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5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彤道:“我们两个的牌,肯定比你好。”
  顾秋坐正了,“那就开始吧!”
  三个人玩斗地主,定下规矩,也不喊地主,直接定顾秋的地主,牌好牌臭那是他的命。
  斗地主,五十四张牌,你没办法保证自己拿到最理想的牌,而且又是定庄,顾秋第一把就拿到了很垃圾的牌。

  没有大小鬼,没有炸,连2都没有。只有二个三个的,牌面非常不好。
  而从彤拿到牌的时候,她就笑了,冲着陈燕笑。“有人要脱衣服了。”
  顾秋就明白,她肯定有炸,看她这模样就知道。
  陈燕呢,唉了一声,“我牌不好唉!”
  从彤很直接,“没关系,我有炸。”

  陈燕皱起眉头,这家伙太直接了,有通风报信之嫌啊!
  顾秋打出一个三带一,陈燕还没说话,从彤三个罩下来,直接拍死。
  顾秋一看,还好,自己不是有二个三个的么?三个J刚好可以打赢从彤的三个九。
  从彤一个炸,啪——!

  直接就轰死,顾秋看到大小鬼出来了,心里有点小喜。不过呢,他手里没什么大牌,不论是对,还是单,他都吃不起,这一局,注定是输定了。
  从彤把大牌很快就打完了,手里只剩五张牌,也不知道是什么牌。顾秋呢,剩了六七张,他的牌不大,只有一对A,一个老K。
  陈燕一对老K砸过来,顾秋一对A下去,原以为,她们要不起了。谁知道,陈燕一个丨炸丨弹轰下来,把顾秋直接轰死。
  陈燕手里的牌很大,顾秋还没反应过来,她又出了一张很小的牌,从彤接了一张,顾秋也接了一张,结果,陈燕又是一把丨炸丨弹。
  这一牌,出了三个丨炸丨弹。

  顾秋傻眼了,然后两女子就看着他。
  顾秋忙着洗牌,“你们这样看着我干嘛?”
  陈燕笑着说,“脱啊!看你怎么行动,”
  按规矩,有丨炸丨弹是要番倍的,三个丨炸丨弹,番多少倍啊?

  顾秋说,“翻倍不算,否则就没得玩了。”
  讨价还价,两人同意。
  顾秋脱了一件外套,三个人继续玩牌。
  第二把,顾秋又输了,从彤笑歪了嘴,“今天晚上输死了,没得脱了就去院子里裸奔。”
  顾秋把衣服脱了,光着膀子。

  今天也真够倒霉的,第三把还是输,顾秋说,“我没得衣服脱了。”
  陈燕道:“我们不管,脱裤子也行。”
  顾秋道:“裤子不能脱,万一走光了怎么办?”
  陈燕说,“有什么稀罕的,我们什么东西没见过?”

  从彤格格地笑,“陈燕姐肯定见过不少,经验丰富。”
  陈燕说,“说好了我们一起对敌,你不要反水啊!”
  从彤哦了声,“那你就脱吧!磨蹭什么?”
  顾秋说,“我再脱,就要被陈燕姐看光了,你愿意吗?”
  从彤道:“那是你的事!”
  顾秋冲着她道:“好啊,居然连老公都不要了,脱就脱吧,我就不信打不过你们两个。”
  脱得只剩丨内丨裤,大腿中间鼓起一团老高的家伙。陈燕当没看见。继续玩牌的时候,顾秋手气出其的好了起来。

  在第四牌,终于打了个翻身仗。
  他就笑嘻嘻地看着两人,“自觉点!刚才必人家的时候这么急,磨蹭什么呢?”
  从彤道:“脱就脱,怕你啊!”
  她脱下了外套,陈燕也脱了外套。
  两个女人都穿着紧身的贴身里衣,
  从彤的胸相对要小,很挺。
  顾秋的目光扫过两人,从彤说,“陈燕姐,他在耍流氓。”
  陈燕在摸牌,“怎么啦?”
  “我发现他在偷看你的胸。”

  陈燕瞪了她一眼,“谁叫你平时不能他看,他只好偷看人家的了。”她把衣服拿起来挡在胸前,。
  顾秋在桌子下踢了从彤一脚,想叫她放水。
  从彤翘了翘嘴巴,眼神瞟过顾秋,才不呢!让我放水,门都没有。
  不过顾秋的牌好,而且会搞鬼。他摸牌的时候,多摸一张。连续三次,就多了三张。出牌的时候,他还搞鬼,把最差的牌带出去,藏在下面。

  从彤和陈燕都喝了酒,脸上红红的,自然也没想到他会搞鬼。
  结果两人又输了,顾秋就看着两人,“我说过叫你们别高兴太早,这下麻烦了吗?”
  必着两人把紧身的毛线衣给脱了,陈燕不干,站起来说我去上厕所。顾秋拦住她,不许她去。
  上厕所也要脱了衣服再去,陈燕说,你不要这么变态吧!
  她对从彤说,“从彤,你老公欺负我!”
  从彤说,“我没看见。”
  顾秋拦着陈燕,“自己老实点,不要必我动手。”
  陈燕说,“真脱啊!”

  “这不是你们定下来的规矩吗?我都脱成这样了,你们还想抵赖?”
  陈燕道:“那我们脱了就睡觉,不玩了。”
  顾秋道:“这个随你。反正你得脱。”
  陈燕就看着从彤,“你脱不脱?”

  从彤说,“你脱我就脱。”
  陈燕指着从彤,“你们两个串通好的,让我难看是吧?亏我这么老大远跑过来看你们,你们却让人家脱衣服。”
  从彤走过来,抱着陈燕的腰,“又不要你全脱,我都不吃醋,你怕什么啊?”
  陈燕还是有些犹豫,“万一他畜性大发,我们两个就完了!”
  从彤哈哈大笑,“要完也是你完,我反正被他欺负惯了。”

  陈燕说,“要死的,你就是这样害我这个姐姐,好了,好了,不玩了。我们去睡觉吧!”
  两个人去上厕所,厕所里很黑,灯都没有。
  陈燕脱了裤子蹲下去,从彤道:“陈燕姐,我发现顾秋这臭小子,老盯着你的屁股看。原来这么白!这么大。”
  陈燕鼓着眼睛,“你不会吧?什么时候成女流氓了?难道你的屁股就不白吗?”
  陈燕起来的时候,从彤心里就嘀咕着,陈燕姐怎么这么多毛?看起来好性感。
  见陈燕穿好裤子,从彤赶紧把目光移开,“从彤姐,你可以在这里多呆几天吗?”
  陈燕根本就没发现从彤刚才的表情,“你要干嘛?想回家吗?”
  从彤说,“嗯,多呆二天,我跟你一起回去一趟。”
  陈燕说好啊!那我等你。

  顾秋在客厅里等着,心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把这两位娇妻都搞到一张床上?顾秋有这个想法很久了,他琢磨着陈燕肯定没问题,就是不知道从彤会怎么想?
  陈燕和从彤睡里面的床上,顾秋睡外面的木沙发。
  两个女人在房间里聊天,说说笑笑,顾秋在外面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快到十一点的时候,隔壁又传来一阵床板响。木床冲撞着墙壁,一下一下的,隐隐还夹杂着女人的呻吟。
  旁边这两位从彤昨天见过了,是一对三十出头的夫妇。男的也是机关的干部,女的很喜欢打扮,擦很多粉。
  把那张脸刷得惨白惨白的,五官还过得去,头发烫成波浪型。她的嘴皮子很薄,说话就象放炮一样。
  看她的模样,应该是个厉害角色。

  不过在这样的环境下,她肯定不敢随便发飙的,因为这里住的都是领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