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6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当然不知道杜省长怎么想的,他试探着问,“那可不可以帮我调个人过去?”
  杜省长道:“这个问题,你要问左书记,人事问题,他说了算。再说,你找他,这事很合适,也很正常,如果我出面,他又有想法了。”
  顾秋一想也是,那我就去找左书记。
  杜省长道:“你才去清平县,不宜太过激励,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最有效。”
  这可是老推手用的招式,温水煮青蛙,但是顾秋心里想,我可不想慢慢来,这种事情必须从速,要用最有效的方式,确定自己的地位。
  从这一点上,顾秋更加注重那种雷厉风行的手段,太拖拉了,他自己都觉得头大。
  杜省长一向是那种雷厉风行的人,但他考虑到顾秋初到清平,不能树敌太多。

  如果顾秋是一把手,情况又不一样了,杀一儆百。但他的排名很后,在常委班子里,属于份量最轻的。
  做事的风格,与环境有很大关系,一个人要想在官场中崛起,必须在不同的环境下,用不同的手段。
  杜省长当然是为了顾秋好,顾秋心里明白。从杜省长家出来,看看才九点半,他又去左书记家里串门。
  开门的是左晓静,左晓静朝他笑了下,“这么晚,你来干嘛?”
  顾秋问,“左书记在家吗?”
  左晓静说,“你进来再说。”顾秋发现她的眼神,带着一种淡淡的忧郁,但他没有细想。
  左书记正和娇妻在说话,听说顾秋来了,他也没站起来,只是看了眼,“你怎么跑回来了?”
  沈如燕马上站起来,“肯定是来送晓静的吧!”
  顾秋心里一惊,望着左晓静,“送她?她要去哪?”

  左晓静把头别过去,回避顾秋的目光。
  沈如燕笑了起来,“坐,阿姨给你倒茶。”这个大十来岁的阿姨,还不如说叫大姐姐来得好。
  顾秋心里就乱了,左晓静要离开,她怎么不跟自己说?
  左书记也认为他是为左晓静送行的,顾秋呢,目光去追随左晓静,左晓静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由于时间较晚,顾秋只是坐了会,根本没提及清平的事。左晓静呢,进了房间后就没有再出来。
  顾秋在第二天早上,又来到左书记家里。
  沈如燕从客厅里出来开门,看到顾秋,笑了笑,“晓静不在家里。”
  “去哪了?”
  “应该是去看外公了。”
  顾秋一听,“我这就过去。”
  走到门口,他又折回来,“她这是要离开省城去哪?”
  沈如燕很惊讶,“你不知道吗?”

  顾秋摇头,沈如燕道:“那你昨天晚上赶过来,难道不是来送她的?”
  顾秋道:“她没跟我说。”
  沈如燕道:“她要去美国了。”
  “怎么好端端的,突然要去美国?”
  沈如燕说,“你自己去问她吧!”
  顾秋这才匆匆下楼,去追赶左晓静。

  左晓静准备一个人去看外公,她正赶往汽车站。
  顾秋开着车子,将正准备上车的左晓静拦下,“我送你吧!”
  左晓静看着他,犹豫着没有说话。
  顾秋喊,“你这是怎么啦?一段时间不见,变陌生了吗?你说过,我们会是永远的朋友!”

  左晓静下来了,顾秋拉开车门,“虽然车旧了点,凑合吧!”
  这是顾秋自己的二手豪桑,左晓静背着包坐上去,顾秋看着她好象很不高兴,就逗了她一句,“我的晓静妹妹怎么啦?”
  左晓静把脸别过去,望着窗外。
  几颗泪水滑下来,顾秋发动了车子,朝边陲州开去。上了高速,顾秋把车窗玻璃拉起来,左晓静的眼睛就看着玻璃。
  顾秋说,“你怎么啦?”
  左晓静拿纸巾把眼泪抹干,低下头,“谁叫你来的?”
  顾秋说,“我问过沈姨,她说要去看外公,我就匆匆赶来了。”

  泪水打湿了她的睫毛,顾秋伸手过去,摸着她的手。她没有动,顾秋说,“好端端的,干嘛要去美国?”
  左晓静道:“留下来有什么用?”
  顾秋道:“是不是有心事?能告诉我吗?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左晓静抬起头,半晌没有说话,过了会她才道:“你在那边还好吗?”
  顾秋说,“好,只是那地方的人,思想上有问题,大多数人是不作为的。古人说,穷则思变,他们一点都不知道变通。只想着坐享其成。这种靠救济过日子的生活,他们是习惯了。”
  “那你回来干嘛?”
  顾秋看了她一眼,“你都要去美国了,我要是再不回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

  左晓静一丝苦笑,“你订婚了吧!”
  顾秋说,“春节订的。”
  左晓静咬咬唇,“是为了逃避我吗?”
  顾秋愣了下,“别傻,怎么可能?我和她认识二年了,不能于拖下去,对吧!总得给她一个交代。她也不小了,该考虑结婚的事了。”

  左晓静道:“真希望能见她一面。”
  顾秋道:“可以啊,你不要出国了,留下来,马上就能见到她。”
  左晓静说,“行程都定下来了,改不了。”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一定,看情况吧!”
  左晓静心里有些酸,虽然她一直知道,有个她的存在,但是听到顾秋订婚的消息,还是忍不住哭了。
  此刻,她的眼里又多了些泪水。

  顾秋看到她神色不对,安慰道:“别哭,要不以后我有时间,去美国看你。”
  左晓静说,“能不能别许下这样的承诺?给人留下一种没有希望的期待。这样很残忍,你知道吗?”
  顾秋本来只是想安慰她的,没想到她居然哭了。
  顾秋把车子停到应急停车带,“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去美国?”
  左晓静不说话,坐在那里,咬着嘴唇。
  顾秋叹了口气,“我们走吧,看过外公再说。”
  再次上路,左晓静慢慢的,就不哭了。
  顾秋开着车子,心里也有些沉重。左晓静去美国,应该是她自己的决定。但美国那边,她有熟人吗?
  顾秋问了一句,左晓静说,“姑姑在那里,她会照顾我的。”
  顾秋安心了,以左系的人脉,做到这一点的确不难。她现在的心情很不好,不如让她静一静。

  车子开到边陲州,顾秋说找个地方吃饭。左晓静没什么胃口,坐在那里,根本就吃不下。
  顾秋道:“不吃饱怎么有力气爬山?外公见到你这模样,会不高兴的。”
  左晓静这才让自己吃了点,两人没有休息,继续赶路。
  到镇上的时候,居然发现了一个天大的惊喜。
  通往苗寨的路已经修通了,虽然只是一条毛公路,还没来得及铺沙子,石头,浇沥青,但车子基本上可以通行。

  顾秋把车一直开到河边,前面架起一座浮桥。
  左晓静站在河边,不肯走了。顾秋在喊,“快点啊,外公在那边看着我们呢!”
  左晓静望着这河水,没有吭声。
  顾秋走过去,“怎么不走?”

  左晓静看着顾秋,“再背我一次。”
  这句话,说得很倔犟,顾秋愣了下,弯下腰来,左晓静趴在他背上,双手搂着她的脖子。
  顾秋感觉到,她那发育得越来越饱满的胸,紧紧贴着自己。顾秋心里一颤,闻到她衣服上的香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