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5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道:“别提了,我本来一番好意,要做成一件实事,没想到遭到大部分人反对。在县长碰头会上,没有一个人赞成的。”
  陈燕道:“是不是他们故意搞你?看到你太年轻,心里不舒服?”
  类似的事情,在长宁也发生过了。
  顾秋说,“应该不至于吧!”
  “那是为什么?”

  顾秋看了陈燕一眼,“说出来你未必相信。”
  从彤坐过来,“究竟是什么情况,让我们两个帮你分析分析。”
  顾秋把昨天会议的情况说了一遍,又将谢主任说的那些内幕,告诉了两人。
  从彤首先叫了起来,“太过份了,太过份了,怎么可以这样?”

  她对顾秋说,“我支持你,按你的想法去做。这些人真是无法无天,弄虚作假成了这样子。凭什么他们做假,就不允许你再做好事?”
  陈燕毕竟老练,摇头道:“不行,这样会把自己搞得在这里呆不下去的。”
  从彤道:“为什么?”
  陈燕说,“你爸爸也是副县长,他为官多年,应该更清楚这些内幕。有时候虽然是干好事,干实事,但也不能这样直接来。因为不管你做的是好事还是坏事,从不同的角度,跟不同的人都会有利益冲突。一旦你破坏了他们的利益,他们就会排挤你,抹黑你。让你混下不去,灰溜溜的离开。”
  顾秋同意陈燕的观点,“还是陈燕姐老道,不过我家从彤妹子出发点是好的,值得表扬。”
  从彤撅着嘴,“算了,还表扬,你不骂我就是好的了。”

  顾秋说,“我怎么舍得骂你,你这么远跑过来陪我,支持我,我要是再骂你,我还是人吗?”
  陈燕笑了,“小两口好恩爱。”
  从彤现在倒是习惯了,也不随便脸红,因为现在的她,可以说是名正言顺,她是顾秋的未婚妻,没什么需要害羞的。
  从彤道:“这还得谢谢你,要不是你当初给我介绍男朋友,我也不会跟他在一起的。”
  陈燕说,“少来,鬼知道你们两个什么时候鬼混在一起去了?”
  顾秋说,“这就说来话长了,其实我和从彤在大秋——”
  “不许说!”从彤马上伸手捂住他的嘴,“你再说我就咬死你。”

  顾秋还真不敢说了,从彤对那事很忌讳。
  看到两口子开玩笑,陈燕心里挺羡慕的。本来顾秋是她的,但是考虑到各种原因,她放弃了这棵歪脖子树。
  后来听从彤说起顾秋的背景,她更是庆幸自己没有贪心,如果她真要跟顾秋在一起,名正言顺的话,会让场面变得很尴尬。
  从那时起,陈燕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女人,不一定要争,有时退一步,海阔天空。

  晚上三人在外面吃了饭,这城里又不好玩,连逛街都没什么地方好逛,于是三人就回了宿室。
  顾秋说,“陈燕姐,你一个人住宾馆也无聊,就跟从彤睡吧。”
  陈燕问,“你不用吗?”
  顾秋说,“今晚就不用了。”
  从彤气死了,“你们两个流氓。”
  时间还早,陈燕说,“有扑克没?我们打斗地主吧!”

  从彤说,“扑克好象有。”她就拿来了扑克,顾秋问,“怎么玩?总得有个处罚吧?”
  从彤说。“贴胡子。”
  顾秋道:“这个太没创艺了。”
  陈燕问,“那你想干嘛?”

  顾秋的眼睛在两位美女胸前转,“要不输了的脱衣服。”
  看到两口子开玩笑,陈燕心里挺羡慕的。本来顾秋是她的,但是考虑到各种原因,她放弃了这棵歪脖子树。
  后来听从彤说起顾秋的背景,她更是庆幸自己没有贪心,如果她真要跟顾秋在一起,名正言顺的话,会让场面变得很尴尬。
  从那时起,陈燕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女人,不一定要争,有时退一步,海阔天空。
  晚上三人在外面吃了饭,这城里又不好玩,连逛街都没什么地方好逛,于是三人就回了宿室。

  顾秋说,“陈燕姐,你一个人住宾馆也无聊,就跟从彤睡吧。”
  陈燕问,“你不用吗?”
  顾秋说,“今晚就不用了。”
  从彤气死了,“你们两个流氓。”
  时间还早,陈燕说,“有扑克没?我们打斗地主吧!”
  从彤说,“扑克好象有。”她就拿来了扑克,顾秋问,“怎么玩?总得有个处罚吧?”
  从彤说。“贴胡子。”
  顾秋道:“这个太没创艺了。”

  陈燕问,“那你想干嘛?”
  顾秋的眼睛在两位美女胸前转,“要不输了的脱衣服。”
  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三个人都喝了点酒。
  顾秋坐在木沙发上,不紧不慢的说了句。
  三个人斗地主,要么一个人赢,要么二个人赢,顾秋不怕,不论谁输谁赢,他都是最大的赢家。
  从彤今天心情好,兴致高,以前跟陈燕在一起,也是经常开玩笑的,她就指着顾秋,“陈燕姐,我们两个一起来,把他脱个精光!”
  陈燕含着笑,“要么你们两个互脱,我当裁判。”

  顾秋道:“这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要么你一直当地主,我们输了就我们脱。”
  从彤呢,咦了一声,这个办法不错,要是陈燕姐输了呢?那她不是也要脱个精光?
  陈燕说,“不带这样玩的,你们两个对付我一个怎么行,从彤啊,我们是女人,你干嘛跟他一起对付我?要帮也是帮我才对。”
  从彤道:“我刚才不说了嘛,我们两个联手,让他输,让他脱光了出去溜一圈,否则不许进屋睡觉。”
  陈燕道:“这还差不多!”
  顾秋坐在那里,看到两人一唱一合,他就笑了起来,“你们两个联手,也未必赢得了我。牌不好,你有什么办法?”
  日期:2018-01-13 18:1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