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7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赶到市里,这位领导架子大,脾气大,他就看着曹书记,“你也是一位老同志了,怎么可以犯这种错误?这可不是关系到哪一个人的事,你心里明白的。当初这里面的钱,我可没有少给你。那五十万,一分没少你的。你倒是给我把事情摆平啊!”

  曹书记都不知道怎么解释,现在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人家怎么说就怎么说。
  他根本没任何反抗的余地,这五十万,就象一个定时丨炸丨弹,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领导道:“现在你马上回去,赶快想办法,不能让记者再深挖下去,否则大家都完蛋。”
  曹书记心里很恼火,大老远将自己叫过来,就只是为了当面骂一顿?他真的很想发火,却只能忍着。
  在赶往县里的途中,市委书记也打电话过来了,很严肃的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你来我办公室解释一下。
  日,刚刚往回走了快一半了,又叫自己折回去?曹书记很无奈,只得再次掉头,朝市委赶,在市委领导面前,挨批评是肯定的。曹书记又挨了一顿骂,市委书记指示道:“南庄的问题,你们想办法去解决,要是让记者再报道这种事,你就准备回家种田吧!”
  曹书记黑着脸,在车上给宣传部长打电话,“究竟能不能摆平?实在不行,你给我马上回来!”
  回来有什么用?回来就能解决问题吗?
  答案是肯定的,回来有用。
  因为当天下午,曹书记就给公丨安丨局和高县长打电话,“给我派人在南庄蹲点,一旦发现有记者进入,马上制止!”
  顾秋睡了一觉,宣传部长过来敲门,说要回去了,曹书记在催。
  顾秋伸了伸懒腰,“那就走吧!”
  在回去的路上,宣传部长说,“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阻止记者进行再次报道。经过此次爆料,肯定有很多媒体会去南庄,我们能做的就是亡羊补牢。”
  顾秋说了句,“治标不治本,亡羊补牢又有什么用?”

  宣传部长叹了口气,“不是我们不努力,只是以我们目前的能力,只能如此。你知道吗?每年花在唯稳上的资金有多少?”
  顾秋说,“我又哪里知道?到目前为止,我还是个局外人。”
  宣传部长知道,顾秋心里好象有怨言。的确,很多内幕,他都毫不知情,虽然他是常委,究竟没有进入清平县这个核心利益圈子。
  下午赶回清平县,曹书记临时召开会议,就南庄问题进行了探讨。

  很多人都支持和赞同这个方案,认为派人去南庄蹲点,是最好的选择,也是目前唯一最有效的办法。
  看到大家这么积极,要把记者堵在外围,顾秋说,“我来说两句。”这是顾秋在常委会议上,第一次发言。
  大家都看着他,又望望曹书记,高县长,高县长没说话。曹书记道:“你有什么看法?”
  顾秋说,“看到大家这么积极,热情,我也想谈谈自己的看法,毕竟我也是常委之一。”
  顾秋这个常委,排名靠后,没有太多的份量,不过在关键时候,他还是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常委的投票权,不容忽视。
  顾秋说,“关于南庄这个问题,大家都认为,派人蹲点,是最佳方案,也是目前唯一能解决问题的办法,可我想想各位,派人蹲点,就真的解决问题了吗?”
  顾秋说,“答案是肯定的,不。这样下去,只会让问题越来越糟,所以我说,堵不如疏!我们不把问题从根本上解决,只会让问题越来越严重。最终彻底爆发,终到那一天,大家都一起完蛋吧!”
  几句话下来,曹书记就不悦了,“顾秋同志,我想你可能没要真正了解到具体的事因。南庄的问题,根本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你还年轻,很多事情看不透。我看这件事情,就没必要表决了,很多的人意见都是一致的,就这样办吧!”

  顾秋明白,他们为什么采取这种态度,就是因为很多事情,拖一拖,放一放,这个问题就会变得不是问题。
  所以很多人养成了这种风格和态度。
  拖,的确能解决很多问题,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顾秋的提议,被无情的否决了。
  散了会,谢主任来到顾秋办公室,“顾县长,我听说你今天顶撞了曹书记?”
  顾秋问,“听谁说的?我有必要顶撞曹书记吗?我只是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谢主任说,“唉,现在很多问题,都是这样的。我在这里也有些年头了,大家的心态都一样,不论是什么事情,他们总喜欢拖。办事效率不高,头痛啊!”
  “可你这样公开提出来,他们很多人都会跟你划清界线,以后你的工作就很难开展了。”
  顾秋说,“我还有些事,这个问题下次再谈吧!”
  谢主任告辞了,老段打来电话,“我们找个地方坐坐?”
  顾秋一听,就知道老段准有事,立刻应下来。

  在清平县,也没有别的地方,顾秋就决定到自己家里坐会。老段匆匆而来,他告诉顾秋,“我调查到了一些线索,特意跟你汇报一下。”
  老段在纪委虽然是副书记,但纪委并没有把很重要的工作交给他做。所以他有大把的时间,来调查一些事情。
  老段告诉顾秋,“我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然后他就凑过来,小声道:“南庄那件事情,当时他们从省财政套到资金六百多万。有一笔五十万元的款,进入了曹书记手里。”
  顾秋心里一跳,“你说的是真的?”
  老段说,“这种事情,我哪能开玩笑?当初这笔钱下来,有至少三百万的资金,回到了黄副省长手里。剩下的钱,自然他们几个重要人物分了。”
  三百万,五十万给了曹书记,剩下的二百五万十,又哪去了?不用说,肯定被当时的重量级人物给瓜分了。

  令人惊讶的是,黄副省长居然搞到了三百万当回扣,这样的事情,在黄副省长任期,恐怕没有少干吧!
  顾秋问老段,“可有证据?”
  老段说,“我很快就能搞到证据。”
  顾秋心道:“这事情有点大,得好好盘算一下。”他就对老段说,晚上我去拜访一下曹书记,你继续加快进程。
  老段点点头,先行离开顾秋的家。

  下午,顾秋就没去上班了,在家里琢磨这事。
  难怪曹书记如果害怕这事情曝光,原来是这么回事。
  他还真没看出来,曹书记也是其中一个捞钱捞得比较从的,照这样算,清平县,恐怕没几个人是干净的。
  晚上,从彤领着蕾蕾回来,顾秋问蕾蕾,在学校的情况怎么样?蕾蕾说,“太有难度了,上了几天课,我一点头绪都没有。”
  顾秋劝她,慢慢来,反正又不急着干什么重要事。
  蕾蕾低下头,没有作声,顾秋觉得有些奇怪,“你怎么啦?好象不高兴。”
  蕾蕾说没有,没有。

  顾秋问从彤,“发生什么事了?”
  从彤道:“没有吧?刚才在路上还好好的。等下我问问她。”
  顾秋晚上要去曹书记家里,他就想带着从彤去,可从彤不愿意,顾秋只得一个人去了曹书记家。
  曹书记今天很不爽,这么多人,就顾秋提出异议。
  到目前为止,他也把捏不准,顾秋究竟想干嘛。
  可顾秋竟然到他家里来了,开门的是曹书记的女儿,看到顾秋时,她愣了愣,迟疑道:“你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