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7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想了想,“一个县委书记能力再大,碰上这种事情,绝对有点头痛。因为她女儿的病不是普通病,去过京城,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都治不好,为了去海外求医,他很可能不惜铤而走险。”
  老段道:“我们办事,讲究一个证据,这一切毕竟都只是你的猜测。”
  顾秋说,“南庄的案子,涉及到的人很多,其中市里的某位领导,我们暂时不得而知,但这个人物绝对是个重头戏。其他人只是帮凶。如果省纪委有命令,我想他们一定会找你协助,所以我想跟你商量点事,如果查到与曹书记有关的证据,希望你能从中截下来。”
  “你想干嘛?”
  老段心头一惊,真的搞不明白顾秋想干嘛?这是要自己违法啊。可顾秋肯定有他的用意,否则他不可能截下与曹书记有关的证据。老段说,“如果这案子查下来,倾巢之下,焉有完卵?”
  顾秋说,“我自有分寸,这次我们的目标,旨在敲山震虎,而不是一网打尽。毕竟这种想法不实际。”

  老段抽着烟,“这可是个危险工作,顾县长,单凭我们两个人,力量很单薄。”
  顾秋说,“古代以少胜多的战役,不计其数,靠的仅仅是人多?绝对不是,那是谋略与技巧。”
  老段唉了一声,“太不可思议了,我们只不过是想为民众办点实事,居然搞出这么多麻烦。唉——”
  这的确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估计说出去,别人也不相信。做好事,做实事,做得如此费劲?
  顾秋笑了起来,“以后会好起来的。只要我们能够坚持下去,清平迟早有一天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老段说,“我倒是相信你,真的。我也很崇拜你。你年纪轻轻,有如此胆识,魄力,能力,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能成为地方大员。”
  顾秋笑了,“真若如此,我就拉着你。我到哪里,你就得跟着我到哪里。”
  老段说,“那我倒是乐意之极。只不过,你不要忘了今天这话。”
  顾秋看看表,“时间不早了,我要先回去了。你那边多多留意,有什么情况,记得及时跟我通气。”
  老段送他出门,顾秋说,“不要送,免得别人看到说闲话。”老段笑了,这个顾县长,心机好深。
  顾秋回到家里,从彤问,“你们在密谋什么?”
  顾秋说,“没有密谋,只是为了要打开局面,不得不用上一些小手段。”
  从彤有些担心,“会不会犯众怒?”
  顾秋道:“放心吧,我没那么傻,打击面窄一些,各个击破。”
  从彤说,“你们男人搞这种阴谋诡计,我看不懂。”
  顾秋笑了,“你没必要看懂,只要当好你的县长夫人就行了。”
  第二天一早,政府办就开锅了,很多人在交头接耳嘀咕着什么。顾秋走过去,他们就不议论了,一个个装得一本正经的。
  九点钟的时候,谢主任过来串门。顾秋问他,“今天发生什么事了?”
  谢主任说,“不得了,突然好多人来到清平县,跑南庄去了。”
  顾秋故意问,“这是怎么回事?南庄出事了吗?”

  谢主任道:“还不就是上次那省报记者的报道,真没想到这个记者这么能耐,一篇报道,就让全世界的记者都跑过来打听这事,现在南庄可热闹了。”
  顾秋心道,前两天在常委会议上,大家都主张派人蹲点。现在你们去蹲点啊!这么多人都来了,看你怎么蹲?
  这个结果,倒是令顾秋感到很意外,齐雨一篇稿子,引来了这么多记者。
  十点钟,高县长主持会议。
  要采取应对措施,马上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当初顾秋提出来,堵不如疏,结查呢,他们一个个反对,暗地里说顾秋居心不良。

  现在出事了,高县长说,“曹书记这几天没空,大家要拿个一个法子,解决南庄问题。”
  解决?怎么解决?
  每个人心里都没底,现在是很多记者,来自五湖四海。除了这些记者,还有很多好事者,他们也想打听打听一下,南庄这个租妻是什么个情况。
  这些人,有作者,有闲得蛋痛的社会各届。
  有些人纯粹是无聊,跑过来看看这种租妻的生活。或许,他们也想寻找这种刺激,毕竟租妻是一个新颖的话题。
  顾秋这次不说话了,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

  但都没有一个可行的办法,高县长吼了一声,“一个个说吧,七嘴八舌的,没个主意。”
  结果大家都静下来,不说话了。
  然后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盼望着谁先开口。议论和发表看法,毕竟是两回事。高县长看着大家,不爽的问,“怎么啦?刚才说得这么起劲?现在哑巴了?”
  大家还是不说话,顾秋呢,反正我是不开口,免得你们又攻击我。所以他拿着笔,在本子上写着什么。
  常务副县长说,“大家可以畅所欲言嘛,不要有太多顾忌。我们的宗旨是解决问题,所以你们有什么好的方案,尽管说出来。”
  于是有人发言了,说这件事情有点复杂,如果只是一二个记者,我们可以蹲点,把他们拦下来。但现在情况不妙,完全是打乱仗。而且来自五湖四海,什么样的人都有。
  也有人说,“要不我们继续用以前的老办法,从别的村庄里调一些妇女过去,先挡住这些人悠悠之口再说。”
  还有人更直接,“我看不可叫派出所把南庄控制起来,禁止非村民进入附近。”
  旁边一位副县长道:“南庄只是一个村庄,又不是故宫,它的路四通八达,人家随便哪里都可以进去,你怎么控制?我看挡是挡不住的。”

  大家说了半天,还是没个主意。
  高县长望着顾秋,“顾县长,今天你怎么不发言?”
  顾秋说,“啊!刚才大家说得不错,方案挺好的。我没意见。”
  高县长气闷了,刚才哪个都没有提出具体的方案,顾秋这分明不是敷衍嘛。不过他知道,顾秋上次吃了亏,因为提出堵不如疏的原则,遭到大家反对,他这次就机灵多了。
  日期:2018-01-14 18:1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