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8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坐下来,周瑶给我泡了杯咖啡,我说:“对不起,我不喝咖啡,我喜欢喝茶。”
  周瑶甜美的笑了一下,说:“我给你换。”
  她说完就去给我换一杯茶,吴彬叼着雪茄过来坐下来,说:“解释一下吧。”
  我耸耸肩,我说:“没什么好解释的。”

  “没什么好解释的?一个月了, 我已经到缅甸那边询问过了,他们说,签约的根本就是陈氏翡翠珠宝公司,不是盈江赌石商会,也不是珠宝街,跟计划的不一样啊,所以,这个陈氏翡翠珠宝公司什么鬼?”吴彬不高兴的问着。
  我笑了笑,我说:“我老婆的公司。”
  吴彬好笑的笑了一下,说:“这合适吗?你这是,这是什么,那句话叫什么来着。。。”
  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一个合适的词,我也没不搭他的话,所以,他显得有点尴尬,周耀把茶放在我面前,说:“邵先生,这么做,不合适吧,我们在之前,已经动员了珠宝街所有的商户,让他们抽出来资金,准备收购矿区,每个商户都交了好几千万的资金,现在,你以私人的名义购买了矿区,那么,商户们该怎么办呢?你在签约之前,应该告诉我们的!”
  我看着周瑶,她是那种不强势,但是却说话让人很不舒服的女人,言语之中,就把自己的问题,谴责都表达了出来,虽然是笑着脸说的,但是让人不舒服。
  “周会长退休之前,也没说你说他孙女啊。”我说。
  周瑶觉得奇怪,问:“我是不是会长的孙女,有什么关系吗?我们在说矿区的事情,这是两码事,而且是绝对扯不上关系的两码事,邵先生,你不要逃避问题。”
  我笑了一下,我说:“如果,我知道,你是他的孙女,当初,我又会是另外一种做事风格,可能,今天珠宝街,不会是这个样子,他有可能,会连红瓦楼都给拆了,周会长想要我做大珠宝街,我以为,他干干净净的把珠宝街交给我,但是,他却给我使了个绊子,把会长的位置给了眼前这位,把监督的权利交给了你,然后让我当牛做马的在外面办事,最后,我如果把珠宝街做大了,你们联手把我踢出去,我又怎么办呢?是不是?”

  听到我的话,周瑶有点不舒服,说:“你跟上一任会长的事,我没有参与,你们之间有什么协议,有什么潜规则,也不关我的事,而我的存在,也不是为了斗争,只是为你们服务。”
  “所以,帮我换一杯咖啡吧,我喜欢喝咖啡。”我笑着说。
  周瑶气的脸色难看,我笑了一下,我说:“是吧,你不是个秘书,你也不甘心做个秘书,而周会长把你安排在我们两个人之间,也不是让你做个秘书。”
  周瑶哽咽了一下,弯下腰,端起来茶离开了,看着他离开,我看着吴彬,他没有发火,而是笑眯眯的,觉得很舒服似的,或许他也不喜欢这个周瑶。
  周瑶的存在,看上去是个秘书,但是我跟吴彬都知道,她不是一个单纯的秘书,而是周会长用来制约我们两个的人,所以,我们都不喜欢她,没有人喜欢被制约。
  周会长虽然人不在了,但是心还在,这叫余心。

  就是这一点余心,让我放弃了珠宝街,虽然我还在珠宝街,但是心已经不在这里了,盈江,是我最后的归属地,我在珠宝街的去留当中,苦苦挣扎,但是最后我还是决定离开珠宝街,不过,这不代表我要摧毁他,珠宝街的存在,是必须要存在的,因为,他是瑞丽最大的翡翠成品销售基地。
  所有的赌石产品,有三分之二都流入这里,所以,他的存在是非常有必要的。
  我看着茶又端来了,看着是之前那杯,我就说:“所以,你就打算这么敷衍我吗?都不想再重新给我泡一杯吗?”
  周瑶看着我,抿了抿嘴,我也看着她,我并不是故意要针对她,只是要告诉他,我是个比较难搞的人,周瑶深吸一口气之后,还是去换了一杯茶。
  当一杯新茶端到我面前的时候,我笑了笑,是个能沉浮的女人,如果她连这点气都受不了,也就没有资格在我们之间斗了。
  “邵飞,以你的实力,你是拿不到龙肯矿区的,珠宝街的钱,我们都已经收齐了,那么大的矿区,基建都是个问题,我相信,没有几亿是拿不下的,所以,你买矿区,我们负责基建,这样也行的通,可以吧?”吴彬问。

  我摇了摇头,我说:“如果,我只有这点本事的话,那你也太小看我了,龙肯矿区,绝对跟珠宝街不会有一丁点关系,如果非要有的话,那就是我可以把上好的原石,赌出来,卖给你们。”
  “邵飞,你这是把珠宝街当做接盘的了是吗?”周瑶问我。
  我看着周瑶,我问:“你现在是用什么身份问我?秘书?还是你觉得是协会监督委员会的人?如果是前者,请你出去,如果是后者,这块徽章还给你,你也给我出去。”
  我把胸口的徽章摘下来,丢在桌子上,两个人看着滚动的徽章,脸色都很难看。

  周瑶的存在,就像是周会长扎在我心里的一根刺,周会长觉得我会在意珠宝街,是,我很在意,但是,不是非他不可,他用这种方式,来匡住我,让我很不爽,所以,我希望自由,渴望自由,那怕是终点冲刺的绳子,我也会觉得他是我的阻碍。
  “你知道这枚徽章代表什么吗?”周瑶指着徽章质问我。
  我笑了一下,我说:“周会长说是荣誉,但是,在我看来,只不过是把阴险的勾心斗角美化了而已,在我眼里,还不如一堆臭狗屎来的好看,至少,狗屎就是狗屎,他永远不用美化自己。”
  “你,你太过分了,你知不知道这枚徽章代表的是我们珠宝街玉石协会?是我们用几十年换来的,你居然这么羞辱我们珠宝街,你太过分了。”周瑶愤怒的说着。

  我叹了口气,看来,我是过分了点,让周瑶都已经怒不可歇了,但是无所谓,我去意已定,她生气不生气,与我没有什么关系,周会长努力打造的三足鼎立,很快就会成为破局。
  我站起来,准备要走,但是吴彬说:“邵飞,都是成年人,何必动气,都是男人,何必跟一个女人斗气?没有必要,该合作,就合作,该谈生意就谈生意,没有必要撂挑子不干,你没有荣誉感,我懂,因为,你在珠宝街时间不长,这都是无所谓的。”
  我看着吴彬,他是老陈很辣的,没有因为我的态度而生气。
  “吴会长,你这么说,我虽然同意,但是他未免也太不把珠宝街放在眼里了,居然让我们做接盘的人?凭什么?”周瑶愤怒的说。
  对于周瑶的愤怒,我是无法理解的,吴彬呵斥说:“你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翡翠生意,所以,请你倒好你的茶,端好你的咖啡,要不然,就去你的办公室,做好你的监督委员,生意的事,不需要你出面,如果你一定要出面,这个会长给你做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