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6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过她的人,再听她的声音,自然就会联想起什么。
  昨天顾秋还说,这女的叫得很压抑,估计是嘴里咬了什么东西。从彤就说顾秋太坏了,整天想着这些东西。
  不过她心里很清楚,一个女人在爽的时候,要想不让自己叫出来,只有想这个办法。
  陈燕听到这声音,对从彤道:“隔音这么差?晚上怎么睡啊?”
  从彤说,“还好啦,又不是一个人睡。”
  陈燕一听,“一个人睡怎么啦?”
  从彤笑了起来,“如果是你一个人在这里睡,你说会怎么样?”
  陈燕明白了,就去挠从彤的痒痒,“把我说得这么坏,我有这么骚吗?”
  两人在床上又闹了起来,没想到楼上也传来了床板响,楼上的声音,比隔壁还大。
  由于楼上楼下,是木板隔的,只要有什么动静,下面都能听到。陈燕说,“怎么会这样?太考验人了。”
  从彤说,“习惯就好啦!”
  陈燕道:“我才不信,在这种环境下,简直要人命。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过的?”
  从彤道:“楼上住的是一位副书记,快五十岁了,一个星期至少折腾三四次。”
  陈燕说,“这个年纪的男人最闷骚了,只是他老婆怎么受得了?他老婆也应该有四十好几了吧?”
  从彤说,“我见过她老婆,一点都看不出来是那种很需求很强的女人啊,很普通,很温和的一个人。”
  两个人就在床上,讨论关于女人需求的问题。
  从彤问,“陈燕姐,是不是女人那地方毛发多的需求要强烈一些?”
  陈燕说,“我哪知道,你现在都成这方面的专家了。近墨者黑啊!从彤妹子,你完了。”

  从彤说,“以前都是你说的,现在你反口就不承认了。”从彤还记得陈燕当初吓她的那些话。
  陈燕说,“那是逗你玩的,你还当真。别说这种无聊的话了,省得他在那边听见,多难看!”
  从彤笑了起来,“你把我教坏了,就装正经。”
  说着,她就爬起来,陈燕问,“你去干嘛?”
  从彤说,“我去把他叫进来,万一感冒了怎么办?”

  陈燕说,“别去,大男人没事的。”
  从彤还是不放心,出来看了眼,见顾秋早睡着了,扯了扯被子,这才回到里面的房间。
  楼上终于平静了,可两人一点睡意都没有。
  从彤说,“陈燕姐,你说他真能从这里冲出去吗?我总觉得没底气,这地方简直就不是人住的地方。”
  陈燕也平静下来,“你要相信他,既然他选择了这里,肯定有他的道理。”陈燕在心里分析,顾秋该怎么下手?从哪里开始?
  从彤却担心地道:“本来我以为很简单的,可没想到这中间有太多的复杂关系。你说奇怪不奇怪,他只是想为地方做点实事,却招来这么多人反对,这些人是不是太无聊了?”

  陈燕看得透彻,“不是说了嘛,这件事情一旦开始,就会暴露很多问题,以前的那些丑事,肯定是遮不住了。上面查下来,他们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倒霉。”
  从彤说,“有时我真想帮他一把,象电视里那里,快意恩仇,铲奸除恶。”
  陈燕笑了起来,“你这性格,还真是不能进官场啊。这样会害死很多人的。虽然看起来,很痛快淋漓,但事实上根本不是如此。很多事情,会让你寸步难行。这就是现实与理想的差距。”
  陈燕说,“你太有侠女风范了,不过我劝你,不能烧火,凡事要冷静。冲动解决不了问题,只有冷静下来,才能从中找出破绽,把问题从根本上解决。”
  从彤道:“我在这方面的知识太少了,以前也不用担心这些,没想到官场中这么凶狠,陈燕姐,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想什么?”
  “有时真想让你调过来,你跟他联手,肯定能干成很多事。现在他一个人在清平县,根本没有盟友,势单力薄。”
  陈燕心里何尝不想?能跟顾秋在一起,携手官场。可惜,这一切都不是她能做主的,她此番过来,也是想了解一下顾秋的处境。
  但她不会把这种担心说出来,只是道:“你不要太担心,只要你安心做他的贤内助,他就有办法冲出去。他的家势,他的生活环境,还有他的潜力,我对他有信心。”
  从彤侧过头来,看着陈燕,“有时我总觉得,你比我更了解他。”
  陈燕心里一慌,“怎么可能?我了解的顶多是最表面,最肤浅的那一面,你了解的肯定是最深层次的。”
  从彤格格地笑,“深层次指的是那方面?他很少跟我谈工作上的事。”
  陈燕说,“我们以前是同事,在一起合作过,工作上的事情,也许我比你更了解他的想法。不过生活上,肯定不如你啦。”
  从彤嗯了一声,“我倒是不希望他能当什么地方大员,只要这辈子安逸些,过得顺坦就行。”

  陈燕道:“那你错了,以他这走势,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官至省部,应该不成问题的。可世事难料,人生这辈子,中间会发生什么,谁也搞不清楚。”
  从彤眨眨眼睛,“我觉得你可以当他的军师,为他出谋划策。反正你也没嫁人,我们三个一起过嘛?不知为什么,有你在,我会觉得踏实点。”
  陈燕愣了下,“睡吧,睡吧!”
  从彤道:“睡不着,想到那些事,我就睡不着。”
  陈燕笑她,“你是想着楼上和隔壁的那些事,睡不着了吧?要不你过去,你们两个轻一点,客厅里也可以的。”
  从彤打了她一下,“我没那么骚。我只是担心他,真的。唉——”

  从彤自言自语,“我也不知道自己头脑发什么热,居然被他给骗了,跑到这种地方来干嘛?”
  此刻都快凌晨三点钟了,顾秋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都这个时候了,谁还打电话过来?”
  从彤嘀咕了一句,正要爬起来,就听到顾秋在喊,“什么?塌了?哪里塌了?好,我知道了,马上过来。”
  然后就听到顾秋穿衣服的声音,从彤在床上喊,“出什么事啦?”

  顾秋说,“城墙的西北角塌了,好几户人家埋在城墙下,我得去看看。”
  顾秋说着,人就跑出去了。
  陈燕坐起来,“怎么啦?哪塌了?”
  从彤把顾秋的话说了一遍,陈燕就爬起来,“走,我们也去看看。”

  这天夜里,好端端的,城墙的西北角下,突然塌下去一个好大的洞。顾秋一直在心里想,这又没下雨,没地震,它怎么就塌了呢?
  他赶到现场,看到已经来了很多人,消防官兵正在抢救伤员,派出所的同志也匆匆赶过来帮忙,维护秩序。
  顾秋走过去,看着那个黑乎乎的大洞,消防官兵们,用绳子吊下去,滑到下面救人。
  顾秋拿起手筒一照,吓死人了,洞里一片狼藉,乱七八糟的,根本就看不出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至少有一二十米深。
  看到有记者赶过来,顾秋马上喊了派出所的同志,“快,封锁现场,除了消费官兵和救援的同志,不要让任何人靠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