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5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日了一句,这才到哪?顶多也就个十分钟。
  头顶上,还在隆隆作响,一下一下的,太有节奏了。
  顾秋又轻轻地动了起来,可床还是叫,吱嘎吱嘎的,搞得从彤没什么心思,她就催顾秋,能不能快点?

  顾秋说,不能快,一快响得更厉害。
  二十分钟不到,楼上也不响了,听到拖鞋的声音,应该是下床忙活去了。
  没有了伴奏,顾秋一个人显得有些势单力薄。从彤推着他,“别闹了,羞死人了。”
  可顾秋还没做完,他说,“要不我们下去,站床边上?”
  又是二十几分钟这去了,从彤感觉到两腿发麻,可顾秋这家伙还没过瘾,一下一下的,冲得她浑身都软了。
  想喊,又不敢喊,闷着难受。
  顾秋随手抓起一块黑色的布,塞在从彤嘴里,从彤呜呜呜地叫了起来。
  黑暗中,顾秋突然咆哮一声,腰间用力一挺,趴在从彤背上不动了。从彤感觉到有东西在自己体内跳动。
  拉开灯,清理的时候,从彤哭喊着抓起枕头砸过来,“这是我的丨内丨裤。浑蛋。”
  顾秋傻眼了,刚才情急之下,抓起来塞在从彤嘴里的,竟然是她刚刚换上去的丨内丨裤。
  顾秋嘿嘿的笑,从彤气死了,抓起丨内丨裤塞在顾秋嘴里。
  顾秋扯出来,“也没什么气味啊,刚刚换上去的。”
  从彤道:“那你就咬着。”
  两个人躺在床上,从彤望着天花板。
  一张塑料纸钉在上面,用来防尘,防水。从彤说,“我真不敢想象,在这里怎么生活下去。”
  顾秋道:“习惯就好了。”
  从彤说,“可这里也太不方便了。”
  顾秋说,“那你要是回去,岂不是更不方便?”
  从彤道:“为什么不方便?我要安平生活了二十几年。”
  顾秋说,“现在你是我的未婚妻,我们相隔这么远,万一你有需要,怎么办?”
  从彤切了一声,“天下男人多的是,这种问题还怕不能解决?”

  顾秋伸手过去,挠她的痒痒。“还反了你,小娘子。”
  从彤就格格的笑,两个人在床上闹了起来。
  从彤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个劲地喊,“别闹,别闹了。”
  安静下来,顾秋说,“真的,如果你不习惯,就回去呆一阵吧!”
  从彤摇头,“算了,为了你,我还是忍下来吧!”
  顾秋说,“明天我可能要下乡,你一个人在家里肯定不好玩吧。”
  从彤说,“我跟你一起去。”
  顾秋想,也行。
  这样的夜晚,顾秋和从彤躺在床上,两人都知道,一切,才刚刚开始。
  清平县的条件太差,县领导都住这样的房子,你能有什么办法?除非自己能够改变这里,改变这个环境,让大家都富裕起来。
  否则,一味的埋怨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只是从彤陪自己过来吃苦,这一点,让顾秋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他早就知道从彤心好,否则也不会和从彤订婚了,能娶到这样的老婆,也是男人一大福气。
  第二天一早,顾秋要下乡去看看。

  顾秋也是重量级的领导,他要下乡,当然有人相随。电视台派了二名记者,还有办公室也派了二名工作人员。
  随行的人不多,从彤就混在人群里,也不特意说明她是谁谁谁。
  不过顾秋很快就发现,从彤实在太抢眼了,她的衣着打扮,跟这些人格格不入。虽然说,对方有两名记者是电视台的,但她们的穿着,跟从彤相比,还是有些差距。
  而办公室那几个工作人员,看上去比农民工好一点,整体形象,都十分的不入流。
  顾秋和从彤,两人绝对是亮点。
  从彤戴了付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好在她一般时间都呆在车上,不出来露面。
  顾秋要下乡,乡镇有干部相随。
  这次去的乡镇,是一个叫上马坡的地方。

  上马坡乡有个村庄,叫南庄。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地方已经多了一个别名,叫男人庄。
  男人庄有二百多户人家,在清平县,也算得上一个大庄了。
  顾秋只知道,这里很穷,但到底是为什么,他并不知道内幕。在乡政府里,他听闻了这些汇报。
  顾秋说,“我今天下来,是要了解最真实的情况,你们就不要有任何隐瞒。只有让我知道你们的真实现状,我才好对症下药,看看能不能做点改善民生的事。”
  一位计生办的主任说,“既然县长要了解真实情况,那我们就去南庄。”
  顾秋说,“为什么要去南庄?”
  计生办的同志道:“我也说不好,但那里肯定有特色,您去了就知道的。”
  乡丨党丨委书记和乡长都不说话,顾秋看着两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两人都不好意思启齿,计生办主任道:“我是计生办主任,经常下乡,最了解那里的情况。”
  顾秋说,“那我们去吧!”
  乡政府只有二辆旧吉普车,乡丨党丨委书记和乡长都随着顾秋下乡。前前后后,加起来也就六台车。

  初春的天气,一片寒冷。
  这里又是西北角,春没那么早。
  车子开在机耕路上,一晃一晃的,路况十分不好。
  顾秋看着外面的山,光秃秃的,没有树,只有一些矮小的灌木。顾秋问,“为什么都不种庄稼?也不植树造林?”
  乡长说,“这里的山,都种不了大树,只长灌木。下面是石头,只有上面一小层的土。很难开恳下去。”

  顾秋倒是看到,一片萧条的景象。
  再加上这个时候,万物尚未复苏,到处一片枯黄。
  顾秋问,“我听说这里四季少雨,是不是这么个情况?”
  乡长回答,“的确这样,我们只有靠以前修的水库来灌溉,一年四季,下不了几场雨的。”
  顾秋在心里郁闷了,这么个破地方,怎样才能让他们脱贫致富?“他问乡长,“可有什么资源?”
  乡长说,“乡里只有二座煤矿,并没有其他的资源。”
  顾秋没说话了,这丫的,简直就是寸草不生之地。想在这里作文章,太难了。
  车子开出二十几里,乡长指着前面,“那片山坡过去,就是南庄了。”

  顾秋问,“你们让我来南庄,究竟有什么玄机?”
  乡长道:“这里以前的确叫南庄,现在叫男人庄,主要是这里的村民,有百分之七八十是男人,女性极少。”
  顾秋惊讶了,“百分之七八十,这怎么可能?那不是几年后,他们这里就没人了?”
  乡长叹了口气,“大都是单身汉,娶不上老婆。其实这里的男子,长得也不差,就是没有女的愿意过来。”

  顾秋明白了,他们这是要把这个难题交给自己。自己不是要听最真实的话吗?那么,他们面临的最大难题,恐怕就要数南庄了。
  顾秋也很奇怪,南庄变成了男人庄,百分之七八十的男人,剩下只有百分之三十不到的女人。这意味着,十个村民中,只有二三个女的。这比例,太不协调了。
  顾秋问道:“那么他们这个庄子里的人,又是如何传宗接代的?”
  乡长挺不好意思道:“县长,我说出来,还真不怕您笑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