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5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道:“你说吧,我就是下来了解情况的。”
  乡长说,“他们这里大多数男人,都是娶不上老婆的。但这个村庄,经历了这么多年,还没有灭绝,那是他们有一个很特别的办法。”

  顾秋没说话,等着乡长把话说完。
  乡长说,“他们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靠租妻来解决生理需要。”
  顾秋一听,心猛地跳了起来,“租妻?”
  还有这种事情?简直就是闻所未闻,乡长正色道:“对,他们大部分人,都是靠租妻过日子的。”
  顾秋瞬间凌乱了,租妻过日子?究竟是怎么个租法?

  南庄,顾秋到了之后才发现。
  这只是一个座落在几个大土堆之间的村庄,说它们只是大土堆,那是因为这些所谓的山都不高,而且光秃秃的,少有植被。
  要不很突兀的耸立几块石头,要么一片荒芜。
  几根电线竿,从高空穿过,好歹让这个地方用上了照明电。整个村庄,没有河流,只有几口不大的水塘。
  池塘里的水,浑浊不堪。

  水塘的旁边,有石头围砌起来,做成了一口水井。村子里有三口这样的水井,他们喝的水,其实就是从水塘里过滤进来的水。
  村子里的房屋,或三三两两挤在一起,或孤孤零零独自一方。每户人家门口,多少有些树木。
  偶尔也看到几片竹林,大自然的颜色,在这个季节里,份外单调。这里,是一个孤寂的地方。
  车子进了村庄,所有人都下了车,几个穿着来不及换下棉衣的孩子,在路上奔跑。
  或许是这些四个轮子的怪物,引起了他们的好奇。一些小孩子居然都过来围观。
  从彤从车上下来,一个孩子歪着脖子,朝她笑。
  从彤觉得这孩子挺有意思的,蹲下来问,“你几岁啦?”
  这孩子估计也有三四岁,两行鼻涕拖得老长,就象两条火车轨道。看到从彤问他,鼻子一耸,鼻涕又缩回去了。
  伸手两只黑乎乎的手,脸上两坨颜色很深的印子。旁边一个大点的孩子道:“我弟弟三岁半了。”

  从彤看到他的衣服很破旧,而且很脏,里面的衣服也是皱巴巴的缩成一团,扣子扣歪了,上一颗扣到下一颗的位置。
  裤子上破了好几个洞,主要是膝盖和屁股处。
  鞋子的脚尖,也磨出了几个洞,脚指头都露了出来。
  旁边的小孩跟他差不了多少,这几个孩子都不干净,有的六七岁了,还是开着两条火车路。
  听到小男孩的回答,从彤看着这对兄弟,“你们妈妈呢?”
  小男孩说,“我们没有妈妈。”
  从彤心里一紧,没有妈妈的孩子?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她耐下性子,“妈妈哪里去了?”
  旁边一个七八岁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女孩子道,“他妈妈跑了。”
  “妈妈怎么会跑了?”
  从彤很有耐心,也不怕孩子们脏。
  这时一个小男孩跑过来,“阿姨,你好漂亮!你比他们都要漂亮。”
  从彤乐了,“真的吗?”
  几个孩子一齐点头,“真的,你是我们见过的,最漂亮的阿姨。”
  村委会的妇女主任走过来,她也不知道从彤的身份,看到这位只有在电视里才能看见的美女,她就过来打招呼。
  妇女主任是一名四十来岁的女人,穿着很朴素,皮肤黑,衣服裤子,都是那种自家做的,没有什么款式可言。

  妇女留的是短发,她对从彤道:“他们都是没有妈妈的孩子。”
  从彤惊讶了,这里十几个孩子,都没妈妈吗?
  从彤问,“这是怎么回事?”
  妇女主任道:“我们村里,能为自己留个孩子的男人,已经很不错了。大部分男的,都没有留下孩子。这些孩子们的妈妈,生下他们后,全都跑了。”
  从彤很奇怪,“她们为什么要跑?连孩子都不要了。”
  妇女主任指着那两个男孩,“他们妈妈是留得最久的,还呆了几年,其他的女人,生了孩子就跑。当然是我们这里最穷,她们都留不住。村里的女的,都嫁外面去了,外面的女的,都不想进来。这些留在这里生了孩子的女人,大都是从外面买进来的,在这里呆一二年后,实在熬不住了,一个个都跑了。”
  从彤问,“怎么会这样?”
  妇女主任道:“这很正常,我们这地方不好,谁也留不住的。”
  妇女主任领导从彤朝村里走,从彤问,“你们这里的村民,都靠什么为生?”
  妇女主任道:“这个就难说了,没有具体的工作可言。有的去碎石场上班,有的去县城打工,早上出去,傍晚回来。”

  从彤看着这些光秃秃的山,给她的感觉,的确很凄凉。
  妇女主任没有跟她说太多,从彤当然还不知道,村庄里的怪现象。
  顾秋在村干部的带领下,进了村庄。
  村里有一个活动中心,还是好多年以前建的,是以前的生产队留下的老房子。
  大家都坐在这里,电视台的两名记者,扛着照相机围着顾秋转。顾秋说,“你们多拍一些他们的生活现状,不要围着我转。”
  两记者都是女孩子,年纪不大,一个短发,一个长发。两人笑了笑,有人把镜头对准了从彤。
  顾秋说,“谁都可以拍,就是不能拍她。”
  女记者问,“为什么?她太漂亮了,你要保护她?”
  顾秋说,“她是我的女人,昨天才过来,环境都不熟悉,一个人又呆得闲,我就让她跟过来了。”
  女记者哦了一声,就不再拍从彤了。其实一路上,很多人都留意到了从彤,这位太时尚的大美女。
  没想到顾县长直言不讳,告诉大家这是他的女人。
  大家都坐下来谈工作,村干部主要汇报村里的状况。
  顾秋说,“我想了解一下这个村民的生活问题,还有你刚才说的,租妻现象。”

  说到租妻,村干部都有些不好意思,计生办主任道:“这个问题,让村支书跟您说说吧,他最清楚了。他在南庄,做了十几年村干部。”
  村支书是一名快六十岁的老同志,由于特殊原因,他一直担任着这个村支书。
  村支书抽着旱烟,吧嘎吧嘎几口,“其实这种现象,不只是我们村里有,周边的村庄也很多,只是我们村里最严重。说起来,还是地理位置的原因。周边的村庄都有水源,唯独我们这里没有。有时干旱的时候,还得去旁边的村里驼水。”
  村支书这么说,自然是想解释一下原因。

  他告诉大家,“生活条件艰苦,地方环境差,久而久之,很多女的都不愿嫁到我们这里来。现在很多男子都找合约夫妻。”
  顾秋摆摆手,“等等,怎么又出了一个合约夫妻?”
  计生委主任道:“哦,事情是这样的,因为外面的女人都不愿进这个村庄,他们在结婚的时候也不登记,在媒人和村干部的出面下写个合约,生完孩子就走。而男方一般给女方几千到一二万不等。”
  顾秋惊讶了,还有这种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