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83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凌柯斜睨了他一眼,“你不是柏教授吗,一个班那么多学生,据说你点过一次名就能记住,为什么连自己的同学都记不住?”
  “我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都记不住。”
  “这么说问你女同学你就记住了?”
  柏南修笑了,“凌柯同学,我可是好学生,高中时从来都不看女同学。”
  凌柯只是看了他一眼。算了,他说没看就没看吧,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第二天,大周末。
  柏南修决定回柏宅跟顾明瑜谈谈。
  凌柯起初不让,她不想让顾明瑜以为她是一个喜欢在老公面前打小报告的人,再说昨天顾明瑜刚来让她离婚,今天柏南修就杀回家质问,这样做只会让矛盾更回激化。
  “我们就当这些事没有发生,”凌柯说道,“当务之急就是找到七年前代替你跟尹依约会的男生,我觉得我们很有必要去找一下肖洋。”
  柏南修看着凌柯,“找他,看到他我就想揍!”
  “那我去。”
  柏南修坚决反对,“不行,他对你做这样的事,你去找他不就是羊入虎口吗?”
  凌柯见他态度这么坚决,只好闭嘴,不过,三天后,她还是去找了肖洋。

  肖洋头缝了五针,肋骨也断了一根,躺在特护病房里,浑身上下裹得像颗粽子。
  凌柯拎着水果在方喜与肖晓的陪同下走进了肖洋的病房。
  肖洋被打成这样,肖英城没有对外公布,现在依然在国外渡假的肖氏夫妇也不太清楚这些事,而肖晓只知道自己的二哥住了院,凌柯说要来看他,她就一起跟着过来了。
  但是肖晓没有想到,自己的二哥是被人打了,还是被柏南修打的。
  前几天,大家都在传尹依之前跟柏南修交往过,虽然后来柏南修公开发布律师函起诉尹依散布谣言,可是怎么会是柏南修把自己的二哥打了。
  要打,也是自己的二哥去揍柏南修。
  什么个情况?
  当凌柯走进病房,她二哥开口说第一句,肖晓就明白事情的原委。
  肖洋看到凌柯,刚开始愣了一下,随后来了一句,“怎么,社会进步了,受害者居然还会来看望**犯?”
  方喜见他出言不逊,上前训斥道,“肖洋,你能不能正经点?”

  肖洋斜睨了方喜一眼。“你又是谁?”
  方喜见他都一副残样还如何嚣张,有点想上去给他一拳,她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还是强忍着放了下来。
  “我找你是有正事!”凌柯把水果往床上一放,从包里拿出柏南修的高中毕业相册,翻到合影那一页,指着柏南修之前不认识的男生问肖洋,“你记得他是谁吗?”
  肖洋身上缠着绷带,看相片时很不方便,他只是扫了一眼就不想看了,躺在床上装死。
  方喜一把抄起相册。扶着肖洋的头胁迫道,“睁开眼好好看看!”
  肖晓吓得不轻,从来都没有人敢这样对自己的二哥讲话,更何况她二哥现在还是一名伤者。

  但肖洋只是看了一眼方喜,不紧不慢地说道,“小妞,你搂着我干嘛?”
  方喜腾地一下抽回放在肖洋脖下的手,举起相册继续询问,“你能不能老实点好好看看?”
  可怜肖洋缝完针才三天,这头一会儿被方喜抬起来一会儿又被她放下去,整个人顿时眼冒金星。
  可是他也不能发脾气。断掉的肋骨刚结上,身体还不能动,他只能看着方喜干瞪眼。
  这女人,等爷好了看爷不弄死你!
  肖洋在心里还没有想完,方喜的脸就凑到他面前,吐气如兰地再次问道,“肖二少爷,你能不能配合一下?”
  肖洋有气无力地说道,“这位小姐,我有说不配合吗,你把我忽上忽下的是想弄死我呀!”
  肖晓心疼自己的二哥。连忙上前扶起他,然后小心地在他身后塞了一个枕头,这才让方喜把相册举到他面前。
  “你想问那一个?”肖洋问凌柯。
  凌柯指了指那个人。
  肖洋眉头一皱,“你怎么想起问他,你认识他?”

  凌柯坐了下来,耐心地跟肖洋分析尹依的事情。
  “尹依她说她七年前跟柏南修发生过关系,可是柏南修用如此极端的方法去解释,这中间恐怕有误会。”
  “什么误会?”肖洋笑了笑,“虚张声势这种事谁都会,柏南修起诉尹依诽谤是因为他知道尹依拿不出证据。”
  “不,我认为事情并不像你想的这样。”
  “你是他老婆,当然不想这件事是真的。”肖洋看着凌柯很认真地说道,“妞,你还太年轻,所以柏南修几句话就能摆平你!”
  “不!”凌柯严肃地说道,“肖洋,是你太武断。你喜欢尹依,从一开始你就对柏南修有敌意,所以在巴厘岛的时候你知道柏南修包下海滩时才会故意去捣蛋。你就是想恶心一下柏南修,因为他让你恶心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事情根本不是这样,恶心你的人也许另有其人!”
  肖洋的目光瞟了一下相册,“这就是你今天向我打听他的用意?”
  “不,我不只是想打听他一个,我还想打听你们高中所有个头跟柏南修差不多,身形跟他也差不多的男生。”
  “那没有几个,除了我,还有你让我认的宋卜外,再就是王明昆,我们班就四个高个子。”
  “那谁跟柏南修的身形很像。”
  肖洋冷漠地一笑,“如果是熟悉我们的人,从外形上一看就能知道我们是谁,尹依当年那么喜欢柏南修,就算是我们中间的某一个人戴着面具接近她,她也是能分辩的。”

  肖洋这么一说,凌柯觉得也有道理。
  就算是个子与身形相像,但是每个人还是有稍许差异的,尹依跟他们同学了这么久,对他们的差异肯定能分辨出来的。
  更何况,如果是发生关系,这个过程不可能只有几秒钟,尹依有很多时间观察对方,就算对方戴着面具,她可以从头发或是其它方面分辨出来。
  可尹依为什么那么笃定?
  而柏南修也是这么笃定!
  当年究竟是怎么回事?
  凌柯陷入了沉思。
  这时。方喜说了话,她对肖洋说道,“说不准当时发生事情时,更衣室里很黑,尹依没有看清对方的脸,她以为是,可能不是。”
  肖洋摇摇头,“不可能,尹依说柏南修**她的时候是白天。”
  “不是**!”凌柯更正。
  肖洋妥协,“好,就算不是**,但也是白天。”

  “这件事我想你们是不是应该去问一问尹依姐姐?”一直没有说话的肖晓开了口,“当时的情况她应该最清楚吧!”
  肖洋事不关己地一笑,拿眼去看凌柯。
  凌柯与方喜对看了一眼,她们都知道这个时候去问尹依,尹依恐怕都不会见她们的面。
  大家思来想去也想不到一个好方法,最后还是肖晓自告奋勇地站了出来。
  “我去问问吧!”她对大家说道,“反正我一直是个旁观者,去找她,她应该会说一些大概吧。”

  肖洋见肖晓要去,忍不住训斥道,“肖晓,你是谁的妹妹?柏南修把你二哥打成这样,你还去帮他洗刷罪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