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1025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车必想说应该是罗雨晴坐他边才对,但是见万浩鹏一脸认真,不知道他要干嘛,也不知道他和罗雨晴到底谈到什么程度,不好意,任由罗雨晴坐到了万浩鹏身边。
  胡丽有些不高兴,万浩鹏算和车必结为兄弟,但是罗雨晴还是她这里的服务员,而且万浩鹏对她的称呼也变了,这一变,让她不舒服了,毕竟以前罗雨晴对万浩鹏动作歪心思。
  万浩鹏看到胡丽的不快,赶紧又说:“我今天宣布的事情,雨晴也有份,姐,今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了,包括年哥,虽然学姐不在这里,将来大家一起做事时,要如今天一样团结,一团和气,是不是姐夫,还有年哥?”
  大家都不知道万浩鹏要宣布什么,见他这么说,刘天河说:“浩鹏,有事快宣布,你这么神神秘秘,这酒都喝得不爽。”
  “好,好好,来,必,我们给各位敬酒。”万浩鹏说着,和车必一起站了起来。
  “今天是我和必结为兄弟的大好日子,所以我一定要和我姐,姐夫,还有年哥,还有雨晴一起分享,我们结拜时,必的三爷,当然也是我的三爷,亲自举行的仪式,所以我们是一家人了。
  另外,年哥,帮我把雨晴也送到影视班去学习,和学姐一起。我今天对老爷子讲了,想回志化去当县长,必极有可能会去志化任宣传部长了,所以你们要打造的影视剧和影视城,交给我和必,你们说,是不是大好的喜事?大家是不是从今往后是一家人?”万浩鹏兴奋的宣布着。
  刘天河和年辰屹,包括胡丽全都“哇”地叫了起来,这于他们来说当然是大好的喜事,而且万浩鹏虽然不动声色之搞定了车家的老爷子不说,还居然能在途退出组部,这家伙是怎么做的?
  刘天河“哇”完后,看着万浩鹏说:“你这个家伙,什么时候搭车老爷子的线?当然了,现在是你家三爷,我不能乱说,再乱说话,你们兄弟得剥我的皮,是不是老婆?”

  刘天河不正形地问着话时,酒已喝到了肚里。他一干,其他人当然都干了,胡丽愣了一下,还是干了,她有些不舒服,罗雨晴摇身一变要和她平级了,而且显然肯定是为了嫁给车必而准备的,但是一想到这是万浩鹏的决策,她算不舒服,也得配合他。
  胡丽没理刘天河,年辰屹打趣笑刘天河:“你天天老婆,老婆不离口,小心胡夫人逼宫时,你招架不住。”
  万浩鹏一见这话题跑偏了,赶紧说:“年哥,你看看什么送雨晴去陪着学姐,有雨晴替你看着学姐,你也放心些,否则学姐被人带跑了,我可不负责啊。”
  年辰屹一听万浩鹏这么说,赶紧说:“我下午去办,不过,雨晴,我替你办了,你可得帮我把佳佳给看住,学费我也替你出。”
  年辰屹豪气地宣布着,车必想说话,这是他未来的老婆,哪里能让年辰屹出学费,可万浩鹏抢在车必前面说:“年哥,只要你送雨晴过去行,学费不需要你管,而且这个周末,让雨晴想招,一定替你约出学姐。”
  车必总算是有面子多了,偷眼看了看罗雨晴,罗雨晴一脸的兴奋,但是提到学费的时候,她还是脸红地垂下了头,她不敢看任何人,因为那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她是没能力承担的。
  胡丽本想说她出这笔钱的,可是万浩鹏事先没告诉她这些,她不舒服,此时懒得帮万浩鹏说话,在刘天河身边喝闷酒。
  万浩鹏知道胡丽一定不开心,是啊,明明她是主角,算叶佳佳来了,叶佳佳因为家里的状况是那个样子,平时根本还是依赖着胡丽的,但是罗雨晴不同,她年龄小,还意识不到这个,也怪他自己太急了,事先没对胡丽讲一声,尽量照顾胡丽的情绪,拉着车必下座给胡丽敬酒,因为没带罗雨晴,胡丽脸色总算是和缓下来。

  等喝完酒后,万浩鹏还是私下找到了胡丽,胡丽果然不开心,冲着他问:“你是不是拉郎配了?罗雨晴一服务员而已,给鼻子瞪脸的,你不知道现在九零都是以自我为心的吗?你真要把她引进车家,将来出事,一切都是你的责任,你想过没有?”
  胡丽忧心肿肿地看着万浩鹏说着,说得万浩鹏心里热乎乎的,只有亲姐才会如此设身处地地为他着想的。
  可是胡丽和刘天河到底会有一个什么结果呢?万浩鹏一直不敢问,也害怕问,那是一个极为敏感的问题。
  第1190章 贵在经营
  第1190章 贵在经营

  万浩鹏把自己真实的想法告诉了胡丽,而且车家对车必的心思,他把自己分析的情况,也是一五一十地讲了,他很清楚,胡丽要的是知情权,只要万浩鹏凡事和她商量,她开心,会全心全意地支持他,他算是摸准了胡丽的脾气。!
  果然,胡丽一下子开心起来,主动说:“我既然又多了一个弟弟,指不定罗雨晴还是未来的弟媳妇,这笔钱我出吧。”
  万浩鹏想拒绝,但是他又觉得自己一拒绝,胡丽会认为他把她看外的,赶紧说:“姐,那我让必和雨晴来谢谢你。对了,雨晴的事情,我想低调,你她年长,我不在北京的时候,她和必,你得如同待我一样,可以吗?姐,我在车家老爷子面前立了军令状,如果不能把必推来,我这个三爷认得是烫手山芋了。这一点,除了姐,我谁都不敢说,包括姐夫和年哥,我也不敢说的。对于这样的大人物,人家都是站在山顶来布局的,完全不是我们的想法,所以我得步步小心。姐夫说得对,这种老爷子,能不撞别撞,我现在根本没能力和他们周旋的。

  可是,姐,事情走到了这一步,我能靠着他成功,也说不定靠他下了地狱,这种事,难说啊,但是现在我已经坐了他们的船,无论我愿不愿意,我都得前行,走一步看一步啦。”
  胡丽被万浩鹏说得紧张极了,她理解的越是大佬,越是靠山大。但是看到万浩鹏一脸的严肃,她不由得颤声问:“那你知道有危险还往靠?”
  “这是命,谁也不清楚站谁的队对,一如成正道在宇江一样,那么多站到他队伍里的人,现在不都小心翼翼地过日子吗?
  姐,官场这样,一朝天子一朝臣,几个能当一辈子的官呢?只要我做到不贪不占,没事,你放心吧。成正道自己是一个有能力的人,算是一个能吏,可是印花玲贪心毁了他,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好在印花玲抗下了很多问题,成正道再过一年能出来,但是他的政治前途已经没有了,他这个年龄,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现在成斯瑶一心一意搭了余家的船,你看新闻吗?他们已经宣布了婚期,所以,姐,一切都是命,天意不可违,我现在真的信了。
  你和姐夫开开心心地过日子行,目前这个状态最好,不要再奢求太多,满足才是最容易幸福的,你说呢?”万浩鹏说着说着,还是说到了胡丽和刘天河之间的关系。
  胡丽愣了一下,这是万浩鹏第一次和她谈这个问题,她没来由地叹了一口气,看着万浩鹏说:“浩鹏,我想养个孩子,老了有个伴。”
  日期:2018-01-25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