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轶事:古国后裔一一这群人为什么被误认为类猿人?》
第25节

作者: 巴山牛_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9-07 15:13:51
  从古至今,许多学者一直把另一个族群板盾蛮与巴人混为一谈,这也是不对的。巴发源于夷水,板盾蛮发源于渝水。<华阳国志 . 巴志>讲:巴人因"廪君死,魂魄世为白虎",是崇拜白虎,尊白虎为图腾的民族。板盾蛮却"专以射白虎为事",是世仇还差不多。
  再者姓氏不同,巴有五姓,板盾蛮有七姓,分别是罗、朴、督、鄂、度、夕、龚七姓。据考证,板盾蛮可能是如今的土家族先祖。
  瞻仰过遗容后,便是抬尸下葬,四个豹皮为衣的矮粗武士抬一具遗体,也不用木板什么的,就那么把僵硬的尸体直接搁在肩上。在兄妹俩摇着小铜铃的引导下,臣民们低垂下头,"嗡、嗡、嗡"地哼唧着不知所云的祷祝,沿着一条靠壁小道,来到了一片芭茅丛生的荒地上。
  一个刚挖的深坑里铺了一层新鲜的栀子枝叶,翠生生的绿叶上水珠儿晶莹透亮,在众人"叽里哇啦"地哀号声中,巴王的尸体被仰面朝天安放在左侧,王妃樊氏却被反过来脸朝坑底。
  我寻思:这种古老的丧葬,大概是取盘古氏开天地,神为阳,圣为阴;天为阳,地为阴;男为阳,女为阴;男女交合,男拜地,女祈天;寿终正寝,男归于天,女归于地之意吧?
  石宕和石娲一手摇铃,一手拿起一根树枝横放在父母腰间,就手从仆妇跪捧着的铜盂中撩起净水,洒在墓穴中的树枝上。
  猛然间,兄妹俩一个激灵,见得浑身一颤,恰似什么附体的神灵离开了身躯一般,摇晃着身子号啕大哭,仆妇们架着他们退后三步,手一松,兄妹俩便匍匐在地,呼天抢地,泪如泉涌地恸哭起来。
  日期:2017-09-08 13:02:14
  兄妹俩倏换角色,我暗笑这巫者和孝子的身份变得太假了,捏着下巴正在沉思,两个仆妇架着我来到石娲左侧半步之后,按了按我的肩头。
  这是示意我跪下,我飞快地转动眼珠儿,发现除我之外,只剩下那八个抬尸的武士正在覆土,只有我没跪下了。
  撅着屁股趴在地上,我的哀号和泪奔打动了所有人,只有我心里明白,我哭的不是别的,是在悲哀自己不可知的命运!

  覆完土后,臣民们围着不树不封的坟茔,一遍又一遍哇啦着同样的嚎叫,石宕和郑氏,石娲和我,用铜剑小心翼翼地从旁边的芭茅丛中掘来一兜芭茅,移栽在新的坟茔上。
  石宕在我的对面,我清楚的听到他在刨芭茅时小声祝道:"爷爷有知,孙儿是在给老爸搭建宫殿,保我石氏一脉永为王者."
  栽种好芭茅又浇上水后,仅剩我们四个人的所谓王族,和着臣民们一直未停的嚎叫,也振臂嚎叫起来,我不知他们在叫些什么,只是叽里哇啦地胡乱附和,石宕为了提醒我,用现代人的语言高呼起来。
  我和着他的节奏,也一遍接着一遍地振臂高呼:"收复枳城,矢志不渝!石在,火种就不会熄灭!"
  龙缸四周正在睡眠的许多乌鸦和猫头鹰被惊醒,扑腾着黝黑的翅膀飞到龙缸上空,遮天蔽日黑压压一片,"哇啦、哇啦"地哀鸣,嘈嘈杂杂,聒耳得紧。
  石宕兄妹和臣民们认为,它们是天神派来吊唁和迎接巴王夫妻到仙界的使者,全都敛手跪在地上,冲它们顶礼膜拜。
  总不能鹤立鸡群不跪吧?我只得随大流屈膝矮身,忍不住在心里嘀咕:"啥子天神使者哟,分明是嚎丧秽气的不祥戾鸟啊!"
  日期:2017-09-09 14:39:00
  办完葬礼,已经成为这群"类猿人"神圣统治者的新任巴王吴晓君,哦 一一 应该称石宕才对;率领着他那四、五十个奇形怪状的臣民,重新来到图腾柱前,举行他的登基大典。
  按数千年流传下来的仪式,他要用竹签戳伤左手中指,用玉盅盛血,由巫者把血泼在雕有白虎的图腾柱上,如果他身上流淌的血不是与务相一脉相承,白虎就会显灵,扑下来把他吃掉。

  据<后汉书 . 南蛮西南夷列传>:"廪君死,魂魄世为白虎。巴氏以虎饮人血,遂以人祀焉。"巴国以枳城为都前,一直用死囚之血祭祀图腾。自太子石龙承袭余脉后,鉴于国破家亡人丁不旺,祷告天神和先祖后,改成了新王即位承统,用自己的鲜血祭祀始祖,也为觊觎王位者鉴,有效保证了石氏的王者地位不会旁落,也防止了臣民犯上作乱。
  自从进入森林后,生存环境恶劣,为了防止土崩瓦解,"巫"成了石氏王族的特权,如今王族人丁凋零,只剩下兄妹俩人,在这种所谓的国之大典上,只能由石娲为巫通达天神。
  石宕拜倒在图腾柱下后,石娲掣着她挂在胸前须臾不离的小金印,舞而蹈之,在图腾柱前摇摇摆摆。
  猛不丁听到她娇叱连连,拖挪着禹步来到跪捧着血盅的石宕身前,把金印在血液中浸了一下,又迅捷地噙入自己的口中,双手张开举过头顶,绕着石宕作扑食吞噬状,身体随着舞步跃跃欲试,土阶下跪拜的人群,神情紧张瞪大眼睛,屏气凝神盯着看。
  我那贵为王妃的舅母子郑氏,更是紧张得面如土色,眼睛和嘴巴都成了圆形,吓得抖抖簌簌,花枝颤栗。稍许,听到石娲一阵仰天大笑,在"哈!哈!哈!"地笑声中,匍匐在地的臣民随即也大笑起来。
  笑声中,石宕把玉盅里的血泼到近在咫尺的图腾柱上,恭恭敬敬将玉盅放在柱前,只见他一跃而起,扭头四顾中,扯起跪在他身后的郑氏王妃对舞,笑逐颜开的对跪在地上傻乎乎的我大声叫道:
  "宁驸马,还不快去与石娲公主对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