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8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到达十四楼走出电梯门,周容深病房门口有些混乱,四五名护士挡住一个女人,女人声嘶力竭拼命挣脱,大喊他是我丈夫,我来看他有什么错!
  门口把守的特警知道她是前任周太太,都不敢擅动,只是死死堵在门外,隔绝她进入的道路。
  有护士余光看到我惊喜说周太太来了,她们手臂和脸颊都被挠出了指痕,护士帽也被扯掉,气喘吁吁有些狼狈。
  护士朝两侧散开后,露出中间包围住的沈姿,她穿着蓝白相间的病号服,一瘸一拐的艰难站立,脸色尤为凄惨,人也瘦弱不成样子。

  她是非常骄傲自负的女子,她千方百计死守着,最终还是落魄的凤凰被拔得毛都不剩,她早已近乎扭曲,她痛恨别人的阻拦和看轻,更痛恨这些人站在我这一方效力,她愤怒暴躁的表情在看到我出现这一刻,炸裂到了极致。
  “何笙你这个贱人,你到底给他们吃了什么迷魂*,为什么他们都巴不得去奉承你,做你的走狗。”
  我站在原地停下,头顶惨白的光散发出灼热的温度,烧得头皮发烫,“成王败寇的道理,你不懂吗。”
  她嘶吼尖叫冲到我面前揪住我衣领,大声质问我为什么不允许恪恪探望她,她已经央求保姆很多次为什么就是不满足。

  她双眼猩红,恨不得将我就地正法碎尸万段,“你把恪恪夺走了,藏起来了是不是?恪恪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你凭什么阻止我们母子团圆,他从小跟着我长大,你做过什么?你除了破坏他父母的感情,毁灭他的童年,你又做过什么!你把我孩子还给我!”
  护士和特警见状急忙冲上来拉开她救我,她瘦弱身体像一只小鸡,被直接禁锢住,即使她再癫狂抗拒,也无法从那么多人手中挣脱。
  我居高临下看着她,看她愤恨涨红的脸,我抬起一只手,示意她们松开,特警喊了声周太太,我没有理会,仍旧固执我的念头,他们只好松开对沈姿的束缚。
  她吃一堑长一智也没有再度过来撕扯我,我问她见周恪干什么,她咬牙切齿说让他看看他母亲这副样子是因为谁,让他知道你的真面目。

  我冷笑,“周恪还不到八岁,你作为母亲不保护他,不隐瞒他大人世界的残酷,还试图激起他仇恨的意识,让他活在愤怒和怨恨中,你哪里配当母亲。至于他的童年不是被我毁了,而是你。你不和宋辉止暗渡陈仓容深也未必离婚。你自作自受不要把因果推在我身上。”
  “我怎样轮不到你来指点,那是我儿子,我怎样都是应该的,你没有资格控制。”
  我掸了掸刚才被她抓出的褶皱,上面一股子消毒水的味道,护士很有眼力见,她拿出一块非常清香的纸巾递给我,我接过将胸口擦拭干净。
  “容深作为父亲,你出事后他想到了保护周恪,已经送去珠海的朋友那里,过几天回来。周恪现在一无所知,他父母都差点命丧黄泉,这样打击不能给他。你恨我我也恨你,不过幼子无辜,我会视如己出将他周全呵护。”
  沈姿并不领情,她朝我唾弃,“不要假惺惺树立的你名望,我生的儿子自己养,你算什么东西?你也配!你遭天谴生不出孩子,你想要捡现成的吗。”
  她不提还好,提了我顿时怒火中烧,我举起手里的皮包朝她脸上狠狠砸去,铂金扣划破她鼻梁,将她头打偏,她半响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血从伤口渗出,她嘴唇尝到了一丝血腥味,她怒不可遏质问我凭什么打她。
  我知道孩子不是周容深的,他不该存在这个世上,他一旦出生我们母子都得不到善终,乔苍会疯了一样掠夺,铲平。
  可送他走也应该由我亲自来,她沈姿不过是我手下败将,有什么资格戕害我的骨肉。
  “你落今天的下场因为什么,你最清楚。”
  沈姿猩红的眼睛浮起一抹嘲讽,“你怎么还怪我,你不该谢我吗?你现在还能是周太太,是因为孩子没了,孩子如果有,你恐怕连命都活不成。”
  我心里咯噔一震,我不动声色捏紧拳头,她抹掉鼻梁上的血,手掌鲜红一片,“何笙,你是有手段,也有智慧,可你还没强大到在这么多聪明人面前瞒天过海偷梁换柱,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沈姿话里藏刀,我已经听出来了,我身体不由自主一晃,竭力咬牙稳住平衡,我挥手示意所有人都离开,两名特警也避到十几米开外的角落,我小声问她,“你知道什么。”
  她一字一顿,“你流掉的孩子根本就是野种不是正统。”
  轰一声我觉得头顶山崩地裂,我脸色骤然变得惨白,她那双眼睛此时可怖到骇人。
  她狞笑着,“周容深娶了一个不守妇道的荡*,不要拿你曾经当借口,你跟了他之后就安分干净吗?我在地下囚牢,乔苍什么都说了。”
  她启开有些苍白青紫的唇,“他用最残忍的酷刑折磨我,针,电钻,石灰,粪便,街上乞丐的津液,所有你想不到的,我都尝过了。我问他为什么这样恨我,你猜他说什么。”
  我脚下一轮朝后退了半步,她哈哈大笑,“你去问他啊,我全部告诉容深,我醒来时他在库边,我原原本本一字不落讲了。”

  我有些窒息。
  唇和鼻都无能为力的窒息。
  她不停大笑,笑得我心里发毛,我大声压制住她,“你休想诈我,我心里坦荡忠贞不渝,不是你一番泼脏诽谤就能否决抹杀,容深如果相信你胡言乱语,我也不会站在这里。”
  她得意痛快的表情被我最后一句剌激得荫云密布,声嘶力竭抱怨他分明看清一切还要留你,他为什么对你这样没有底线纵容,他那么骄傲怎么可能做到!
  她燃起一团嫉妒的烈火朝我冲过来,我伸手抵挡,她没有撕咬我,而是盯着我的脸逼迫,“你敢发毒誓吗,如果你和乔苍有什么,你这辈子断子绝孙,孤独横死,最爱的人死于非命。”
  我身体一僵,发毒誓。
  我不信鬼神,但也不是全然无畏,这份毒誓代价太惨重,我还不起。
  “我为什么要发毒誓诅咒自己丈夫,做这么无聊的事。”

  “因为你不敢。”她朝我步步紧逼,仿佛要将我吞吃,“你心里有鬼,你瞒天过海瞒得了天道苍苍吗!”
  我险些被她逼得绊倒,伸手将她狠狠一推,趁她冲上来纠缠前一刻朝不远处特警嘶吼将她带走,永远不许她踏入这一层。
  我惊慌跑进房间,关上门靠在墙壁大口喘息,乔苍不会说,他绝不会说,我在周容深身边他捅破这个秘密等于逼死我。
  周容深。
  我脑海白光乍现,忽然想到他,我抬起头看向病库,他没有熟睡,正安静坐在那里凝视我灰白颤抖的模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