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5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道,“我昨天去了南庄,听他们说,那里的很多村民,都是靠租妻来解决生理需求。”
  高县长道:“这就是你的好消息?”

  顾秋说,“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不过我想问问,领导您知道这情况吗?”
  高县长说,“知道,他们那地方,就是乱来。乱搞男女关系。有时一个女人家里,十几个男人排队。派出所曾经去管过一次,差点闹成**,只得马上放手。”
  那是当然的,人家本来就没有老婆可用,好不容易花点钱能解决问题,你居然要去抓,要去管,他们不跟你急才怪了。
  顾秋说,“其实造成这种原因,主要还是经济问题。”
  高县长道:“当然,有钱好办事。问题是没钱。”
  顾秋试探着道:“领导,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听?”
  高县长说,“你说说看嘛!不过首先声明,要钱的事,别找我,找书记去。”
  汗,还没开口,他就把话堵死了。果然是姓铁的公鸡啊!

  顾秋道:“其实我想说的是,我们能不能想个办法,把饮水问题解决了?”
  高县长说,“关于这个问题,很多人都提了,而且给了方案。我的意思是,我全力支持。可你知道这件事情为什么到了最后,都没有搞成吗?”
  “还是没有钱?”
  “对!解决全县的饮水问题,这可是多大的功劳,可谁都没有办法搞到钱。”
  顾秋道:“要是能想出一个办法搞到钱的话!”
  高县长把手一摆,“只要你能搞到钱,我就全力支持你。”
  顾秋明白了,反正县里不出钱,你自己去化缘吧!
  要成事,难度很大啊!
  顾秋算过,这可不是一笔小资金,少得上千万才能解决大家的饮水问题。
  自己昨天还跟从彤说,钱是女人的胸,挤挤就有,可它娘的,清平县根本就不是女人,叫我怎么挤啊?
  按顾秋的说法,清平县不但不是女人,而且连母的都不是。它根本没有*,你怎么挤?

  顾秋跟高县长说了很久,高县长说我非常支持你的意见,如果能解决这个问题,你就是清平县第一大功臣。
  顾秋回到办公室,坐在那里琢磨这事。
  按以前的工作方式,根本是行不通的,因为这里太贫乏了,贷款吧,银行才不会贷。
  顾秋看过清平县的一些资料,这是一个典型的贫困县,每年基本上没有任何上缴,只有从上面索取。
  也就是说,市里,省里,必须从其它地方挪用一部分资金来救济它,否则这里就真的维持不下去了。

  顾秋想到一个方案,就是针对清平县,做一个全方面的报道。把南庄做为一个典型来抓,让它突出,鲜明,形象,生动。让它毫无保留,赤果果的展现在人们的视线下。
  顾秋拿着笔,开始构画这个思路。
  从彤打电话过来,告诉他自己已经报到了。
  顾秋说,“那中午一起去吃饭。”
  从彤真是一个听话的妹子,嗯了一声,说我等你。就温柔地挂了电话。
  顾秋考虑了很久,划了一个大的框架,打算运作一下,把南庄的这个典型抓起来。
  电视台的台长过来汇报工作,这是一位干瘦干瘦的中年男子,没有一点官味,也没什么派头,就象六月天里被晒焉了的茄子。他跟顾秋反映,昨天的新闻采访,宣传部阻止了,不许报道。
  顾秋昨天没有看电视,也不知道这回事,后来他才知道电视里只是简单的提了一句,说新来的常委副县长到基层检查工作。其他的都没有了。
  顾秋听他说完,问台长,“这是什么原因?”
  台长说,“上面的意思是,太直白了,没有正面形象,有点消极。”
  顾秋说,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台长一走,顾秋就靠在椅子上想,宣传部把自己的新闻卡下来,肯定有原因的。
  昨天的事情可能太敏感,他们才不允许报道。类似这样的说法,宣传部长肯定请示过书记了。
  在办公室呆了一上午,除了台长过来,再没有其他人来过。顾秋这个副县长在这些分管单位的领导眼里,威信不大。
  毕竟是新来的,这些人都有老关系在,他们可能真没将自己这个副县长放眼里。
  中午,顾秋陪从彤吃饭。
  从彤看他有些闷闷不乐,就问他怎么啦?

  顾秋摇头,“你那边什么情况?”
  从彤说很好,国土局嘛,一向都是好单位。
  她告诉顾秋,“陈燕姐说过两天过来看我们。”
  顾秋说,“她想来就让她来吧,吃吃苦也好,到过这里的干部,就知道她们在别的地方是享福了,这样才能真正的为民办事,珍惜自己眼前的一切。”
  从彤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老气横秋了?陈燕姐本来就不是那种不作为的干部。”
  从彤突发奇想,“要不你想办法,把陈燕姐调过来?她是搞招商的,或许能为这里带来点什么?”

  顾秋笑了,“你别扯蛋了,这地方能招什么商?你来吗?来这里干嘛?”
  从彤道,“这倒也是。”她看着顾秋,“那你想到办法了吗?怎么解决饮水问题?不过这事,好象也不归你管。”
  顾秋道:“这只是个前期工作,真正的问题还在后面。现在清平县这情况,你说管哪一样?能在短期内,迅速树立起这个形象呢?我可不能在这里一直呆下去,为了你,我也得杀出一条血路。”
  从彤道:“那我就给你三年时间,三年后我就要结婚了。如果你不能杀出去,我就嫁给别人。”
  顾秋道:“三年啊,有点短吧!”

  从彤道:“三年后我都二十八了,你还要我等到什么时候啊?”
  顾秋开玩笑,“你现在不就是我的老婆吗?未婚妻。”
  从彤哼了一声,“只是未婚妻而已,又不是合法夫妻/。”
  顾秋笑了,“那三年后,我要是不能从这里杀出去,岂不是白占了你很多便宜?”
  从彤气死了,她知道顾秋又在影射那方面的事。三年时间啊,两个人在一起,得做多少回?
  从彤横了他一眼,“多*思放在工作上,我可把所有的赌注都押你身上了,你一定要崛起来。”
  顾秋笑笑,“我已经有一个方案了。”
  从彤很关心顾秋的事,急问他是什么方案,顾秋说,“还不成熟,回去再议吧!”
  从彤看看表,“下午我去把车子定下来,他们说要到市里才有得买。”

  顾秋同意了,“那你就快去,没有车真不方便。”
  下午从彤去市里二手车交易市场,按顾秋的吩咐,弄一辆**成新的豪桑。
  顾秋下午有个会议,在会议上,他把自己的方案抛出来。
  高县长说,“你具体说说看,可行的话,我们都会同意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