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7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队长坐在我对面,他不断用对讲机向市局监控这趟线路的刑警讲情况,让他们继续追查,是否有人在现场逃离,对方立刻回答说没有,两车所有人都被没有离开的迹象。
  王队长挂断电话问我是不是十个人。
  我回忆了一下点头说是。
  他将对讲机别在腰带上,“这伙人目的明显,要取周局和您的性命。要么是共同仇怨,要么单纯是周局长这边敌人。不出意外还是特区三大黑帮头目的人,小组织帮派没这个胆子袭击公丨安丨局长。”
  王队长很发愁扯了扯衣领,“不弄是不行了,可弄的话省厅不下指令,不派兵支援,市局能用上的刑警只有一千多,几个区局加起来不到两千,围剿胜算很小,毕竟对方是不要命的主儿,市局担不起牺牲几百甚至更多同志的案子,实在不行只能上报省委或者公丨安丨部了。”

  几年前周容深在市局做三把手,上面压着好几把交椅,乔苍开始兴风作浪,那些人不管,他一个处长哪有资格调度,等他熬上来做了一把手大权在握,乔苍已经势不可挡,不是他能控制得了。
  “今天的事有多少人知道。”
  王队长思付了片刻,“只有市局监控室,七名特警,和莆田区局参与支援的部分刑警,不超过三十人,不过这边枪声和撞击声这么响,附近居民恐怕瞒不住。”
  “他们不知道Ju体是谁,出了这么大意外,想办法将消息压住,以免引发恐慌。”
  王队长说明白,他会让这件事无声无息的结束。
  他透过车窗看了一眼后面搭载重伤马仔的救护车,“这些歹徒在和周局长交手时,提到自己身份了吗。”
  我握着周容深的手不由自主一紧,才发生过不久的生死之战像绳索捆绑缠绕住了我的咽喉,这么多空气都变成了海水,不但不能供我吸氧,还要淹没窒息我。
  这伙人是马仔,顶头上司就是黑老大,黑老大让他们搞死周容深,再将我和司机杀人灭口,他们之所以没引爆桑塔纳,除了防弹车的人必须活命,也许还想从周容深那里得到什么,比如手印字据。
  然而他们包括幕后主使都没想到周容深不只枪法好,自身功夫也这么好,如果刚才桑塔纳成功引爆,我们都会死,从此特区将结束周容深掌控的时代,拉开黑帮头目只手遮天的序幕。
  乔苍本事大胆子大,但他绝不会杀我,即便我们闹成仇人,就冲我给他怀过孩子他也下不去手,十有八九是金伟和赵龙,而且乔苍很可能不知情。

  金伟怀恨在心,搞不了乔苍来搞我,赵龙给他做后盾,周容深抢了他的地皮,切断了他进军特区第一步,怎么想都是他们。
  周容深去南通出差我和乔苍打得正火热,赵龙的事我也知道一些,至于金伟,他把薇薇伤得那么透,我只要怂恿几句她就不会放过他,如果是这两人对周容深赶尽杀绝,我必和他们斗一斗。
  “暗杀我丈夫的人,我不会放过,几个马仔算什么,我要让他们背后头目血债血偿。”
  王队长一惊,“夫人知内情?”
  我抹掉眼泪,脸上凶狠毕露,“比手段我还没怕过谁。”
  王队长说如果夫人能出谋划策,确实可以试一试。

  我犹豫了几秒,“和乔苍应该无关,在赵龙金伟身上下手,他们刚来,初生牛犊不怕虎,走了一招险棋。不过势力都在南通,特区是光杆司令,没什么好怕。”
  王队长蹙眉盯着我看,有些欲言又止,最终什么也没说。
  救护车到达武警医院已经是深夜,周容深失血过多,枪伤虽然无大碍,但最危险是碎玻璃剌入肺部边缘,仅仅是取出的过程就两个多小时,期间还一度滞塞。
  我坐在椅子上已经麻木呆滞,只看到走廊尽头的手术室大门开开合合,一批又一批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进进出出,他们脚步匆忙满头大汗,我眼前时而模糊时而涩痛,我在想如果他去了,我真和他一起去。
  我没有脸面苟活人间,我也活不了。
  失去周容深保护的何笙,就是刀俎鱼肉,我抗争不过那么多势力,也没有了力气。
  周容深抽走我三分之二的生命,三分之一苟延残喘,意义又是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我强撑着等一个结果,天色从漆黑深蓝变成了浅浅的雾白,模糊的金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洒入走廊,将我麻木惨白的脸孔笼罩在温暖柔轮中。
  王队长在这时指着尽头拂动的两扇门大声呼喊,“人出来了!”
  我从极度悲伤浑噩中猛然清醒,跌跌撞撞冲向手术室,大夫说结果很成功,几个小时后麻丨醉丨剂失效,周局长就可以醒来,只是要住院休养一段时间。
  我心口悬着的巨石落地,咧开嘴笑了一声,直挺挺栽在王队长身上,他惊慌托住我身体,我虚弱的嗓音说将我放在周容深库边的椅子上,我想要他睁开眼第一个看到我。
  我说完这句话眼前一黑,失去了最后的意识。
  我从一场血腥的大梦中醒来,已经是午后阳光最明媚炙热的时候,我睁开眼看到一片剌目的雪白,以及一双不断颤抖的大手,我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头昏脑胀口干舌燥,我下意识喊容深,但是头仍旧低垂着。
  那只大手非常吃力伸向我的头,沿着我长发一直滑落到脸颊,落在我干涩的眉眼。
  我一愣,忽然意识到这是在医院病房,我抬起头迎上周容深布满血丝却温柔无比的眼眸,他干裂的嘴唇阖动,但是沙哑的喉咙没有挤出一个字。
  他俊朗的轮廓还在,可英武的气度只剩下惨白。
  含在眼里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我不敢抱住他,更不敢扑在他身上,我觉得他瘦了,不知是不是血流了太多,他瘦得令我害怕,令我心疼。

  我颤抖着伸出手抚摸他眼睛和鼻梁,我小声说你还不能喝水,再忍一忍。
  他挑起唇角对我笑,笑得十分沧桑倦怠,“怎么肿得像核桃,我才一夜管不到你,你就这么顽皮任性。”
  他声音微弱,我将耳朵凑过去,贴着他的唇,他问我是不是没有休息。
  我哭着点头,我说睡了,在你身边睡得很香。
  他笑容更深,我捂着他的脸低下头哭,我求他不要笑了,我知道他身上有多疼,也知道他此时多难受,他只是不想让我担心,用这样的方式安慰我,我觉得总有一天我会害死他,害他身败名裂,害他死无葬身之地。
  周容深抬起紧挨着我的右臂,他掌心触摸到我的脸,他时而很热,像是在发烧,又时而很冷,我们之间隔着一层蒙蒙水雾,他变得模糊,他深深凝望我,眼睛都不肯眨。

  “何笙,我被子丨弹丨打中那一刻,我感受到从没有过的畏惧,那种畏惧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了。我不怕牺牲,我只怕自己不能保护你,让你安然无恙。这几年很委屈你,真的很委屈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