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216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能猜得出这纸条谁让人给他送来的。
  不会是旁人,应该就是那位少主。
  对方送个纸条来的目的王梦忱也猜得出来。
  他眼见事情不妙,现在只怕想的是尽快脱身,而天见城的人又绝不会轻易放过他。在这种情况下,只要自己能顺利抽身,出卖别人也是很自然的事。天见城的人要的是“少主”,至于这个人是不是陈敬之一点儿都不重要,只要他们如愿得到了想要的,陈敬之想从容脱身也就不难了。
  王梦忱一点儿都不想同这个心机深沉的人合作,简直无异于与虎谋皮。
  但这人在纸条上写的两个条件也确确实实打动了他。
  于私,他想救师弟,想维持迁善堂不被人践踏打压。有这个消息,他可以与伍长老商量,让他把师弟们放了。

  于公,天见城眼见着已经到了摇摇欲坠的紧要关头,他也是天见城的一分子,且祖祖辈辈都生活在城中,这儿的人有他的亲人,有师父、有一众同门,他绝不想见着自己出生长大、安身立命的地方真的毁于一旦。
  这是他,也是天见城里所有人最深也最重的恐惧。
  也许旁的人会说,这儿没了就搬迁,换一个地方也是一样,哪里的水土不养人?
  可是对天见城的人来说,城要是没了,那就象天塌了一样。
  他没人可以商议,因为伍长老出手太重,宋真人又不在,很多人怕惹祸上身,主动对迁善堂疏离起来。
  王梦忱把那字条密密收好,他并不急着去寻写字条、送字条的人。
  虽然两边都焦急,但是他在明对方在暗,而且现在全城都在严搜,伍长老行事一向不给人留余地,对方比他更急。
  他一定还会再来找他。
  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心里却在暗算盘算此事。
  看字条上写的话,那位真正的少主应该还活着。
  这真是一件蹊跷事。

  按说要冒名顶替,若怕被人揭穿的话,最保险的办法当然是除掉那个被顶替的人,这样一来被揭穿的风险就减小了许多。
  以这人行事、心计来看,他不应该会犯这样的错。
  那……也有可能是没来得及,或者是想杀但没杀成吧。
  外面有个弟子进——轻声说:“王师兄。”
  王梦忱抬起下巴,示意有话就说。
  “城中来了一位客人,两位长老都去相迎了。”
  王梦忱一怔:“来了客人?”
  这个节骨眼上来了什么人?长老们怎么还会放人进城?而且出动两位长老前去相迎?

  “是什么人?”
  “听说只是一个小宗派的掌门,叫……”回流山这名字实在太过于陌生冷僻,那个弟子当时听得匆忙,也没有听得太清楚,现在想不起来,只好改口说:“听说姓李。”
  “是个什么样子?”
  “我急着回来报信儿,于师弟还在那里看着呢。”
  于师弟不多时也回来了,有些遗憾的说:“是个人物!要只论长相气度,咱们城里头长老真人们都比不上他。还有一位道侣,那个女子……”
  想到要形容那个红衫黑裙的女子的模样,这个年纪也不算大的年轻人不自禁的打个了冷战。
  那个女子给人的感觉……就象一把刀,那么锋锐无伦,似乎只要碰上,不,不用碰上,只要稍微接近,就会被其所伤。今天风大,吹着她飘摆的红衫长袖,就象一团跃动的火。可是这团火里裹着人,比冰还要冷,还要坚硬。
  被这两人的风彩所摄,于师弟满心满眼里都被他们的身影挤占,可要让他形容一下,他偏又说不上来。
  “那他们是为什么而来,这事打听着了吗?”
  于师弟小声说:“我只听说,对方不是一般来做客的,好象是为了什么事上门来找个说法。”
  天见城一向行事霸道,这种上门来找说法的,两人还都是头一次听说。
  “他是什么来历,你听说了吗?”

  这个于师弟倒是听见了。
  “说是一个叫回流山的小门派,这位李真人是掌门,同来的那个女子姓纪,是他的道侣。”
  平时来客人就少,这次客人来的就更不寻贫困户,偏偏在这个时候……明明城里是多事之秋,长老们完全可以将人拒之门外,为什么又放人进来,还要亲自去迎?
  难道此人与眼下的困局有关系?
  一旁一个女弟子向王梦忱打听:“王师兄,黄芪、柴胡他们两人可还好?”
  他们俩的情形,怎么也说不上一个好字。可王梦忱看其他人也支起耳朵也在倾听的样子,实话在这时候说出来显得多么不合时宜。
  “暂时还好,现在城里有事,长老们一时也顾不上这些。再等个几天,师父也该回来了。”
  大家都不太明显的松了口气。
  王梦忱却并不乐观。
  师父在外头可安康?会不会出什么事了,这才一去数月不归?要等师父回来了给他们讨还公道,只怕黄芪他们撑不到那时候了。
  一定要早些下手,把他们救上来。
  王梦忱挥挥手,那些围着他的弟子就知趣的都散开了。

  晓冬清醒了没有多少时间又陷入昏睡。
  莫辰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和刚才一样,都是冷汗,又潮,又冷。
  冷的象一块石头一样。
  晓冬第一次在他背上昏过去的时候,就是这情形。身体僵硬,体温迅速降低,速度之快就好象人半他浸在了冰水里一样。
  寻常人是不可能体温低成这样的。
  当时如果能立刻离城的话……
  莫辰握着晓冬的手,持续的将真元输进去。
  但是不管他输进去多少,都如同泥牛入海,没有一点儿作用。
  就好象是一个无底洞……
  晓冬的身体就象一个无底深渊,刚才他醒来时莫辰给他喂的那杯茶并不是普通的茶水,里面放了他随身带来的一枚丹药。
  这是他无意中得来的,自己曾经吃过一颗,当时真元耗竭,身受重伤,这丹药可以说是救了他一条命。
  但是……
  晓冬喝下去之后,也只有那么一会儿功夫显得有气力,雁夫人走了之后,他只和莫辰说了几句话。

  一句是,我觉得万先生有些象我叔叔,不知道他们认不认得,有机会或许可以问问倔。
  第二句是,不知道师父现在在城里什么地方?真怕他被天见城的人算计了。
  莫辰眼睁睁的看着晓冬的话尾音未落,他的眼神就开始发飘,下一刻就一头栽倒在榻上,莫辰伸手去捞,晓冬身体轻的象片被风从枝头吹落的树叶子,一点份量也没有。
  他就在莫辰的面前,身体从温热迅速变成了冰冷,就象有一个看不见的怪物将他的精神、真元和热量全都吸走了一样。
  雁夫人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站在屏风边。
  莫辰没有转头,轻声问:“夫人,他这样情形,是同天见城有关吗?”
  虽然彼此还很陌生,雁夫人也能看得出来莫辰对这个师弟有多看重。这对师兄弟的感情,怕是一般的亲兄弟都比小。
  “是。”雁夫人点头承认。

  有些事情她一直不让自己再去想起。那些让人心寒绝望的,撕心裂肺的过往。
  日期:2017-09-07 06: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