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6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秘书长说,“大家辛苦了,给大家发点劳务费。”
  那些记者就笑了起来,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着发劳务费。秘书长把稿子和信封,一人一份。
  发完了劳务费,他们又继续打牌。
  有人拿起稿子来看,看了会,觉得没什么问题,到时只要署个名就可以拿回去交差了。
  有人打开信封一看,随手放进包里。
  反正今天的时间很充裕,大家都不焦急,等着吃饭。秘书长给大家做介绍,“这位是我们县委常委,顾县长,今天就由他来陪大家一起坐坐。”
  有人问,“这里有洗头的地方吗?”

  也有人说,“去洗个脚吧,一起去。”
  顾秋在这里呆了大半个月了,也不见有什么地方洗脚,秘书长,“有,有,大家跟我上楼。”
  一些闲得蛋痛的记者,就跟着秘书长上楼去了。剩下七八个记者,他们不想去洗脚,继续打牌,还有三个妹子在聊天。
  顾秋很奇怪,齐雨怎么没来?
  她不是天天打电话,说要搞到第一手资料。
  看看表,都十点半了,齐雨一直没出现。顾秋打她的电话,没有人接。
  三个坐在那里聊天的女记者看到顾秋,都在窃窃私语,时不时朝顾秋望过去。
  看到顾秋打完电话,其中一个戴着眼镜的女记者走过来,“这位年轻的县长,能陪我们坐坐吧?我们想了解一些更详细的情况。”
  顾秋点点头,朝她们走过去。
  三名女记者好象对顾秋挺有好感,其中一个问,“你这么年轻,真是这里的县长啊?”
  顾秋说,“是副县长。”
  “可你还是常委。很了不起哎!”
  顾秋谦虚地笑了下,另一名女记者问,“象您这么年轻的副处级干部,在全省来说,都应该不是太多吧?能不能跟我们透露一下,究竟有什么诀窍?”
  顾秋说,“任何人都没有捷径,只要把心放在工作上,放在群众身上,组织上自然就会发现你的亮点。”
  一名短头发的女记者笑了,“年轻的干部都把心思放在女朋友身上,顾县长你呢?真要是把全部心思都放在工作上,女朋友会同意吗?”

  顾秋知道她是开玩笑,“人生大都有好几个部分重成,学习,工作,生活,缺一不可。我说的是在工作的时候,把心放在工作上,回家的时候,把心放在老婆身上。我这样回答,三位可否满意?”
  一名女记者说,“开玩笑的,开玩笑的,不要搞这么正式,不管你说什么,我们都不会往报纸上发的。”
  另一个记者问,“顾县长,他们男同志都有节目安排,我们女同志也应该一视同仁吧!是不是安排一个什么节目啊?”
  顾秋说,“上楼吧,楼上有安排。”

  女记者道:“楼上就算了,鬼知道他们在干什么?我们还是觉得跟年轻的县长在一起交流比较开心。”
  顾秋说,“那就喝茶吧,再有个把小时就要吃饭了。”
  另两名记者也同意,“那是,个把小时也做不了什么事,坐会算了。”
  刚才说话的那位女记者看着她们,“你们两个需求也太强烈了吧,个把小时都不够你们用的?”
  两人一愣,立刻就笑骂了起来,“难道你只要十分钟就够了?”
  女记者又扯上顾秋,“看你们两个,人家顾县长在这里呢!怎么可以说那样的话题。”

  男人在一起,喜欢开这种荤段子的玩笑,没想到女人在一起,也有这嗜好。
  顾秋当然装傻,装聋。
  另两名女记者道:“都是你自己说的,却怪我们两个。人家顾县长估计一个小时还真不够用。”
  顾秋喝着茶,“一天八小时,的确不够用,我平时都主动加班的。”
  三人见他一本正经,也不开玩笑了。
  这时,秘书长匆匆忙忙从楼上跑下来,“顾县长!”
  他附在顾秋耳边,轻轻说了一句,“有名省报的女记者去现场了,怎么拦也拦不住。”
  顾秋一听,齐雨来了。
  以她这身手,一般的人的确拦不住。
  但是齐雨要硬闯,恐怕会吃亏,顾秋站起来急急跑出去,“我去看看!”

  开着车子赶到西北角,顾秋看到穿着牛仔装,戴着帽子,背着包和相机的齐雨,大喊了一声,“喂,这位记者同志请留步!”
  齐雨正和守在这里的公丨安丨战士对峙,她要进去看,人家不允许。听到顾秋的喊声,她回头一看,本来气乎乎的脸,忽地就笑了。
  顾秋走过来,“记者同志,这里可不能随便闯,非常不安全。如果你需要了解什么情况,请跟我去招待会现场。”
  齐雨说,“那好吧!”
  顾秋打开车门,齐雨就跳上去,顾秋刚发动车子,齐雨道,“这是不是一场阴谋?洞里根本什么都没有?是你们自己炒作出来的吧?”
  顾秋说,“妹子,你听我说,古墓这东西,你觉得有什么重大意义吗?今天这么多记者,一窝蜂似的跑过来,大家的报道都一样,千篇一律的,难道你们仅仅关心这些与民生风马牛不相及的事?”
  齐雨看着他,“你是说清平县,还有更多值得关注的东西?”
  顾秋说,“你是记者,用记者的眼光去看待问题。不过我真不希望,你成为一名愚记。跟那些没脑子的人一样。”

  齐雨望着顾秋,“你究竟想表达一个什么意思?”
  顾秋说,“我哪有啊?只不过是想说,任何事情,不要跟所有人同一个角度看问题,要找出自己独特的视角。”
  齐雨说,“我明白了,你这是在忽悠远我过来。”
  顾秋摇头,又叹了口气,“我只是希望媒体关注的,是则重民生,而不是那些捕风捉影的事。”
  齐雨说,“你想用媒体来推动政治?”
  顾秋轻轻一笑,没有作声。
  齐雨想了想,“媒体充其量只能监督,而且监督的权限也是有限的,一旦超出了某些许可的范围,媒体就无能为力了。”

  这个道理,顾秋当然懂。
  我国目前尚无法达到这一点,而且媒体的监督力量十分有限,所以顾秋说,“量力而行吧!首先目标必须明确,这是肯定的。没有目标,我们就太盲目了。”
  齐雨道,“看来我没有必要再对这个古墓进行报道了,我要去其他地方转转,看看有没有值得我去深讨的话题。”
  顾秋说,“这地方条件实在艰苦,你可能不太适应。”
  齐雨笑了,“什么艰苦的地方我没去过?甘肃怎么样?那地方,总比你们这里要差吧?藏区呢?我一个人照样风雨无阻。”
  顾秋道:“还是吃了饭再说吧!都到饭点了。”
  齐雨说,“跟他们这些人一起混饭吃,我看还是不要了。除非你请我!”
  顾秋说今天不行,没时间。
  齐雨很干脆,“那就算了!”
  从省城到这里,足有好几百公里,她不可能骑摩托车。顾秋在前面的路口放她下车,齐雨背着包就走了。
  中午,顾秋陪着那些记者一起吃了饭,给蕾蕾打了包回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