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19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高个差点废掉一条腿,脸色煞白,退到一边吃惊地盯着两道人影。
  也不知道俩人过了多少招,随着最后一声“啪”,两道身影分开,各自站住,众人这才看清飞身过去跟姓孙的过招的,居然是刘富贵。
  而那个姓孙的脸上,纵横交错全是鲜红的手指印,两颊肿胀起老高,也不知道他挨了多少个耳光。
  “你——是你,你会功夫!”姓孙的一脸不可置信,死死地盯着刘富贵。

  “切!”刘富贵鄙夷的一笑,“功夫被你们全家承包了?兴许你会,就不兴别人也学点三脚猫的功夫防防身!”
  周围的人发出一阵哄笑,是啊,比起刘富贵来,这个姓孙的确实算是三脚猫的功夫。
  姓孙的如此冷酷狠毒,现在也有吃瘪的时候,大家都感到很痛快。
  “喂鲲鹏同学。”刘富贵笑嘻嘻冲莫鲲鹏喊道,“还一门心思想出村溜达吗,我看还是入乡随俗,老老实实听凭村里人发落得了,看把人家饭店弄的。”
  莫鲲鹏离得近,更是清清楚楚看到了孙师傅脸上的掌印,他咬咬牙:“孙师傅,咱们还能出去溜达溜达吗?”
  姓孙的脸上阴晴不定,刚才过招早已高下立判,他被刘富贵肆意打脸,而他连刘富贵一根毫毛都没碰上,在招数上他完全不是对手。
  “喂喂孙师傅,你不是千斤坠练得好,再来一个?”刘富贵笑眯眯看着姓孙的,“我也不欺负你,只要我能把你搬出去,你们就老老实实听凭村里发落,要是我也搬不动你,那么你们就出去溜达,怎么样?”
  刘富贵这话正中姓孙的下怀,他招数不如刘富贵精妙,但对自己的千斤坠相当自信,马上点点头,一个马步扎住,也不说话,就等着刘富贵来搬。

  “呵呵,还是老一招哇!”刘富贵笑着走上来,学着赵翰杰的姿势突然就是一个横推八马。
  姓孙的赶紧抬手相迎,想把刘富贵的这一招的势给化解掉,想不到刘富贵蔫坏,这一招是假的,根本没用力,而是突然变招,啪啪啪,三下两下把姓孙的两手给锁住了,就跟刚才姓孙的锁住大高个的双手一模一样。
  “怎么样,你这一招锁手擒拿我学的还可以吧!”刘富贵得意地说着,拽着对方两只手脖子就要用力。
  姓孙的马步再也扎不住了,一看不好,情急之下抬腿就踢,却被刘富贵一抬肘用咯吱窝把腿夹住,姓孙的还剩另一条腿,借势飞起来踢向刘富贵的软肋,却被刘富贵一脚踢中胯子,那条腿就软软的耷拉下来,好像条废腿。
  现在姓孙的在刘富贵手里,看起来就像一只田螺。
  刘富贵就这样把他提溜起来往外走,任凭姓孙的怎么挣扎,却是丝毫都不能挣脱。
  也许是姓孙的太过挣命,也许是他完全慌了有点屁滚尿流,也许是今晚吃得过多,反正刘富贵还没走到门口,姓孙的“噗”一声放了个声音很大的响屁。

  刘富贵身子一滞,俩手一撒把姓孙的扔在地上掉头就往回走,嘴里嘟囔:“欧阳锋啊,还放毒气暗算人!”
  轰!哄堂大笑!
  农家乐老板早已爬起来饶有兴味地看热闹,这时候大笑着说:“兄弟你还是没能把他扔出去,就不算赢。”
  “哦,对啊!”刘富贵捂着鼻子扭回身来,姓孙的正三条腿艰难地想爬起来,刘富贵在他屁股上一脚,姓孙的就像一只冰壶,五体投地出溜出去了。
  “鲲鹏同学。”刘富贵做个鬼脸,指着满地狼藉,“把人家的店砸成这样,少不了又得破费一笔啦。”
  那个大高个满脸激动地迎上来要跟刘富贵握手,可偏偏他的手机这时响了,接起来嗯嗯几声:“好我马上回局里。”

  接着回头对他那一桌客人说:“大伙不好意思了,局里有急事我要马上回去,你们好好玩,下个周末再聚吧。”
  急匆匆上来不由分说抓住刘富贵的手用力摇了摇:“兄弟,啥都不说了,要是看得起我以后咱们就是铁哥们。”说着掏出电话,“说一下你的电话,我给你拨过去。”
  “那是我的电话,我叫聂贯云,一定常联系!”大高个一阵旋风似的走了。
  刘富贵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号码挠挠头,看看站在旁边的农家乐老板:“这是谁啊,你认识吗?”
  老板说:“他是县公丨安丨局政工科科长聂贯云,特种部队下来的,以前负责刑警队,办案能力那是没得说,而且铁面无私,可能就是这样才不知道得罪了谁,就让他干政工了,这对他来说确实有点憋屈。”
  “嗯。”刘富贵点点头,“看来这人不错,那我就存下他的电话号码吧。”
  老板已经在指挥店里的人收拾残局,被姓孙的踢飞受伤的小伙子们也送医了,莫鲲鹏就像犯了罪,被店里俩小伙子拦起来,看着老板清点损失。
  “咱俩的事还没结束。”刘富贵又凑上来,让莫鲲鹏写了一份证明,证明他的车转让给了刘富贵,并承诺尽快让人把车辆档案调出来,给刘富贵快递过来。
  因为这事是围绕古玩真假的争议,属于学术争议的范畴,或者换句话说,光是刘富贵给玉扳指鉴定真假的费用,要说让莫鲲鹏搭上辆车也不过分。

  又不是纯粹赌钱,所以刘富贵受之无愧。
  做完这些事,刘富贵伸个懒腰,打了俩哈欠:“啊啊,小荷姐,咱回房间喝点水去吧,也得准备睡了,今天可真累。”
  你累?周小荷白了他一眼。
  周小荷觉得自己才是要累垮了。

  不是身累,是心累,或者说,是神经累。
  虽然手里替刘富贵提着密码箱,可她至今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刘富贵居然真的能拿出八十万美元?
  上楼梯的时候,她故意让富贵前面走,她落在后边,一遍遍打量着富贵的背影,看起来宽宽的肩膀,门扇一样的后背,越看越觉得这不是自己印象中的刘富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