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81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凌柯的样子一点都不好,头发凌乱满脸泪水,一件水衫几乎衣不遮体。
  但是她停止了哭泣,只是呆呆地看着柏南修。
  她想回家了,她不想呆在帝都了,这个地方真如柏南修所说,让人窒息!
  柏南修的目光落到凌柯的身上,她的手臂乌青,衣服已经被扯烂,小脚上两只鞋子也不知去向。

  “我今天要杀了他!”柏南修站起身。再次冲向肖洋。
  肖英城拦住他,“柏南修,冷静点!”
  “你让我怎么冷静?”柏南修拉住肖英城的衣领,“他动的可是我老婆!”
  “你也动了他的未婚妻!”肖英城的脸上波澜不惊,他看着柏南修不紧不慢地说道,“你是在报复我吗?”
  柏南修皱眉,他不懂肖英城的意思。
  “当年躲起来的人是柏南沁,不是我!”肖英城说着甩开柏南修的手,“今天这件事是肖洋错在先,但是你也有错!”
  他话音刚落,从肖家方向奔来了两个人,是肖英城别墅里的工人。
  “把二少爷送到医院去!”

  凌柯被柏南修抱回到房间,一路上她没有说话,心也慢慢平静下来。
  柏南修把她放在床上,盖上被子,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她的头。
  “我想回家!”凌柯突然说道。
  柏南修紧紧地握住她的手,他以为她是吓着了,连忙轻声安慰道,“别怕,我们现在已经回家!”。
  凌柯目光看向他,幽幽地说道,“我要回S市。”
  柏南修松开她的手,坐到床沿上落漠地说道,“你还是相信他们!”
  “我不知道!”凌柯坐了起来,“我原以为我可以帮助你,但是我觉得你根本就不需要我的帮助。”
  柏南修抬眸看向她,“柯宝……”
  凌柯叹了口气,“是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我好像不适合帝都的生活。”
  “柯宝!”柏南修的声音开始颤抖,他想拉她的手。

  但凌柯的手缩了回来。
  “今天我看到新闻了!”她把目光投向窗外。“我第一反应就是尹依又耍了手段,而我轻易地落入了她的圈套,我回去是想安慰你的,可是所有人似乎并不排斥这件事。”
  “我今天也是在跟爸爸谈这件事,我没有想到尹依一口咬定,而肖家又突然取消婚约,这件事对于……”
  凌柯捂住柏南修的嘴巴,“别说了,我不想再听了。尹依也好肖洋也罢,我不想再渗合了,我要回S市!”
  “凌柯!”柏南修伸手抱住她,“别这样,别这样好不好!”

  凌柯把头轻轻地靠在柏南修的肩头,“柏南修,我爱你!但是我好像不太适合做你的妻子!”
  “不,不,不,没有人比你更适合!”柏南修紧紧地抱住她,“柯宝,别对我失望!”
  凌柯只有一声叹息!
  柏南修一夜没睡。他坐在床边紧紧地拉着凌柯的手直到天亮。
  第二天,柏南修委托律师向人民法院递交了申请书,起诉尹依侵犯他人名誉。
  一时间,整个帝都沸腾了。
  在柏南修通过律师提交的长达三千字的起诉书中,提到了几个关键点。
  一、尹依单方面对外宣布高中时曾经跟当事人交往过,但当事人并没有当面或是通过他人来确定跟尹依的男女朋友关系,这是不实的传闻,对当事人及家人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

  二、尹依曾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发表过跟当事人柏南修先生在高中时发生过男女关系,律师认为这纯属诬陷,他的当事人有权要求有关部门介入调查此事。
  三、在当事人回到帝都后。尹依通过别人之口把根本没有的事实变成了**,这是对当事人柏南修名誉的严重侵权。
  在起诉书的结尾,律师还对新闻中提到的旧情复燃进行了追诉并还原了当时的真实情况。
  后面还附有当天尹依与柏南修见面地点服务人员的口供及咖啡厅当天的监控录相。
  这份起诉书一出,不仅是尹家、肖家,连柏家都坐不住了。
  顾明瑜赶到景阳,黑着脸站在客厅里看着凌柯。
  “这下你满意了?”她指着凌柯鼻子骂道,“你知道尹家是什么样的人,非要逼着南修起诉她?这下好了,本来因为联姻我们得罪了尹家,眼看着尹家与肖家也解除了婚约,我还松了口气,现在你把人直接告上法院,我们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凌柯也是刚刚看到新闻,她没有想到柏南修做得如此绝绝。

  但这件事一开始她就做错了,她当时真应该听柏南修的,不理会就好。
  她,真的不适合当他的妻子。
  才来帝都几天,就给他添了这么大的一个麻烦,得罪了尹家,他以后要是在帝都孤立无援怎么办?
  顾明瑜见凌柯不说话,又叫嚷道,“你哑巴了?”
  “您让我怎么做?”
  “跟南修离婚,现在只有你们离婚,尹家才会觉得他们也有错,两败俱伤才会息事宁人。”
  凌柯觉得顾明瑜不愧为政治家的女儿,这一招果然毒辣。
  息事宁人,她息的是她凌柯这件事,安宁的是她自己。
  “好吧!”凌柯淡淡地说道,“我会跟柏南修和平分手的。”
  柏南修回来时已经傍晚,凌柯做了几样新学的小菜,静静地坐在餐桌前等着他。

  柏南修没有说话,他坐到凌柯身边,轻轻搂住她。
  凌柯把头放到他的胸前,聆听他强有劲的心脏,她想这颗心,她很快就听不到了!
  她从来都不知道她是这么的爱他,爱到一想到接下来可能失去他。她就痛彻心扉。可是她知道,她的存在对于他来说是种负担。
  爱,如果变得沉重,那爱就失去了爱的本意。
  之前,对付郭玉儿,她可以叉着腰跟她干架,可是这里是帝都,不是她可以胡作非为的地方。
  妈妈说的很对,嫁入豪门不能太自我。
  现在她就是太自我,如果要硬撑下去就会失去自我,可她不想失去自我。
  如果我不是我,那还是柏南修爱着的那个凌柯吗?
  柏南修把凌柯拥紧了一些,轻声说道,“这件事很快就会过去的,以后不会再有人打忧我们的生活。”

  凌柯点点头。
  柏南修见她有回应,连忙急切地说道,“你不是喜欢当侦探吗?我给你一些小任务好不好?”
  “不用了!”凌柯从柏南修身上起来,摸了摸脸颊说道,“菜快凉,我们吃饭吧!”
  柏南修看着她,心猛地揪了起来。
  他的凌柯好像越来越远了!
  凌柯把饭递到柏南修面前,柏南修看着她,没有接。
  凌柯只好放到他面前。
  柏南修却抓住了她准备收回的手,“你是不是在怨我?”
  凌柯微微一笑,“我为什么要怨你!”

  “因为我,肖洋才这样对你,而我却保护不了你!”
  凌柯坐到柏南修身边,认真地说道,“柏南修,这世上有很多事不是你想,就能做到的。就像肖洋欺负我,你把他的头打开了花,还打断他一根肋骨。这已经够了,难道卸了他的四肢把他碰我的地方全部剁掉就是保护我吗?生活不是小说,没有人可以成为霸道总裁!”
  柏南修没有说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