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7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轻佻痞气的样子我见多了,我没有理他,转身走出两步,又忽然想到什么,我抬头看向那名刑警,他坐在车里注视这边,发现我看他,他朝我举手示意,我没有回应,我仔细勘察了角度,他不会发现我堵住窗口里面发生的事,他只能看到我的背影,以及晃动的车门。

  我狡黠一笑,重新转回去,乔苍就在等我,他以为我改了主意,真要进去和他巫山云雨,他正要挪到里面,给我留出一席之地,我手臂探入窗子,揪住他衣领,在他微微怔住时朝我这边狠狠一拉。
  我唇含住他脸颊,紧挨着颧骨的位置,这是一张脸孔最明显的地方,任何一点印记都可以被一目了然,我用了极大的力气,舌头都差点嘬断了,乔苍闷哼一声,他本能要推开我,我不但没有受制于他,反而张开牙齿咬住他皮肉,他知道我多狠,也不想自己这副还不错的皮相毁掉,只能任由我。
  我谢恨后松开他那块皮肤,很深很红的一枚咬痕,就算再津心呵护,一周内也消下不去。
  我得意笑出来,“乔先生几时也这么貌美如花了,白里透红真是好看,让我们女人情何以堪。”
  这种火辣辣的痛可是一点点上升到极致,等明天碰一下都会撕心裂肺,说白了就是最娇嫩地方堆积了一块淤血。乔苍平时戴墨镜,镜片边缘正好卡在上面,他连遮都没法子。
  他伸出舌尖舔过嘴唇,手指刚一触摸,顿时蹙了蹙眉,他看了我一眼,表情说不出是荫狠还是什么。
  “你怎么火辣,让我更想据为己有。”
  我整理好身上裙子的褶皱,“乔先生不急要我,先想好怎么回去应付你的新婚娇妻。我男人躺在病库上,昨夜还生死未卜,她怎么也想不到我有这份闲情逸致吻你。”

  乔苍知道自己被我摆了一道,他还拿我没辙,他对我能怎样,杀了还是剐了,他反正也舍不得。
  乔苍的司机拎着几盒点心从一家店铺里出来,他一边放在后备箱一边和我打招呼,经过车门不经意看向里面,在触及到乔苍脸上硕大的红印时,他一愣,“乔先生您…”
  我忍住笑对他挥了挥手,转身朝马路对面等自己的丨警丨察走去,司机问他这是怎么了,乔苍沉默两秒溢出一声无奈而有趣的笑,“没什么,刚才不小心被一只发情的小野猫咬了。”
  我回到车里,对刑警指了指检察院身后不远处只露出楼冠部分的公丨安丨医院,“你们对几大帮派放出的消息,容深在公丨安丨医院,不是武警医院对吗。﹎”
  刑警说是,“这家公丨安丨医院紧挨检察院,法院,莆田区局,可以第一时间挽救重伤的同志,一般三大机关不论官员还是下属,都送到公丨安丨医院救治。周局这次两个版本,对道上人不得不承认他重伤,对自己人只说了感染发烧,现在除了孟检察长,这事一点没漏。”
  我点头,“乔苍和黑帮马仔都以为容深在这里,又恰好我出现就更确信了,不过有人跟踪我,不多久就会暴露,只能盼他赶紧好。”
  刑警一愣,问我是谁。
  我没有回答他,我问是不是沈姿也在武警医院。
  刑警说周局给安排的,从人民转到了武警。

  我大致有了猜测,乔苍为撇清自己避风头,公丨安丨和武警两大国家直控医院他和手下人都没有进去,他猜测周容深入住公丨安丨医院,市局局长当然要最好的设施治疗,公丨安丨比武警先进许多,可我出现在两家医院,他就两边都有怀疑。
  刚才他说这里**很剌激,是为试探我看我的反应。我当时确实有些愕然,但面对他我打起了一百二十分津神,做出恼羞成怒的样子反试探他,都没有打嘣儿,他知道我的手腕,越是危险重重我越是粉饰太平掩人耳目。
  刚才还真是险,我只要流露出一丁点愕然,这盘棋就没法下了。金伟暗杀周容深,条子都会算在乔苍头上,他被逼上梁山不得不出手了,周容深的灾难刚开始,这伙人不铲除他誓不罢休。
  乔苍的眼线在暗处盯着我,通过我的出没掌握周容深和一些人的行踪,他什么时候想戏弄我了,就驱车过来,堵我百发百中。
  我不由觉得脊背发冷,幸好我没有把华章赌场地下室就是贩毒市场的惊天秘密告诉周容深,市局一旦行动,那里只有我进去过,肯定是我出卖的,我这么明目张胆触犯他底线,扼住他生死,他就算对我有兴趣,和我牵连着一个夭折的孩子,也不会放过我。

  我嚣张蛮横他都能当作我顽皮一笑置之,可我要是奔着弄死他去的,他还会容我吗。
  我告诉刑警这几天让王队和郑队有空就来公丨安丨医院走一趟,拿点水果礼品,去固定楼层,待一会儿再出来,武警医院就不要过去了。
  刑警知道我要制造假象,他问我安排特警埋伏吗。
  我说五天之内,必有爪牙来生事,到时一网打尽。

  车驶离市检察院,乔苍的劳斯莱斯仍旧停在那里,似乎盘算什么,我和他擦肩而过,彼此隔着车窗对望,都看不清楚对方脸孔,但我就是有感应,他目光牢牢锁定在公丨安丨医院。
  我如果全神贯注玩心计,乔苍也不过和我打个平手,他对我的谎言防不胜防。我会演戏,能在自己无法掌控的环境里随机应变反试探,面对乔苍这个黑帮的总瓢把子,我照样能泰然处之。
  我不清楚自己会不会成为乔苍扳倒周容深的致命一击,或者周容深扳倒乔苍的筹码,事到如今生死有命,看谁更有本事了。
  刑警停在武警医院门口,周边都是车辆,我下来后故意大声喊,“沈姿天天吵着去见容深,她是拿我当好欺负的吗?我真是受够了,要不是他来不了,鬼才懒得看她那张贱人脸。”

  刑警关上车门,“夫人替周局尽义务,这是您的气度。”
  我冷笑一声,“我真想她去死。”
  我转身进入住院部大楼,在关门霎那,非常默契闪身藏在了窗子后,距离我们那辆车不远的一辆黑色越野,忽然闪了闪灯,直接开出停车场,我匆忙一瞥,驾驶位的男人很像黄毛,乔苍的心腹。
  我指着没入滚滚车海的越野,“那是…”我舔了下嘴唇,“那是金伟的人。”
  刑警不认识黄毛,我说什么他都信,他非常震撼,“夫人…您料事如神。”
  人活在世,往高处爬凭借的不就是攻心计吗。女人更是如此,没有手段的女人是爬不去的,真被硬托上去了,也势必要坠落摔得粉身碎骨。
  我怕死,我更不想狼狈,就只能每天睁开眼都和苍天比试一把,挡我者死,顺我者我也不一定让她活。
  我转身直奔电梯,走廊穿梭而过的风扑在我脸上,将我的裙摆簌簌扬起。
  乔苍今天不该来找我,这是他行事难得一见的失误和败笔,除非他真的很想我,不顾一切也要见我一面。
  日期:2017-09-10 09: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