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7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完抬起手腕看了时间,有些愕然挑了挑眉,一脸抱歉看向我,“我稍后的应酬再不赶去来不及了,周太太,恕我不能奉陪。”
  我知道他要躲我,十有八九在乔苍手里也是有把柄的,赵龙金伟他们都是一趟线,他就算和这俩人没接触,也不敢得罪乔苍,我皮笑肉不笑靠在椅背上,怡然自得端起茶杯。
  “孟检察长,容深受伤可不是小事,官场嘛,谁和同僚没把子交情呢?您这里我要不到的东西,我也有得是法子捞,万一捅到副市长耳朵里您别怪我就成。”
  孟煌城听出我的威胁,他眯了眯眼,偌大办公室只有他的呼吸和我不断吞咽茶水的声响,他沉默良久后,手指抵在唇上敲了两下,“怎么,周局和副市长交情匪浅。”
  “不是,我和副市长太太交情颇深。”
  他眉头一皱,轻轻嘶了一声,“既然局长夫人亲自找到我这里,我怎么也要给您这份薄面,您回去等我消息,我尽快回您行吗?”
  我不动声色朝水面吹了口气,将飘荡的茶叶拂去,小口喝着,他手在下巴上重重摸了摸,好像下了多大决心,“三天之内。”
  我抬眸看他,这才露出笑容,我放下茶杯伸出手,“那我多谢您了。”

  他站起身和我敷衍握了一下,将我送出办公室。
  王队长问我怎样,我说十拿九稳。
  他很不可思议,“这些人平时踢球踢惯了,特区这几大帮派,他们基本不过问,都丢给市局镇压,看来孟煌城这老狐狸被夫人逼得够呛啊。”
  我冷笑,“最硬的东西我还没拿出来呢,他如果不识抬举,那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我们走出大门王队长接到了紧急任务,他留下一名刑警送我回医院,带着另外一个刑警驱车离开,我正要上车那名刑警忽然喊我,指了指对面街口停泊的一辆银色劳斯莱斯,“那车有人窥视您。”

  我动作一顿,踮起脚张望,驾驶位没人,车窗大开,我隐约看到后面一个男人的身影,那身影再熟悉不过,透着超出常人的冷酷与狠厉。
  我脸色变得难看,告诉刑警上车等我,我马上回来。
  我冲入车流人海疾走,对准车门重重拍打,像疯了似的发谢心中不满,他竟然跟踪我,难怪我十有八次能碰上他,被人在暗处窥视的感觉糟糕透了,尤其是他这种危险的狠角色,这和被阎王缠上了有什么区别。
  我连踢带打折腾了好半响,乔苍终于在吸完一根烟后,缓缓要下车窗,他扔出烟蒂,含笑的眼眸盯着我脸看了许久,“几日不见何小姐怎么这样憔悴,令我很心疼。”
  乔苍和周容深还真是死对头,我男人躺在医院重伤,他却神清气爽,跑这来落井下石,我恨得牙痒痒,“你手下人做得好事。”

  他笑着扬眉,“我哪个手下。”
  我猛地俯下身,手臂撑住窗框,和他只隔了一层薄薄的空气,“特区敢堵杀周容深的能有谁,你心里清楚。幸亏他身手好,换做第二个人,今天就是满城缟素。市公丨安丨局局长不明不白牺牲,到时有你好受的。”
  他被我眼底的杀气惊了一下,继而他觉得很有趣,一个女人会流露出这样的狠厉,的确非常少见,他见惯了娇滴滴的女子,刚烈的令他更充满胃口。
  或许他和周容深都长了一双慧眼,在别的男人只看到了我浪荡妖娆的美色,他们已经透过皮囊捉住了我的骨头,理智冷清,荫毒可怖的骨头,他们试图驯服我,周容深被我反驯服,乔苍和我同时扼住了对方的喉咙,各不相让。
  他没有退却,反而迎上来,将我们原本很近的距离拉得更无空隙,我和他鼻尖相贴,他灼热的呼吸喷洒出来,我下意识要避开,他极其迅速按住我后脑,让我退无可退。
  “怎么敢和我玩横的,又不继续了?你难道不应该趁机咬我吗。”
  他顿了顿,眼底升腾起浓烈的匪气,说不出的风流,用另一只手指自己的脸,“或者亲这里,亲出一枚唇印,让我回去和常锦舟无法交代,让我没有颜面应酬,躲在家里等它消下去。”
  我咬牙切齿,“乔苍,这是白天,是医院,周容深的刑警在马路对面。”
  “那又怎样,不是何小姐忽然压下来的吗,你如此美意,我怎么舍得不消受。”

  我用力挣扎,可我发现我越是挣脱,越是被他控制更紧,他唇几乎碰上了我的,他每吐出一个字,我就能感觉到他舌尖扫过我嘴唇的柔轮。
  “我很想你。”
  他这四个字令我所有动作一滞,他眼底温柔,没有戏谑和挑逗,仿佛情人间的呢喃和倾诉。
  “我不喜欢你见到我张牙舞爪仇视陌路的样子。”他下巴滋长出一层浅浅的胡茬,在我视线里随他薄唇开阖而微微跳动,“你怎么不能把对他那点温柔给我一些,我会很高兴。”
  乔苍啊,他那般不可一世骄纵狂妄的男人,竟会用如此乞求的口吻,我心神一瞬间恍惚动摇,但很快从他诱惑的漩涡里摆脱,趁他分神逃离了他的掌心。
  “这点温柔,有女人比我更名正言顺给你。”
  “吃醋了吗。”他眼尾挑起好看的弧度,伸手推开车门,一股冷气从里面溢出,冻得我一抖,“何小姐衣着单薄,你上来之后我们做点什么,很快就热了。”
  乔苍越过我头顶看了看身后医院的灰白色大楼,“在这里很剌激。”

  他搭在车窗外的手指卷起我一缕长发,放在鼻下嗅了嗅,饶有兴味说,“何小姐猜我此时希望什么。”
  我不动声色将头发从他指尖抽回,他对于我的冷漠也不气恼,仍旧笑得非常愉悦,“我希望你变成寡妇,我偏偏就爱寡妇,像何小姐这样年轻貌美,库上风情万种库下手段百出的寡妇,我愿意冒天下之大不韪铸造金屋藏娇。”
  他毫不遮掩诅咒周容深,我顿时怒火中烧,“请乔先生留点口德。我何笙字典里没有寡妇,我男人牺牲了,我只会追随他。”
  他笑着嗯了声,“好志向。周容深牺牲恐怕不可避免,因为他不懂见好就收,他调查地下贩毒市场的事,他以为做得很严密,其实道上头目都有数,他非要去触碰他没有能力驾驭的事,他就是在自寻死路。”

  “邪不压正,他公丨安丨局长不是白当的,如果不闻不问任由滋长,他也不是我男人周容深。”
  “你男人。”他脸上笑容收了收,“一口一个你男人,如果他被子丨弹丨穿裂了蛋,看他还拿什么满足你。”
  他修长好看的手指从车门里扶手上掠过,“何小姐这个年纪不能缺少滋润,否则就会像花朵凋零,看在我们往日旧情,我可以挤出两个小时,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