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2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不是刚进村就碰上赵大嫂子了,而且看到赵大嫂子啥都没穿。
  赵大嫂子昨天进城顺带买了一套新内衣,据说能塑形显丰满,今天穿出来试试效果,想不到这么吸引眼球,看看富贵那眼神,眼珠子都直了。
  擦肩而过的时候赵大嫂子还在富贵大腿上掐了一把,得意洋洋笑着走了,富贵再回过头来瞥一眼赵大嫂子,明明穿着衣服,今天还打扮得很漂亮啊,为什么刚才自己就是看她啥都没穿,连根毫毛都看得通透?
  刘富贵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难道自己能透视?
  冬天农闲季节,果园里活儿不多,刘富贵也去村里的加工厂跟着干点,厂里尽是些留守妇女,好容易掺和进来富贵这个葱花,那些妇女休息的时候就发一声喊,围攻上来把他掀翻在地,乱摸一番还威胁说脱掉裤子看看小鸡鸡长多么大了?
  刘富贵虽然刚刚二十岁连对象都没有,但是久炼成钢,被这些嫂子祸害的时候他也奋起还击,舞舞爪爪摸到人家身上揩点油。
  都是嫂子小叔子辈儿的,村民们下地干活有时也是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什么摸*胸抓蛋子的,都习惯了。
  赵大嫂子个子高,身材丰满,身上的肉结实,刘富贵被她们杀猪一样按住的时候摸到过,常常回味赵大嫂子胸脯那么结实,里面到底是真货还是戴了假东西?
  所以今天遇上了,刘富贵不由自主往赵大嫂子胸脯上多看两眼,这么定睛一看,就发现大嫂子没穿衣服,看了个通透。等到再回头胆怯地瞥一眼,才看到大嫂子穿得好好的。
  刘富贵终于明白,自己的眼睛能透视了。而且还发现了使用规律,那就是想要透视的时候,只要凝神注意,用心去看,就能透视。

  不用心用意去看的话,跟平常没什么两样。
  到了村委,人家的酒席已经结束,正在喝着茶水等他来呢!
  大狗屎和二狗屎就像两条哈巴狗儿,忙前忙后给端水倒茶。
  这俩混蛋长得五大三粗像大狗熊,脖子后边的后槽肉叠叠着,脸上的肉一条条横着,平常在村里面目凶恶,横行霸道,现在派出所的人来了,这两泡狗屎倒变成狗了。
  之所以叫狗屎,是因为这兄弟俩是村里的恶霸无赖,名声很臭,因为狗屎臭没人敢踩,所以就得了这么两个外号。
  “富贵来了,挺准时啊。”村长吕大强在里边坐着,一边剔牙,翻翻眼皮看一眼刘富贵。
  刘富贵哼一声,去旁边椅子坐了。
  酒桌上这些人一看上午还鼻青脸肿、满脸是血的刘富贵,为毛吃个中午饭的功夫脸上全好了?上哪找的神医给他消肿止痛,活血化瘀的?

  虽然觉得奇怪,但是大家都没说什么,也许年轻人皮条子好,挨了打回去吃点消炎药擦点酒精洗把脸就看不出来了。
  吕大强今年五十多岁,却已经当了二十多年的村长,这家伙上任以来欺下瞒上,贪污腐败,巧立名目祸害村民,村民联合起来上告要把他拿下来,搞了几次都没有成功,这家伙的村长位子反而越坐越稳当。
  本来承包合同到期,刘富贵有优先承包权,但他明显收了俩狗屎的贿赂,在承包这事上处处偏向俩狗屎。
  俩狗屎手里有俩臭钱,一出手就甩出三十万块钱,说这是预付的承包费,刘富贵拿不出那么多钱,村里以此为借口,决定把果园承包给俩狗屎。
  刘富贵给气疯了,当时就大叫起来:“二十年前俺家承包的时候是片荒山,现在不包给俺了,我要去恢复荒山的本来面目,果树全部砍掉,剩下的放把火烧了。”
  就为这句话,俩狗屎把刘富贵拖出去差点打死,踩着他的脸放了狠话:“你小子要是敢动山上的一草一木,老子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当尿壶。”
  刘富贵被打,打电话报了警,镇上派出所的副所长带着俩协警来的,副所长跟吕大强和俩狗屎都脸熟,但总的来说还算公事公办,训斥俩狗屎一顿,并让他俩拿出三百块钱给刘富贵当医药费。

  然后呢副所长也觉得俩狗屎仗着有俩臭钱有点欺负人,而且承包费是完全可以每年一交的,于是建议让两家抓阄,谁抓着算谁的。
  表面上看副所长公事公办,为了平息纠纷连承包果园这样的事都能提出建议,但是刘富贵看得很明白,村长吕大强朝俩狗屎使眼色,分明里面有猫腻。
  如果不是刨屋的时候挖出宝物,发现自己会功夫了,刘富贵是绝对不会再来村委,他下定决心回来把果园毁掉。
  俩狗屎不是威胁他不能动果园的一草一木吗,老子偏偏就不留一草一木!
  刘富贵天生就是个犟脾气,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要是敢打我威胁我,我就是被你打死也绝对不让你占到半点便宜,就是拼上一条命也绝对不受你欺负。
  现在刘富贵又会功夫又能透视,满怀信心来的,坐在椅子上心里不住地冷笑,看看你们能耍什么阴谋诡计?
  不大一会儿村里的会计、保管等人也陆续来了,他们几个不够级别,没资格在村委陪客人吃饭。
  果园的承包抓阄仪式隆重开始,村长主持,村委一班人列席参加,副所长马国利做见证。
  两个写好的纸团放在碗里,推到桌子的中间,桌子两边一边是俩狗屎,一边是刘富贵。
  “两张纸条上一张写着包,一张写着不包。”吕大强负责解释抓阄规则,“抓着包的,就按照村里订好的价格承包那片果园,抓着不包的,就没有那片果园的承包权了。现在村里说了算的人都在,咱们马所长为了解决你们两家的纠纷,百忙之中也留下来做个见证,抓阄这事两厢情愿,愿赌服输,抓啥是啥,不得反悔。”
  二狗屎瓮声瓮气,中气十足地叫嚷一句:“要是有人抓着不包还想耍赖,继续没完没了纠缠怎么办?”
  他一边叫,一边拿眼睛挑衅地瞥着刘富贵,那意思很明显,小子哎,这回村里说了算的都在,派出所的丨警丨察作见证,你他妈再敢胡囔囔,老子打你可就是名正言顺了。

  要说以前刘富贵见了俩狗屎还是有点胆虚,尽量躲着他们走,现在可是再也不胆虚了。
  一看二狗屎挑衅,他用更挑衅的眼光回击过去,瞪眼盯着二狗屎那对三角眼,牙齿还嘎吱嘎吱咬了咬,老子就是恨你了,咋滴,你咬我啊!
  “这小子还真是打不服啊!”要不是满屋的人,派出所的也在,二狗屎差点忍不住上去把刘富贵提溜出去开打。
  “富贵,你自己一再强调过,你家属于合同到期,有优先权,村委坚决支持你的优先权,你先抓吧。”吕大强含笑伸手,指着桌子上的那个碗。

  刘富贵心里暗想,老小子这回怎么变得这么好,学着张嘴闭嘴“优先权”,还说两张纸条上一张“包”一张“不包”,果然如此吗,别再有什么猫腻吧?
  他凝神注意,用心盯着碗里那俩阄儿,看看到底有没有问题。
  “优先权是优先承包,不是优先抓阄,还是拳头硬,能打人的先抓。”刘富贵瞪眼盯着俩狗屎,毫不掩饰满脸的仇恨。
  刚刚用心看下去,透视到俩纸团上写的字,居然一模一样,写的都是“不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