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9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瑶翻了白眼,说:“随便你怎么理解,但是,你要明白我的用意,我是要我们珠宝街更好,我爷爷说,你已经答应了他,会接手珠宝街的事情,会全力以赴的为珠宝街的明天创造更多的利益,但是,现在我看不到你的决心。”
  我笑起来,我说:“是的,你看不到,因为,你过界了,也不懂得生意,而且,在找存在感,你并不甘心做秘书,更不甘心做这个监督委员会的会长。”

  “当然,我在美国读工商管理,我懂得怎么管理公司,业务,我实习了很长时间,为的是做会长,虽然时间可能是问题,但是迟早我会做的。”周瑶毫不掩饰的说。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 我看着她,我问:“你看过侠盗一号吗?”
  周瑶有点愤怒,说:“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们的话题?”
  我朝着他的脖子就砍了一个手刀,虽然没有怎么用力,但是她还是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脖子,跪在地上,开始痛苦的呕吐起来。
  我说:“里面有一句经典的台词,希望你记住,不要被自己的野心卡住喉咙,很难受的。”
  我说完,就准备走,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我笑了笑,这是为她好,如果她真的不甘心,一定要我跟吴彬之间找存在感的话,她一定会死的最难看的那一个,吴彬已经想着怎么对付她了,只等着我同意而已,吴彬比我想要更快的弄死她。
  我出来之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张奇问我:“飞哥,打架了?”
  “我从来不打女人。”我笑着说。

  两个人都撇撇嘴,没说话,我们离开了行政大楼,坐在车上,朝着盈江去,到了盈江之后, 我看到赌石市场里面的人很多,人山人海,都是拿着手电筒在看料子,但是好像都不怎么满意。
  “怎么搞的,都是癞料子啊,马姐,给点好料子啊。。。”
  “是啊,都是淘汰一圈的料子,看了一遍又一遍了,不是说你们拿下矿区了吗?”
  我听着很多人在议论,就皱起了眉头,盈江这边的料子,早就枯竭了,我让马玲都是去瑞丽先收购料子来顶一段时间的,但是,现在看来,也顶不住多久了,这帮赌客可不还是傻子,都精明着呢。
  马玲在赌石大棚里,跟他们解释,我看着她也一脸的烦躁,看到我来了,就说:“哎,看,邵老板来了,你过来,跟大家说说。”

  我走过去,看着很多人都稀罕的围过来,说:“赌石大王,快看是赌石大王。。。”
  我颇为无奈,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外号就传出来了,虽然挺有面子,但是,我并不是喜欢这样高调。
  我说:“矿区,我们已经拿下了,整个龙肯矿区,三分之二都已经归纳到我们的公司,现在在开采阶段,所以,大家放心,你们可以到其他的店铺逛一逛,我保证,一个月之内,第一批正口的好料子会到盈江,而且,是老坑莫西沙的。”
  “真的假的,邵老板,我相信你啊,我去筹钱去,我等着你的莫西沙料子。。。”
  “莫西沙的,还是正口的,这个消息爆炸啊。。。”
  我看着人群里议论纷纷,这帮人,真的每一个傻子,现在市场上莫西沙场口的料子,都是偏口的,正口的料子,早就被翡翠大王坤西一手给买断,早就在缅甸给开掉了,现在这个场口在我手里,我最清楚了。”
  我看着人群散开,很多人都说要借钱也要等我,这让我有点无奈,马玲走到我面前,夹着烟,说:“还是你他妈的话好使,妈的,赌石大王就是牛啊,老娘口水都费干了,妈的,差点没把我给堵死。”

  我说:“名声在外,没办法,对了,协会里有多少钱?”
  “钱?有不少呢,协会的章程我已经办下来了,你是咱们盈江赌石基地协会第一任会长,咱们简单,只有会长跟会员,以为咱们人少,一共二十个会员,他们缴纳了今年的租借场地的费用,每人一百万,加上之前销售的,我这里大概有五千万吧。”
  “我还差三个亿,才能把矿区的钱给缴纳清了,而且,我还要买大型的怪手,铲车,渣土车,这又得好几个亿。”我苦笑着说。
  马玲看着我,很严肃,说:“你该不会想问我要吧?老娘底裤都兜出来了,就他妈那么多钱,你让我现在去卖,也弄不出来啊。”
  我说:“说笑了,怎么可能让你去卖?卖不动的。”
  马玲朝着我就是一脚,我躲开了,她说:“你他妈的,损我是吗?我也会发火的,癞子,老娘的刀呢?”
  癞子苦笑着说:“飞哥,马姐,你们玩,别拿我开涮啊,我帮谁啊不是?”
  听到癞子的话,我就笑了,对于我跟马玲,他们虽然是我小弟,但是跟马玲感情也很深厚,我们两个吵架,他们是真的谁都不帮,因为,我们就是吵吵,回头还是好的穿一条裤子,他们要是帮错人了,回头就有得受了。
  我坐下来,看着渐渐散去的赌客,没有好料子,他们也不会在这里耗时间的,现在钱是个难题,我现在又需要大笔的钱了,做事业,真的很难做,有时候,有个十几二十亿的,真不算有钱,一个项目砸下来,就没了。
  更何况是赌石,我现在赌的越来越大了,以前是赌石,现在是赌矿,在缅甸开矿也是赌,如果我挖不出来好料子,那么我的钱也就白砸进去了。
  别看龙肯矿那么大,几十里的矿区,但是都挖了三百多年了,能有多少极品料子,鬼知道,虽然我很有信心,但是最后能不能赚到钱,还是两回事。
  “别发愁啊,你他妈是邵飞啊,那么多朋友,还有那么多便宜的老丈人,那个没钱啊?问他们要啊。”马玲调侃我说。
  我笑了一下,我说:“知道,我就是过来看看情况,我准备去广东一趟,跟你交代一些事情。”
  马玲说:“行,你说。”
  我想了半天,但是,也没想到什么能交代她的,所以,我就说:“跟马炮,尽量把盈江这边跟稳住了吧,别惹事,咱们现在好好做事业。”
  马玲把烟头丢在地上,说:“知道了,会的,但是,我提醒你,我们身上有黑的,你可以尽量洗,但是没有把马帮给拿回来,你就永远干净不了,你可以放弃,但是我没办法放弃,当然了,你邵飞也不欠我什么,如果你真的想要置身度我,做一个好人,我也不怪你。”
  我看着马玲,沉默了起来,马玲说的对,马帮是她的心结,我可以做一个局外人,放弃马帮,但是她不行,她是马玲,五爷的女儿。
  我深吸一口气,又在回想田光之前问我的话。
  如果有一天,田光跟马玲之间让我选,我会选谁。。。
  难题!
  广东,我现在必须要去了,耽误了很久,到现在才决定去广东,那边现在是什么,我也不了解,有些人,我亏欠了许久,也应该去弥补了。
  机票已经准备好了,我抱着啊召,难得有机会抱他他是不哭的。
  “要去广东吗?”我问。

  陈玲深吸一口气,反问我:“真心的?”
  我很认真的说:“当然是真心的。”
  我虽然这么说,但是,也只是说说而已,我根本不想让陈玲去广东,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去,我这么说,只是心里作祟而已,想看看陈玲反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