李福根摇头不要,他还不习惯这种亨受,到是朱瑗瑗好奇得很:“这是你同事啊,还配得有车。”

  李福根摇头说不是,说就是北京的一个朋友。
  先玉器店,后医院,尤其是检查,费了老多时间,这时也就快中午了,李福根笑对朱瑗瑗道:“园子,你以前不是说要吃北京烤鸭吗?吃过没有?”
  园子是朱瑗瑗的小名,家里人都这么叫。
  2018-01-13 199

  日期:2018-01-14 16:20:30
  “哪有。”朱瑗瑗摇头:“好贵的呢,也没时间,不过根子哥你来了,我请你吃吧。”
  李福根笑了:“行啊。”
  真个叫了车,去吃了烤鸭,不过最终李福根付了帐,朱瑗瑗对李福根很好奇:“根子哥,你现在好象很厉害了呢,而且好有钱的样子,公务员都这样吗?”
  李福根到是知道,外人对公务员有很多误解,他要真是个地志办的工作人员,一个月一千多块,还吃烤鸭,烤麻雀都吃不起,不过也不必解释那么多,只说有点儿外水,反正外面的人,都是这么理解公务员的,这也让朱瑗瑗心安,免得说让他花了钱。

  朱瑗瑗话还蛮多的,以前跟李福根的关系不远也不近,这次在北京遇到,好象格外亲一些,叽叽喳喳说个不了,李福根一贯的话不多,基本上就是听。
  吃了东西,又一起回朱瑗瑗打工的医院来,朱瑗瑗住的是宿舍,四个人一间房,其她三个人都上班去了,朱瑗瑗领李福根进去,泡茶给他喝,闲聊着,门是打开着的,突然一个人走进来,看一眼朱瑗瑗,眼光落到李福根身上,眼珠子便瞪了起来:“你谁啊?”
  这人二十七八岁年纪,单单瘦瘦的,理着个古怪头型,象条船一样,反正李福根是叫不出名字,不过听口音,却是三交市一带的。
  朱瑗瑗一看这船型头,立刻变了脸色,叫道:“古亚风,你别乱来,这是我表哥。”
  “表哥?”古亚风脸带狐疑,伸手来勾李福根肩膀:“即然是表哥,我们到外面聊一聊。”
  “你做什么啊古亚风?”朱瑗瑗急了,拦在李福根前面:“你乱来,我叫人了啊。”
  “我没乱来啊。”古亚风嘿嘿笑:“即然是你表哥,聊一聊,是真是假,不就清楚了。”
  朱瑗瑗一张脸胀得通红:“是我表哥就是我表哥,再说了,是真是假,关你什么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