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84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两回事,”肖晓看着自己的二哥,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是帮理不帮亲,二哥,再说你干的事更见不得人!”
  “说得好!”方喜鼓掌。
  肖洋瞅着方喜,“喂,你究竟是谁?”

  方喜白了他一眼,懒得搭理。
  肖晓虽然只有十八岁,但办事的效率却很高。
  第二天上午,她从小门里钻到凌柯的院子里,坐到凉棚下跟凌柯汇报情况。
  “特大发现!”她一张小脸因为兴奋显得红扑扑的,一见凌柯人就整个凑到了她面前。
  凌柯给她倒了一杯水,盛夏,她来凉棚时总会端过来一些冰好的柠檬水。
  肖晓端起水杯喝了一大口,抹了抹嘴接着说道,“真是特大发现,你完全想不到事情会是这样的。”

  “是吗?快说给我听听!”凌柯也喝了一口气,饶有兴趣地看着肖晓。
  肖晓道,“尹依跟我说,当天跟南修在一起的时候虽然是白天,可是她头上罩着一件衣服,是南修哥的衣服。”
  啥?什么玩意!凌柯完全没有听懂。
  肖晓从凌柯的表情里看出她好像没有听懂,于是又喝了一口水,理了理思路重新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尹依说她是收到了一张字条才去女更衣室的。”

  “一张字条!谁写的?”凌柯问。
  “她说是南修哥写的,还说南修哥的字她认的。”肖晓接着说道,“所以她就去了更衣室,可是一进去就被人用衣服遮住了头。她说她当时准备喊的,但后来发现是南修哥,她就没有吭声。”
  “她看到的是脸吗?”
  肖晓回答道,“我也问了,但她没有直面回答而是用一种不太高兴的表情看着我。可能她觉得我这样问是不相信她。”
  “这么说我们还是不能得到完整的信息,”凌柯叹了口气,“好想穿越到七年前,亲眼目睹一下当时的情况。”
  肖晓说完马上想到一件事,她问凌柯,“凌柯姐,南修哥他是怎么跟你说那天的事。只是说不是他吗?”
  凌柯回答道,“他说校庆那天他就露了个面然后就走了。”
  “走了,上什么地方去了,时间,地点。只要有人能证明他在另一个地方,这件事不就证明尹伊在撒谎吗?”
  凌柯也想到过这个问题,但是她之前只是稍微表示了一下自己的怀疑,柏南修就生气地说自己来处理,所以凌柯把这句话咽进了肚子。
  看来这个问题还是要问的,只不过需要点技巧。现在既然要问柏南修,那尹伊所说的发生关系的时间有必要先搞清楚。

  凌柯想到了一个人,郭雅玲。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郭雅玲是唯一一个目击证人。
  肖晓走后,凌柯给郭雅玲去了一个电话,仔细询问了她当时看见男生出来的时间。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具体时间我不记得了,好像是上午九、十点左右吧。”
  “能再具体一点吗?”凌柯问。
  郭雅玲想了很长一段时间,到最后她才说道,“我记得当时看着那个男的从更衣室出来,学校操场上正响着召集大家集合的铃声,如果你真要查就去我们高中查一查当年校庆是几点开始的,一般来说集合的铃声响就表示校庆马上要开始。”
  “校庆这种事没有固定的时间吗?”
  “这个每年不一样吧,我也不清楚。反正那天学校乱轰轰的,我们女生是一来学校就换了校庆的衣服然后去现场忙,所以更衣室里才会没有人。”
  凌柯想了想也觉得郭雅玲推算出来的九、十点左右的大概时间跟尹依与男生在更衣室的时间最为接近,因为学校搞校庆活动,一般来说都是八点左右到校,换衣服然后去操作布置再等开始差不多也要一到两个小时的时间。
  那柏南修说只是到学校晃了晃然后走了,他晃了多少时间?
  “凌柯,如果你想要准确的时间可以问王晓敏,她是当天校庆的主持人,她应该早清楚。”郭雅玲对凌柯说道。
  凌柯说了一声谢谢,连忙给王晓敏去了一个电话。
  王晓敏给了一个准确的时间。
  “十点。这个我很清楚,因为当年的规划组织是我们组织与规划部共同完成的。”
  “那集合的铃声什么敲的?”
  “九点四十左右,这是常规。因为要给学生们集合的时间。”
  凌柯对王晓敏给出的时间很满意。
  晚上,柏南修回到家。凌柯还没有开口问,柏南修先把起诉尹依的事告诉了凌柯。

  “外公出面进行调解,所以我撤消了起诉。”
  这个结果,凌柯并不感到意外,她甚至为这个结果松了一口气,其实当天她去找顾明瑜也是为了让顾明瑜做为政治考虑,把这件事的影响处理到最小。
  柏南修见凌柯松了口气,问道,“你其实很担心,是吗?”
  凌柯不否认,“是,其实尹依说的事情对我来说不值一提,我想调查真的是想为你正名,然后在关键的时候怼一下她。但没有想到最后我却认了真,害得你把事情做得这么绝!”
  “这不怪你。”柏南修看着凌柯,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是我觉得根本没有必须理会,才会让尹依一步一步紧逼。对你,我感到抱歉!”

  凌柯只是微笑。
  “其实我有一个有力地证据可以证明当天那个男生并不是我,可是……”柏南修犹豫了一下。
  凌柯马上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她想知道这个有力的证据究竟是什么!
  柏南修想了很久才说道,“凌柯,我姐姐柏南沁有个孩子,这件事整个帝都都不知道,甚至包括我的外公。”
  凌柯也感觉到了,上次外公来柏家吃饭时,中间也询问过柏南沁,顾明瑜的解释是在国外游历。
  顾慕生说的没错,对于柏家来说柏南沁是个禁忌,因为顾明瑜不喜欢任何问起她,甚至对自己的父亲,她也只是用了游历来搪塞。

  凌柯记得当时顾老爷子还说了一句,“怎么游历了这么久,难道国外比国内好吗?”
  他还对顾明瑜说让柏南沁回来。
  当时顾明瑜脸上虽然应允着,但神情并没有想让柏南沁回来的意思。
  “我们高中三十年校庆的那天,”柏南修继续说道,“正好是我姐姐生铭儿的时候,当时我姐姐就有感觉我妈会把孩子抱走,她在生产的时候给我打电话让我赶过去。”
  “什么时候打的电话?”凌柯问。
  “八点半左右,当时我刚好换上表演的衣服,接到姐姐的电话时我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回来,直接去了医院。”
  凌柯这才想起来,柏南修很多在学校的照片都是穿着校服,而校服上还绣着每个人的名字。
  这么说柏南修当时脱下校服放进了更衣箱,然后接到姐姐的电话直接去了医院,这中间很有可能连衣柜门都来不及锁。
  柏南修接着说道。“我去医院一直待到下午三点,这期间我一直没有走开过,当时我姐姐难产,手术上的字都是我签的。”
  “这么说你的不在场证明就是在医院看护南沁姐生小孩?”凌柯问。
  柏南修点点头,“是呀,可是这件事我不能说,今天外公让我撤消时,我想了想也就同意了,我起诉尹依只是想警告一下她并不是真的想还我一个清白。因为我的清白会让姐姐陷入另一场战争。”
  凌柯表示理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